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32章 嘿嘿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ww.wanbentxt.com 免去追书的痛!

    雄飒收了他们的好处,渊明等人也被处理了,琴娘更是从此不知所踪,独一针终于有时间和安定的环境来给沧伐治病。

    从一开始她就没和沧伐说过自己的治疗办法,一是她给人治病就这样,从来不喜欢和病人以及病人家属解释。二来,她和沧伐这个本土世界的人也说不清楚。

    她要在沧伐身体里炼制阴阳双鱼丹,说是丹其实就是在丹田内形成一个能够转化连通的阴阳之气的桥梁。先将他体内的阳气全部逼入丹田以下,由阴阳双鱼丹进行压制。然后再让他修炼阴属性功法,慢慢与体内的阳气互相交融抵消。

    最终达到阴阳平衡。

    当然,这一切都是她的预想而已,阴阳双鱼丹确实存在,但却从未有人在身体内部炼制过。

    也这个治疗方案有风险,却是最大概率能治好他额办法。

    他三翻四次的激起体内阳气反噬,普通治疗方案已经对他没有效果了。

    房间中,沧伐上半身赤裸的坐在浴桶中,桶中散发着浓郁的药香味。独一针站在旁边一边往里面放处理好的材料,一边和他说自己的治疗方案,“等你的身体适应了药性,我会用银针封住你的痛觉,然后将无妄兰和极意果中抽取的药性融进你体内。你就按照我和你说的将药性溶于丹田,剩下的就不用管了。”

    沧伐微微垂着眸子,这还是他第一次接受独一针的治疗时感受的不是痛苦而是舒适,一听她说会封住他的痛觉,沧伐自我调侃道:“看来会很痛啊。”

    独一针往里放药的手顿了一下,将药材扔进去,“差不多是之前药浴的三到四倍痛感吧。”

    之前是药材放在浴桶中,通过汗蒸的方式打开毛孔,药效通过毛孔进入体内,疼痛只是药效本身作用于身体带来的。而这回除了药效本身以外,她要将药材从内部焚烧融入他的每一个细胞,从那些细胞中将阳气逼出来,逼到下半身,再在他丹田内形成阴阳双鱼丹。

    整个过程都是在体内进行,痛感自然也会成倍增加。

    想到当初的痛感,沧伐苦笑两声,道:“那是真的很痛了。”

    独一针拍拍手把手掌上残余的药粉扫进浴桶中,扶着桶边道:“好好享受吧,最后的舒适时光。”

    沧伐忽然抬手抓住她的手,认真的说道:“谢谢你。”

    独一针耸耸肩,抽出手调侃道:“希望一会儿你还能说出感谢的话。”

    沧伐知道她这是转移话题,不过感谢的话说一次就够了,再多只会让两人都觉得不自在。

    “你在这里泡着吧,我去看看醉月。”独一针甩手走了。

    醉月最后一次施针效果很好,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视力,但和没有受伤之前比还是留下一些后遗症,比如说见风流泪,而且长时间使用眼睛很容易疲劳等等,当然与看不见相比,现在已经非常好了。

    独一针还在给他做巩固,怕有反复的情况。

    ‘笃笃笃——’敲响醉月的房门,里面传来他的声音。

    独一针推门走进去,炎燚也在。

    “哟,哥俩在说什么呢,表情怎么怪怪的。”炎燚确实是一副为难的样子。

    醉月扬了扬手中的信,道:“收到了庄里的消息,我们恐怕要回去了。”

    独一针疑惑,“你们不是已经和星启闹翻了吗?”

    醉月摇摇头,解释道:“星启毕竟是和我们的家,就算闹僵了,山庄中依旧有我们放心不下的人,哪有那么容易撇清关系。”

    独一针点头表示动了,又看向炎燚,“那他怎么回事啊?”

    醉月无奈笑道:“闹小孩子脾气呢。”

    “什么小孩子脾气,大哥,你要是回去长老们发现你眼睛好了,肯定会让你继续帮他们前往危险之地的!他们待在圣山上老早就不管山庄的事情,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索取各种修炼资源,凭什么?!”炎燚完全不能理解,他对那些长老有很大的意见,“而且渊明敢对咱们动手,没有长老们的支持,他哪来的底气?大哥,咱不能回去!”

    醉月抬起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对独一针道:“我们故意明后天就会走,到时候就不打扰你们治疗了。”

    独一针应了一声,“后会有期。”

    醉月起身,恭恭敬敬的给她行了一礼,“感激姑娘治眼之恩。”

    独一针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你给了诊金的,咱们是公平交易,互不相欠。”

    醉月没有再说什么,但在他心中,却记下了她的恩情,除了她,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的眼睛恢复光明的可能都微乎其微,哪里是一株无妄兰能够抵清的。

    炎燚也跟着和独一针道谢,倒是弄得她哭笑不得,给醉月把了脉,叮嘱她以后使用眼睛的注意事项,独一针和他们告别。

    回到沧伐房间,他已经靠在浴桶里睡着了。

    他长得是真的很好,不仅五官精致挺拔,他身上还有一种吸引人的特制,说不清是如何形成,但有和气质不同,气质是在不同的生活环境下,不同为人处世慢慢养成的。但沧伐给人的感觉,却和他的为人出事没什么关系。

