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首长红人

章节目录 第1303章 施压

    记住《小说2016》网址:xiaoshuo2016.com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怕出糗,叶兴盛赶紧移开了目光。

    女子捡完钱包,站直身子,不经意地看到叶兴盛,高兴地叫起来:“叶兴盛,怎么是你?”

    叶兴盛原本已经把目光移到一款极薄的女式存缕上,听到女子的声音,转过头一看,也惊叫起来:“是你!”

    脑袋短暂的卡壳之后,才记起来,此人是之前遇到过两次的马素云。

    难怪领口有如此夸张的曲线,原来是大美人马素云!

    全身名牌的马素云,看上去楚楚动人,雍容华贵,举手投足间所表现出来的气质,非同寻常。跟章子梅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来这里是给女友买衣服吧?”马素云冲叶兴盛微微一笑,似乎有点羞涩,双颊泛起淡淡的红晕,给人不胜娇羞的感觉。

    像这样有些羞涩的女孩,很容易勾起男人的征服**。

    如果不是有了心爱的章子梅,叶兴盛估计会把她当做睡前思念的女神!

    叶兴盛点点头:“嗯!这次到省城出差,顺路给她带个礼物!”

    “你真好,真体贴,你女友有你这么个男友,肯定很幸福!”马素云如水般的眼神中,隐隐地透露出羡慕。

    “不是女友啦,我们俩已经结婚,刚结婚没多久!”叶兴盛说。

    “哦!”不论是语气,还是眼神,马素云都有点复杂,似乎是失望,又似乎是事不关己的淡淡冷漠:“恭喜你!哎,你们怎么不给我发了请柬?”

    给马素云发请柬?

    叶兴盛心里暗笑,马素云可别这么“自作多情”啊。他和马素云才见过两次面,两人都没有交情,给她发请柬合适吗?

    笑笑:“马小姐,你就不怕我们的红色炸弹,将你炸得遍体鳞伤?”

    “你言重了!”马素云轻描淡写地说:“不就一个红包吗?还远远没到遍体鳞伤的程度,再说了,那天在地下停车场,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去参加你们的婚礼是应该的!”

    “马小姐,真不好意思,当时,我们俩的婚事筹备得很急,准备工作多少有些疏忽,所以......”叶兴盛冲马素云满怀歉意地笑了笑。

    “没事的!区区小事而已,你别放在心上!”马素云说。

    叶兴盛并没有和,马素云交谈太久。

    短暂地聊了几句,已经购物完毕的马素云告别离去。

    叶兴盛看着马素云远去的背影,心里暗暗地感慨,这个美女的身材真是超级好。

    臀部曲线夸张,腰却很细小。这样的身材,称得上是极品了,跟京海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许小娇有得一比。

    可能有那么一点点逊色,但她所具备的气质却是超过了许小娇,靓丽而不乏端庄,清纯而不乏高贵。

    一句话,如此女子,世间罕见!

    叶兴盛给爱妻章子梅挑了一盒薄薄存缕,这一盒存缕里面有两条,一条是白色,另外一条是黑色。不论是白色还是黑色,都很薄,像蚊帐似的。

    无法想象,章子梅穿上这样的存缕,该有多么迷人!

    叶兴盛原本打算带着这盒存缕回京海市一趟,既可以亲自把存缕交给爱妻,跟爱妻见个面,温存一下,同时,向京海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许小娇汇报些关于被纪委调查的情况。

    然而,才回到天元市,叶兴盛便得到一个令他有些恼怒和不安的消息:省国土厅向天元市国土局施压,要求天元市国土局给副市长符兆亭曾经打过招呼的那家公司发放采矿许可证!

    “叶市长,玉泉溪旁的那片土地,跟农田接壤,真不能发放采矿许可证,不然的话,在那里采矿,附近的农田都将被破坏!”天元市国土局局长霍骁龙向叶兴盛汇报情况的时候,一脸苦相。

    市国土局是受天元市市委市政府领导,同时也受省国土厅领导,像这样的双管单位,自然不能轻易得罪省国土厅,不然,市国土局以后去省厅办事,会频频受阻!

