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16章 这是我欠他的

    看着千晓说不出话来的样子,校长笑了,说“千晓啊,你也不要太着急做决定,还有些时间,你想好了再告诉我答案!”

    于是,千晓带着这个问题离开校长办公室,回去。

    对于校长说的这件事,千晓真是感觉头皮发麻。

    她现在才是大二,未来到底是要干科研,还是走向企业,或者是去政府单位工作之类的,她都一点想法都没有,至少暂时没有,可就在这时候,校长把这个选择扔到她面前来!

    能去斯坦福大学读博?硕博连读?

    还是免费读博?

    好事啊!真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但对于千晓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免费就可以让她欣然规往的地方,她现在需要收入,而且是不菲的收入,这一点目前在守望者被实现了,可她要是去了斯坦福,这一点还能保证吗?

    其次,她和守望者签了合同,合同的内容就有协力守望者夺取woe第二届全国大赛冠军的条款。

    哪怕是他们最后没有取得冠军,千晓最好也要留在战队里到那时候,本来约好了没拿到冠军的话,要往后顺延一年的,但这一年不是不可以商量的,可前提是她要跟着队伍走完第二次全国大赛。

    放弃这次邀请,还是免费读博邀请,大学五六年直接拿到国内国外两所知名大学的博士学位的邀请,对千晓来说也是无比巨大的损失,这可能要她以后多奋斗四五年才能赶回来。

    这种邀请放弃了,一直跟着橘枳混,她将来不走搞电子竞技的路也很奇怪,你既然从一开始就没有这种想法,那为什么那么狠地就把自己的后路断的死死的,孤注一掷也不是这么玩的!

    想得太多了,千晓感觉头都要炸了,回到寝室的她直挺挺地就躺到床上去了。

    过了一阵子,言月回来了,回来拿本书的她看到千晓这副样子顿时有了疑惑,过去摇了摇她的肩膀,问“晓儿,你怎么了?”

    侧过脸来,看到言月,千晓有点无奈地说“小月,我遇到麻烦了!”

    眉头一动的言月接收了她想表达的意思,也不急着走了,书放到一边,拉过一张椅子来坐下。

    “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从床上坐起来,千晓看着言月说“斯坦福大学那边给我发来了一份邀请,希望我可以去斯坦福读博士!而校长那边帮我张罗了一个特殊人才培养计划,希望我可以年底前完成本科毕业论文和答辩,学校会直接授予我本科学位,然后公派去斯坦福费用全免硕博连读,在那边取得博士学位之后,学校也会授予我博士学位。”

    “哈!!!”

    不得不说,千晓这段话的信息量真是太大了,大得让言月愣了好半天才大概整理出可以理解的信息!

    “这样说,你不要考研了?”

    千晓……

    这丫头是不是准备考研准备傻了?都说了是直接公派出国硕博连读,还考什么研?

    “是吧!”

    言月“硕博连读……我去,你够强啊晓儿!斯坦福大学哎!经济类的世界级名校哎!”

    终于将所有信息处理完,言月一没忍住就爆了粗口,这件事带给她的震惊实在是太大了,让她看到了一条走上人生巅峰的捷径啊!

    千晓苦笑,“还不是我大一时花了不少时间做的《第三世界国家经济横向对比》,没想到校长会把那东西给其他人看,都还没有润色、修改,我还没有想这么快拿去投稿的说……”

    对于千晓念叨着的话,言月却嫉妒不起来,正因为是室友,她才知道千晓为了完成那份报告,那半年是怎么过来的!

    没日没夜这种词来形容那种工作量都显得寒酸了,说的直白点,为了完成那份报告,本就不胖的千晓足足瘦了六七斤。

    什么叫付出都是有回报的,这就是了!一年以前的辛勤付出在这时收获到了丰厚的回报,只能说声不亏啦!

    “这不是好事吗?你怎么说遇到麻烦啦?”

    问题问到点子上了,千晓再度愁眉苦脸,“你没听见我说的时间吗?时间是今年年末,也就是woe开始那段时间,可能会比那个稍微早一点。”

    “呃……”

    明白了千晓苦恼之处,言月不由一时失语。

    这还真是够尴尬的!

    有点不确定,言月多问一句,“你答应的话,就不能参加全国大赛了吧?”

    千晓点头,“是啊!”

    “这个,你去斯坦福的时间不能推迟一点吗?”

    “多半是不能的!这可是公派出国,还是学费全免,特殊人才培养计划给了这么多好待遇,在其他地方自然不能放的太宽!”

    这是当然,华大本身没有这样做的权力,肯定借着一些国家级项目,像这种特殊人才培养计划也是教育部审核同意的,不是想怎么来就能怎么来的。

    “这就,太尴尬啦!”

    言月这样说了,感觉就是她没什么好想法,失望不少的千晓一脸生无可望地躺回去。

    不知道是同情,还是同情,还是同情……她站起来,对千晓说“晓儿,这件事对你太重要了,所以应该由你自己来判断,你觉得怎么样对就怎么样做吧,不让自己后悔,而且问心无愧就好。”

    “好了,我要去图书馆了,晚上见!”

    说完,言月就走了,留千晓一个人在这里。

    听着门关上的声音,千晓又坐起来,叹了口气。

    言月说的话她当然不是不懂,只是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尤其是当两边都不简单的时候。

    继续纠结着,千晓她最后还是纠结出来了一个答案!

    问心无愧的话,她就必须跟守望者履行合同,不为别的,就为了她还欠了橘枳(守望者)一个woe的总冠军!

    “一直好像在受那家伙的照顾!真是让人不甘心呢!为了你,也因为合同,我把这种重大的邀请都给推掉了,我这样的话就不欠你什么了吧!”

    其实,千晓的话是非常有问题的。

    她身上有和守望者的合同,她怎么可能强行脱离守望者,去斯坦福读书!如果她有钱能支付起高额的违约金的话,那就另当别论。

    关键是,她不可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