    独一针和他一起生活这么久,对他算是了解。

    他身上有着这个世界武者所特有的冷漠,对与自己无关的人或事漠不关心,但这不意味着他本身是个自私且情感吝啬的人,相反他其实很豁达,很好相处。

    严格说来,独一针似乎不知道他生气是什么样子,即使知道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场骗局,对那个欺骗他的师父,他也并没有表现出过激的抵触,相反和她提及的时候他很平淡。

    独一针知道,这不意味着他不伤心不难过不怨恨,只是这些情绪不会左右影响到他的为人处世。

    她有时候觉得自己和他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的世界恩怨分明,只要被归为她的敌人,那就是你死我活,从没有模糊的灰色地带,但他却不是。

    独一针趴在浴桶边脑洞大开。

    他养成现在的性格,会不会是他那个缺德师傅和倒霉三长老故意塑造的,或者是他体内的阳气过于旺盛影响的?

    身为一个武者,五官敏锐的惊人,从独一针进屋的那一刻,沧伐就醒过来了,只是他此时太舒适不愿意动而已,却没想到她进门以后就趴在浴桶边看着自己,闹得他想醒过来也有些不知如何睁开眼睛了。

    “咳咳……”沧伐实在被看的做不出了,清了清嗓子,装作刚醒过来的样子睁开眼睛,“回来了?”

    独一针半点没有偷看人家被发现的尴尬,淡定的又多瞅了两眼,这才收回视线,手深入浴桶中摸了摸水温,“再泡一会儿。”

    她擦擦手,拉了一张椅子坐下,翘着二郎腿晃脚丫,道:“醉月和炎燚明后天就走,让我和你告声别,他们走的时候就不过来打扰你治疗了。”

    沧伐点头,趴在浴桶边,对独一针道:“你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独一针问号脸。

    沧伐浅浅的笑着,“嗯,给我治好病以后,你打算做什么?”

    “你想什么呢,给你治好病知道需要多久吗?初步预估治愈也需要两到三年,至于以后的打算,以后再说吧。”独一针道。

    沧伐向后靠在桶中,仰头看着天花板道:“我以后可以跟着你吗?”

    独一针挑眉,“怎么说的自己无依无靠,孤苦伶仃一样。”

    沧伐笑道:“我不是吗?说实话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师父,但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可能再回到饕餮楼。”

    “这么可怜啊。”独一针笑嘻嘻的调侃他。

    沧伐可怜兮兮的点点头,“嗯。”

    “行叭,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你就跟着我呗。”独一针想了想,道:“等把你治好,我应该会回海螟城进五行秘境,上次咱们得到的那个火灵对我的异火很有效果。”

    “嗯嗯。”沧伐道,“我陪你去。”

    独一针继续思考,忽然想到什么,凑到浴桶旁边道:“你还记得之前在拍卖会上得到的那块黑牌牌吗?”

    沧伐点头,道:“我猜测应该是通往其他大陆的通道钥匙。”

    “bingo!”独一针打了个响指,“咱们可以去看看嘛,还有服骖秘境的伏羲八卦咱们也可以去看看热闹啊。看,这么多事可以做,放心跟着我吧。”

    沧伐笑,没想到她有这么多想法,“好,我都陪你去。”

    两人说笑着,沧伐的泡澡之旅结束了,水中药性全都被他吸收后,独一针道:“起来吧,要开始了。”

    沧伐看着独一针,沉默了一下。

    独一针眨眨眼,纳闷他怎么不动,“出来啊,再拖延你也是要挨这一刀的,早痛晚痛都是痛,早死早超生。”

    沧伐清了清喉咙,白皙的面颊疑似飘过一抹红晕,独一针只当他是泡澡泡的。

    “你转过去。”

    “???”

    “咳咳,我裤子湿了。”

    “……”独一针眨眨眼,恍然大悟,翻了个白眼,道,“男人的躯体我看的多了,不会觊觎你的。”虽是这么说,她还是转过了身子。

    只听身后水声响动,沧伐从桶中出来,赤脚踩在地面上发出啪嗒的声音,独一针好奇的问道:“你以前没有交过女朋友吗?”

    “什么?女朋友是什么?”她口中总能说出奇奇怪怪的词汇,让人听不懂。

    独一针忽悠道:“就是女性朋友。”

    沧伐直觉不是这么简单,果断道:“没有。”

    “没有?女性朋友都没有?那楼沁伽算什么?”

    沧伐淡定道:“她是我名义上的女侍,实际上是我师父的孙女,算不上女性朋友。”说到这里不知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改口道,“我有女性朋友。”

    “谁啊?”

    沧伐一边换上干净的裤子,一边道:“你啊。好了,回过身来吧。”

    独一针转过身来,满脸无语。

    沧伐身上只穿了一条亵裤,松松垮垮的挂在腰间,上半身赤裸,健硕的胸肌,精瘦的腰肢,性感的人鱼线无不彰显着他男性的魅力。

    独一针缺德带冒烟的伸手摸了一把。

    “你做什么?”

    独一针嘿嘿坏笑,“趁现在还有多摸两把,等你以后坐轮椅就没有了。”

    “???”

    《txt2016》网址:www.txt2016.com  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