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明越坡

章节目录 第462章

    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是霏儿她们搬的“救兵”,我还以为这是应天局势紧张,朱升老爷子想听听我的意见呢?

    既然是这样,我决定带上刘基跟我一道去吃这个饭。

    刘基自从投奔应天以来,没有给朱元璋提出什么建设性意见,朱元璋对他不咸不淡的。

    这次,我打算与朱老爷子和刘基在一起把这事儿好好捋一捋。争取能让刘基在朱元璋面前“风光”一次。

    刘基每天按时去吴国公府“打卡上下班”,我便让张天赐在吴国公府门前候着。一旦刘基出来,就带他来我府上,然后我与他一道去朱老爷子府上。

    我和刘基、张天赐三人赶到朱老爷子府上的时候,才酉时正的光景,朱老爷子也才刚回府。

    朱老爷子显然没想到我还拉了个蹭饭的,稍作迟疑后还是对刘基表达了欢迎之情。

    他们二人已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刘基仰慕朱老爷子的才学,朱老爷子对这个刚好小自己一轮的晚辈也是十分欣赏。既然二人互有好感,临时来蹭顿饭自然也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了。

    我们三人加上朱家三父子坐了一桌,其余女眷及下人在另一间屋子里吃。时不时,曹氏安排人过来添个菜、倒个酒什么的。

    酒过三巡,朱升老爷子和刘基似乎都是心有灵犀地谈起了眼下应天的局势。从他们二人的言词之中,似乎都有些悲观之意。

    我一看,这可不好,可得给他们传递“正能量”。

    还不待我发言,朱老爷子话锋一转,说道:“霏儿目前有孕在身,如若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恐怕再要想行动,就很是不便了。我的意思是,咱们是不是得早作绸缪?”

    闻听此言,我心中一惊。难道朱老爷子也有让霏儿她们离开应天的意思?

    我还来不及搭话,朱异便接口说道:“妹婿啊,这事儿你可千万别大意!实不相瞒,昨天我还跟父亲商量着,由我们兄弟俩带上一家老小先回石门避避风头。如果妹婿实在有事走不开,不妨让妹妹她们也跟着我们去石门?”

    我思忖道,大舅哥他们也准备回石门避风头?可现在太平已在天完军手中,此去石门只能绕着走了,那路途就更加遥远了。让霏儿她们去石门,还不如去锥子山呢?

    我正在思考着如何答这话,曹氏也从另一间屋子里走来,她说道:“姑爷啊!这事儿你可真得仔细考虑考虑!这要万一真有那么一天,霏儿大着个肚子,就是想跑也跑不掉啦!呜呜……”

    说着,曹氏就情绪激动起来。

    一看这情况,我连忙安慰曹氏。朱异、朱同兄弟也跟着我安慰起曹氏起来。

    虽然我心中十分清楚,朱元璋能挺过这一关,应天这次屁事没有。但是,就当时这情况,我又有什么理由能说服众人应天不会被战火洗礼呢?

    与其让霏儿她们成天到晚跟我待在应天担惊受怕,我又为什么不能让她们暂时离开我,过几天安稳日子呢?

    特别是霏儿现在有孕在身,如果成天提心吊胆的,对肚子里的孩子和对她的身体,都不是个好事儿。

    想通了这些,我也就释然了。

    我问朱老爷子道:“岳父大人,这事儿是你们二老想跟我说的呢?还是霏儿的意思?”

    朱老爷子盯着我,许久他才答道:“其实,我们都有这个意思!”

    既然是这样,也好。思淑不是张罗着大家回锥子山吗?我看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让朱异、朱同兄弟也带着一家老小跟着去锥子山。