    叶兴盛当然知道,这是符兆亭通过省国土厅间接向他打招呼,要他放那家企业一马。

    一般情况下,符兆亭动用到省厅的关系打招呼,识相的话,会卖符兆亭一个面子。

    叶兴盛其实也不想跟符兆亭把关系搞得那么紧张。

    但,就如市国土局局长霍骁龙所说,玉泉溪那块绿水青山的土地,接壤农田。这要是发放采矿证,非但破坏玉泉溪本身,旁边的农田也将被破坏。

    那么7大一片天地,破坏了,很可惜。

    要是有人投诉的省城日报,省城日报来个重点报道,这个责任谁来负?

    官员最怕的就是负面报道,一旦出现负面报道,相关的领导都会被追究责任。

    到时候,这个责任,只能是他或者霍骁龙来背。

    想必,霍骁龙找他反映这个情况,就是为了将来不背负责任。毕竟,霍骁龙可是让叶兴盛来做出决定的。

    “到底是省厅哪个领导打的的招呼?”叶兴盛沉思片刻问道。

    老实说,打这个招呼的人,胆子有点肥。

    在玉泉溪边那块地采矿,肯定属于违规开采,领导打招呼让放行,这明显就是违规行为。

    那个领导这么做,难道就不怕被查?

    “是省国土厅的一个副厅长!”霍骁龙吞吞吐吐。

    当时,那名副厅长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暗示过他,这事别到处宣扬。

    “到底哪个副厅长?”一提到省厅副厅长,叶兴盛一下子想到马潇潇。

    虽然跟马潇潇接触不多,但这一番接触下来,两人关系已经很好。

    该不会是马潇潇打的招呼吧?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便被叶兴盛给抹去。

    马潇潇跟他关系很不错,如果是她打招呼,她应该直接给他打招呼。他可是分管市国土局的副市长,给他直接打招呼,比给市国土局局长霍骁龙打招呼更加有效。

    “额,是黄千城黄副厅长!”霍骁龙不敢隐瞒,便如实相告。

    黄千城?

    叶兴盛微微皱了皱眉头,而后端起杯子喝了口茶。

    他虽然分管市国土局,但跟省国土厅的领导其实并不熟。省国土厅副厅长黄千城,自从他这个副市长上任以来,还没来天元市调研过,他对黄千城没什么印象。

    至于黄千城在省国土厅的位置,是否超越马娇玉,他也不清楚。

    “是的,是黄千城黄副厅给我打的电话!”霍骁龙嗫嚅道。

    “黄副厅怎么说的?”

    “他说,那家矿业公司是大公司,但凡是大公司,都是省里头保护的对象,希望咱们天元市被给人家设置障碍!”

    “他还说什么了?”

    “没了!”霍骁龙答道,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额,对了,叶市长,黄副厅还委婉地交代了我......”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他委婉地提醒我,这事别到处宣扬!”

    “哦!”叶兴盛对霍骁龙所说的最后一点很感兴趣。

    毫无疑问,黄千城要霍骁龙别到处宣扬,估计是“做贼心虚”,他大概也知道,玉泉溪那块地不适合采矿。

    “叶市长,您看这事......”霍骁龙十分为难地看着叶兴盛,他特别期待叶兴盛帮他拿定主意。

    “黄副厅知道玉泉溪那块矿资源土地的情况了吗?”叶兴盛以审视的目光看着霍骁龙。

    霍骁龙虽然是他手下,但两人还没到交心的地步。就他的阅人本领,霍骁龙应该是那种恪尽职守的人。

    不过,任何人在官场混,都免不了应对各种复杂的关系。在这个过程中,跟别的官员结下友好关系,这完全不足为奇。别说霍骁龙,就是他自己也有不少关系。

    他有点怀疑,霍骁龙是不是跟省厅副厅长黄千城不错,霍骁龙此次找他,该不会是想帮黄千城的忙吧?

    “黄厅长他了解的!他第一次给我打电话之后,我亲自到省城,把相关资料给他看,他是知道那块地不适合采矿的!其实,黄副厅当时的态度也不是很坚决,只是轻描淡写地提了一下!但是,叶市长,您知道的,大领导交代事情的时候,哪怕语气很轻,咱们下面的官员都不敢掉以轻心,在这件事上,我实在做不了主,所以......”

