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诸神永恒

章节目录 第六卷第七十六章 你将会惨死

    秦舞阳手指点在血眼的伤口上,把自已的力量传导给血眼“告诉我,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我让你们两个不死。”,他轻点手镯,一缕青藤而出,晏河震惊了“创世藤,你拥有创世藤。”。

    秦舞阳笑了笑“我曾经在这里滋养过一缕念,我同样能让血眼活下去,你们要告诉我,她到底看到了什么,关于我的未来。”。

    血眼的残念声音很淡“你想知道什么,你是不是知道怎么死,就能摆脱死亡,我告诉你,那是你的宿命,你知道了,只会更悲惨,还是不知道的好。”。

    秦舞阳摇了摇头“我应该知道,如果是我的宿命,我也应该勇敢走下去,我们有一句话,死也要做一个明白鬼,你说就会活下去,你不说,就会死。”。

    晏河望着创世藤“她只能看个幻影,不知道前因后果,可我已经明白了,你会死,挖心摘肺,**魂灵而死,那是你的宿命,你出生就是为了这个完成这个宿命,你无法摆脱。”。

    秦舞阳握紧龙雀刀“你错了,我命由我不由天,有很多次,我都以为我死了,别人也以为我会死,可是我没有,我被灭世之火毁灭,几次死里逃生,我仍然没有死,我最好的朋友,我喜欢或喜欢我的姑娘都死了,我仍然没有死。”。,之

    他神色傲然“就连我都以为我该死,可我仍然没有死,所以我不会死。”,晏河努力让自己笑出声来“那是因为他不想让你死,因为你还没到他让你的死的时候,一到他想让你死的时候,你自然就会死了。”。

    晏河此时,就如一个从热锅里逃出的一条病犬一般,发出奇怪的声音“是不是很绕嘴,是不是很难理解,当你的胸膛被撕开,露出你的心脏时,你就会理解了。”。

    他不停地在笑,只是笑声越来越小,整个人已经分崩离析,血眼妖姬的一楼残念渐渐枯萎,顿时没有了信息,显然也已经魂飞魄散。

    外面传来了朱虹岳盼的呼叫之声,秦舞阳叹了口气,焚天之火而降,把两人的残躯包裹在一起,慢慢化为粉末。

    朱虹岳盼终于看见了秦舞阳,两人望着焚天之火躬身道“秦先生不要生气,我们刚刚接到圣女的命令,她正四处寻找,我们姐妹有缘,恰好遇见先生,因为常年在外,没有待奉在圣女身边,不认识先生,前面失礼得罪的地方,先生莫怪。”。

    秦舞阳笑了笑“二位姑娘客气了,不知者不罪,以后仰仗二位的地方很多。”,他扭脸却看见灵运在远处蜷缩着,却鼻青脸肿,显然是挨了一顿爆揍。

    那些残存的尸兽和尸骸都停在远地,一些茫然地望着这几个人,有些慢慢地向他们周围靠拢,似乎已经恢复了一些灵智,但他们显然变得更加暴戾。

    灵运急道“我们赶紧离开这里,他们三个都死了,这些生灵都会变得不可控制,两位仙女。”。

    秦舞阳对那些尸首尸骸的行为并没有关注,而是头顶天空中那个硕大的眼,血眼妖姬已经魂飞魄散,可天空中的血眼依旧在,而且变得更加令人恐惧,上面的血随时都要滴下来。

    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他们事前探究的通道确实已经被封住了,原来的法阵,法器都已经被损坏了,根本找不到通道。

    那些尸兽越来越烦躁,有些已经开始嘶咬起来,互不相让,血腥味再次弥漫开来,没有了血眼和晏河的操纵,他们似乎更加的暴力和残忍,没有任何的怜悯和同情。

    灵运叹了口气“有时候,看来强力镇压比给他们自由更能让他们活得久些,这样下去,他们很快就会自相残杀而死。”。

    朱虹冷笑道“你现在还在操心他们的死活,先顾好自己的死活吧,通道已经毁了,我们怎么离开这个地方。”。

    秦舞阳神游半空,整个世界的空间结构十分稳定,并没有因为血眼和晏河的死而破坏,他再次用手撕扯,希望能打开一个通道,费了半天劲,只打开了一个通道,却一股浓烈的腥味扑面而来,能看到空间里几个如水蛭模样,却足有数十米的奇怪生物在互相嘶咬。

    他们似乎发现了通道的存在,拼命地向通道挤了过来,那股浓烈的味道却先传了过来,

    秦舞阳立即关上了通道,这种以自己的能力打开通道,没在坐标点,十分盲目,南宫烟曾经说过,他知道一位强者,被别人围攻,他打开了通道,结果却误入一个黑暗深渊,被一个数百米长的强力章鱼拉入了黑暗之中。

    在和星空巡游者的战斗中,薛狂人撕开的通道之中,也是各地都有,这种不确定性在这种异地空间会更可怖,一不小心,把自己扔到太空之中那就让人不仅是可怖的问题了。

    生灵们的嘶咬已经停止了,更多的已经围了过来,鲜血已经浸红了土地,也让周围的生灵显得更加可怖。

    朱虹和岳盼一左一右护在秦舞阳两侧,秦舞阳却又抬头望着那个血眼,血眼一层层的,深不可测,似乎洪荒巨兽的血盆大口,要把这里的所有生灵一口吞掉。

    秦舞阳喝了一声“你们跟上。”身体已经冲天而起,这一冲,刀和人结合,整个人都如一只硕大的龙雀,直冲血眼而上。

    朱虹三人稍一犹豫,也紧跟在秦舞阳后面冲了上去,血眼里一股强大的气流紧紧的包裹着,变得十分粘稠,可在秦舞阳一冲之力下,变得如薄薄的一层膜,一触既破,和看上去十分恐怖的气势完全不同。

    冲开后,周围是雪山林立,雪山下的山谷里绿草如茵,远处空中,几道彩虹已经飞架过来,朱虹和岳盼二人躬身弯腰,态度十分恭谨,最前面的就是南宫烟,后面跟着月牙儿等人。

    灵运想逃走,已经来不及了,只好躲在秦舞阳的身后,暗暗祈祷不要被这个女人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