    我将我的意思说出来之后,朱家三父子及曹氏都是一愣,他们可是没想过要去锥子山避难的。

    我当然是把去锥子山与去石门作了番比较,毋庸置疑,去锥子山可比去石门好多了。

    再说了,上次刘聚大哥来应天,还专门就小刘才将来读私塾的事儿拜访过朱老爷子。曹氏她们去锥子山,刘聚大哥肯定是好生招待。

    曹氏还在犹豫是去石门,还是去锥子山。朱老爷子就拍板了,让朱异、朱同兄弟护送一家老小,还有霏儿他们回锥子山。

    要说这护送他们回锥子山,还真轮不上朱异、朱同兄弟。他们虽都是青壮年,但毕竟都是文人,真要是遇上个土匪什么的,他们真还搞不定。

    好在我这边有人手呀!郑有功的联络点住着几十号天狼特战队员,这事儿交给他们最合适了。

    想起天狼特战队,我就想起了常二哥。是不是得把蓝玫她们也送回去避一避?还有锥子山其他兄弟有家眷在应天的,他们如果担心家眷在应天不安全,也可以这次一起回去。

    其实把这些家眷送回去也好,真到了陈友谅大军兵临城下之际,没有了家小的顾虑,这些人也能在战场上酣畅淋漓地大战一番。

    我立即说出了要组织大批人回锥子山的想法,并让朱家兄弟立即着手准备。这护送的队伍,我也给他们交了底,让他们不用担心。

    我的话刚说完,朱同又起了个幺蛾子。他说既然有护送的队伍,那他就不去锥子山了,他要在应天照顾父亲。

    这话一出口,曹氏不干了。她一个劲儿地劝朱同跟着她们走。朱老爷子也说朱同胡闹,他哪需要朱同这小子来照顾?

    唉!天下哪有父母不疼爱自己的孩子的?在遇到危难之时,有几个父母会不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孩子的平安的?

    朱同见父母不同意,就扯着我的袖子说:“姐夫,你帮着说说。哪有当儿子的抛下父母不管的道理?大哥负责照顾母亲,这照顾父亲的职责当然就落在我头上。姐夫,你快帮着说说。”

    我一向对小舅哥朱同是十分喜欢的。而且这应天真没什么危险,就算有危险,咱们当男人的也不该退却。

    我立即对朱老爷子和曹氏说道,小舅哥的话也有些道理。如果将来真是事情有变,有小舅哥在,也会照顾好岳父大人的。

    大舅哥要一路照顾岳母大人及一家老小,肩上的担子也不轻。

    小舅哥想陪着父亲在应天,当一回顶天立地的男人,我觉得我们也应该支持。

    即使将来真的有什么危险,还有我呢?还有锥子山的那么多兄弟在应天,还有天狼特战队在应天,怕什么?

    我这一席话,算是把朱老爷子给说动了。他也觉得如果朱同将来要走上仕途的话,这次的应天危机就是个最好的历练机会。

    虽然曹氏还是不大愿意,但朱老爷子答应朱同留在应天,这事儿也就算这么定下来了。

    这事儿说定了,我们又接着喝了几轮酒。然后,我就把话题引到了这即将爆发的应天保卫战上。

    我先是打趣刘基道:“刘兄,你向来精通占卜之术。你不妨为应天占上一卦,看看这次应天吉凶如何?”

    刘基却是一本正经地道,他还真为应天占过一卦。

    闻听此言,众人都是惊奇地问道:“得了什么卦?”

    刘基悻悻地说道:“最后一卦,未济卦。”

    我对这阴阳八卦可是个门外汉,看刘基那样子,就知道这卦象不咋地。

    朱老爷子是个中高手,他接口道:“未济。亨,小狐汔济,濡其尾,无攸利。象曰:火在水上,未济。君子以慎辨物居方。”

    我和张天赐是听得云里雾里,但从朱家两兄弟的表情上来看,这似乎不是一个好卦。

    在座众人之中,除了张天赐,就朱同比我年纪小了。平常我跟这位小舅哥也几乎是无话不谈,我便问他道:“这卦是个什么意思?你姐夫我对这个可没研究,你给我讲讲。”

    朱同虽然学问不及朱老爷子和刘基,比起他哥哥朱异,也差了一大截,但解个卦象对他还不是什么难事。

    朱同告诉我,未济卦是既济的综卦,下坎上离,离为火,坎为水。

    火向上炎,水往下润,两两不相交。

    火在水上,水不能克火,是未济卦的卦象。

    君子观此卦象,有感于水火错位不能相克,从而以谨慎的态度辨辩事物的性质,审视其方位。

    卦中也是三阴三阳,两两相应,有同舟共济之象,故此卦“亨”。

    但此卦象六爻均位不正,阴差阳错。若“小狐汔济,濡其尾,无攸利”。

    通俗地说,就好比是小狐狸过河,尾巴向上舒。可刚要到河边尾巴就被沾湿了,没有过去。

    以此象征着事情尚未完结,还要向前发展。

    听朱同说到这里,我也感觉到这卦象真是不咋地。

    朱同见大家都面色沉重,便宽慰大家道,此卦虽然爻位不正,形象上极端恶劣,但变化在酝酿之中,未来还是充满希望。

    嘿嘿!未来充满希望,这话说得好。

    虽然我对这卦象是一窍不通,但我得运用现代的忽悠方式,把他们给忽悠住,让他们对这应天保卫战重拾信心。

    我根据刚才朱同解的卦说道,这卦象上说火在水上,水不能克火,因此事情未济。

    也就是说,如果水能克火,这事情就济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