    霍骁龙朝叶兴盛投去期待的目光。

    霍骁龙这么一说,叶兴盛便明白过来了。

    省国土厅副厅长黄千城,在这件事上,底气不是很足,也害怕发放许可证之后,出什么问题。

    叶兴盛又喝了一口茶,嘴角挂上一丝不已察觉的冷笑。

    不论是副市长符兆亭,还是省国土厅副厅长黄千城,将来要是出什么事了,责任都不会落到他们头上,而只会落在霍骁龙和他身上。

    到头来,符兆亭和黄千城得了好处,他和霍骁龙却必须承担责任。

    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儿?他和霍骁龙是傻子?

    叶兴盛放下杯子,慢条斯理地说:“霍局长,你应该知道,不久前,省城日报才报道过咱们湖山省全省乱采矿的现象。咱们天元市虽然没有被重点提及,却也‘名列其中’。要是给玉泉溪发放采矿许可证,肯定会破坏农田,将来,省城日报要是报道了,问题会变得很复杂。省城日报可是党报,一旦报道此事,你我都得承担责任。你觉得,这个责任,咱俩能承担得起吗?”

    叶兴盛那忧虑的眼神和严肃的表情,让霍骁龙暗自感慨,叶兴盛完全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玉泉溪的土地,要是发放出采矿许可证,得好处的是别人,承担后果的只能是他和叶兴盛。

    傻子才会干这种事!

    都说利益能把不同的人拴到一块儿,原本就是叶兴盛手下,在这件事上,霍骁龙和叶兴盛又有共同的利益需求,他顿时感觉,和叶兴盛的距离拉近了许多。

    霍骁龙朝叶兴盛投去诚恳的目光:“叶市长,你说的没错!玉泉溪那块地实在不适合采矿,采矿证要是发放出去,咱俩随时有危险!可是......”

    十分为难地看了叶兴盛一眼:“叶市长,打招呼的可是省厅副厅长,我们市局这边扛不住啊,您,能不能帮忙疏通一下?”

    霍骁龙其实早就下定决心,不给玉泉溪的那块地发放采矿许可证。

    可正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省国土厅副厅长黄千城,官比他大,黄千城给他打招呼,他真的很难扛得住。如果叶兴盛出面,帮他向黄千城解释一下,情况会好很多。

    叶兴盛很理解霍骁龙的难处,想了想,说:“我试试看吧!不管我这边能否沟通得来,玉泉溪的采矿许可证都不能轻易办下来。”

    天元市跟别的地方不同,之前的几年,因为乱采矿的现象非常严重,天元市把采矿许可证的权力,全都收缴到市国土局。各个区的国土局已经完全没有权力办理采矿许可证。

    就目前的趋势,省国土厅对采矿证的发放越来越重视,将来很可能把采矿许可证的权力收缴到省厅,让省厅来批。

    真是这样,各个地方的国土部门,权力也就小了许多。当然,掌权的人将很难从审批采矿许可证中捞到好处。

    叶兴盛不想捞到这样的好处,他巴不得省国土厅将发放采矿许可证的权力给收缴上去!

    在把市国土局局长霍骁龙给送走后,叶兴盛稍微谢谢片刻,给省国土厅副厅长马潇潇打了个电话。

    马潇潇有些意外,还有些高兴:“哟,叶市长,今天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这不想马厅长您了吗?”叶兴盛开玩笑道。

    那头的马潇潇愣了片刻,咯咯地笑了起来:“叶市长,你真会开玩笑!你是真想,还是假想?”

    “当然真想!”叶兴盛以一种插科打诨的语气说:“都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了,哪里会是假想?”

    马潇潇当然知道,叶兴盛这是开玩笑,尽管如此,心里却也很受用。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贱,明知道男人撒谎,却也满心欢喜得不得了。当然,从这点也能判断,她还是蛮喜欢叶兴盛这个人的。

    这种喜欢不一定是男欢女爱的那种喜欢,而是一种对对方处事风格和接人待物的满意!

    马潇潇笑笑,继续跟叶兴盛开玩笑:“叶市长,你到底有多想我?”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txt2016》网址:www.txt2016.com  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