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将进酒

章节目录 第222章 诈棋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ww.wanbentxt.com 免去追书的痛!

    马蹄搅着泥浆,在城门口停下。

    戚竹音臂间挂着披风, 背着阴沉沉的天幕, 看阒都巍峨的城墙。此刻天还没有亮,驻守在城墙上的八大营小将看到启东的军旗, 立即拉长声音喊道:“开——门,恭迎大帅!”

    几个城兵喊着号子拉门, 机拓发出闷响, 斑驳的城门缓缓上升。城门内的八大营士兵肃然地分立在两侧, 对着门口的戚竹音压剑行礼。

    戚竹音抬臂, 背后的启东骑兵整齐后退,跟她隔出了不小的距离。她抖动缰绳, 带着花香漪的马车踏上了阒都的官道。

    两侧的士兵肃穆而立,目不斜视。

    戚竹音今日穿着朝服,她虽然没有封爵, 却因为太后亲点, 有穿侯爵朝服的资格。朝服绯色作底, 补子绣的是超越品阶的白泽。发间改掉了男服的梁冠, 戴的是五珠,随着马匹的走动在空中摇曳。

    官道前方是相迎的朝官, 侧旁站着锦衣卫指挥使韩丞和内监福满。

    双方稍作寒暄, 就要引着戚竹音入宫。

    街道肃清,无人喧哗,阒都寂静得只闻孤雀细鸣。韩丞上马陪在戚竹音身侧,笑道:“边郡告捷, 大帅劳苦功高,此番入都,必有垂天之赏。”

    这话虽然讲得和煦,却是站在戚竹音的痛点上,她几次立功都没有封侯授爵,如今离北反叛,戚竹音和启东守备军水涨船高,成了太后在外的依仗。她借机撤掉了监军内宦,成为了可以威胁阒都让步的东南刺头,早已让太后心中不满。此刻又紧挨着边沙战事,爵位正是太后制衡戚竹音的锁链,给戚竹音授爵的事情遥遥无期。

    戚竹音跟韩丞不对付,先前几次都不愉快,这会儿和韩丞虚情假意,道:“借指挥使吉言。”

    两个人在马上周旋,待到了宫门口,后边跟了一路的福满赶紧滚下马背,亲自来接戚竹音的缰绳。东厂在天琛帝死后就此落没,二十四衙门再也没有像潘如贵那样能呼风唤雨的大太监,福满更是夹着尾巴做人。

    戚竹音对内宦没好感,朝廷派去监军的双喜现在还关在苍郡的牢房里。福满为了不讨戚竹音的嫌,特地打扮了一番,他内着葫芦景补子,头戴珊瑚铎针,外边罩着盖面,脚上蹬着乌靴,只敢往朴素上靠。

    福满哈着腰给戚竹音拿了缰绳,满脸堆笑:“这可是咱们大周的‘汗马’,奴婢保准儿替大帅喂好。”

    戚竹音颔首,回头看了眼马车,站在前边等着花香漪。

    韩丞把马鞭扔给边上的内宦,闻声薄哼一声,指着福满笑道:“你个老贼头,见到大帅马上要受赏,可劲地拍。”

    福满了解韩丞的秉性,立刻说:“指挥使这是臊奴婢呢!”他矮身凑近,对韩丞献媚,“奴婢平素都是仰仗指挥使,您看着,几时能全了奴婢的心愿?”

    “你跟我一个岁数,把我叫爷爷,”韩丞说,“说出去我都臊得慌。”

    日你娘!

    福满腹诽,这狗日的成天拿乔,嘴上说着臊得慌,可使唤的人的时候不就是在当孙子使?老天有眼,没叫他生出儿子来真是大快人心。

    福满抚着胸口,嬉笑道:“前头老祖宗还在的时候,奴婢就是儿子,按资排辈,可不得把您叫爷爷吗?”

    韩丞瞧不上这些插科打诨的内宦,但乐得把他们当狗使。内宦在永宜年后期都是祖宗,那会儿潘如贵率领东厂压着锦衣卫,韩丞还不是指挥使,看着纪雷认潘如贵当爹羡慕得紧,如今风水轮流转,看着福满在自个儿跟前打躬作揖,心里自然痛快。

    福满上过内书堂,识字,天琛帝时期跟萧驰野内外联合,做到了司礼监。后来天琛帝被慕如刺杀,他当即倒戈,听凭韩丞的指挥,用一卷圣旨把萧驰野召进了宫,韩丞因此构陷萧驰野弑君。冲着这个功劳,韩丞也肯继续让他打理内朝要务,反正风泉下去了,福满再熬一熬资历,也能做老祖宗了。

    韩丞看花香漪还没有下来,好似不经意般地问福满:“储君近来如何?”

    韩丞当初在诏狱棋差一招,没有杀掉李剑霆,致使自己扶持韩家子登基一事作废,跟薛修卓结了怨,专门安排福满在宫中盯着储君的一举一动。

    福满借着侧身的动作,低声回答:“一切如常。”

    “薛延清近来在查丹城田税,把朝堂搅得一团乱,”韩丞看着福满,“太后因此夙夜忧思,玉体抱恙。你看着给储君提个醒,让薛延清冷静冷静。”

    福满一愣,随即埋首应了。

    这句话的重点在让薛修卓“冷静”,至于用什么办法,就得福满自己琢磨。

    李剑霆已经不小了,太后却迟迟没有归权储君的意思,她坐在代行天子之权的位置上,把李剑霆驱逐在朝堂外,李剑霆的旁听权都是经筳官的提议。现在薛修卓又在外朝逼得紧,太后这是要给薛修卓一个教训。

    福满心口直跳,他不敢流露出半分,一直躬着身,直到韩丞离开。

    * * *

    屋檐滴水,窗边返潮,桌上的旧书起了皱。姚温玉捞着宽袖,把书页翻开晒。

    三月冰雪消融,端州遽然转暖,到处都是潮的。沈泽川站在桌边,随意地看着姚温玉的那些旧书。

    “军粮征调薛延清得跟大帅详谈,”姚温玉用指腹抚平皱角,“去年启东只有边郡打仗,当时的军粮是阒都供应的,其余四郡军屯没有受损,薛延清心里有个账本,不会轻易被太后绕进去。”

    “难住他也简单,”沈泽川没抬眸,像是琢磨着书里内容,“启东的收成详细还没有呈报,大帅咬死不够用,他也不能强求。”

    姚温玉在沈泽川身边待的越久,越觉得府君的喜怒好分辨,好比现在,沈泽川就是在说笑,这种耍赖的法子骗不过精于查账的薛修卓。

    姚温玉不着急,而是问:“依府君之见,薛延清该拿什么跟大帅谈?”

    “自然是他最大的那张牌,”沈泽川不假思索,“他把储君捏在手里,在某些时候就是站得比太后高。阒都讲究纲常伦理,太后就是再治国有方,她也只是代行天子之权,而非真天子。”

    太后依赖启东,却又嫁了花香漪过去,接着压着戚竹音不给升,同时,她为了讨好戚竹音,在可以的范围内对戚竹音相当大度,去年双喜和陆平烟两件事情戚竹音都对阒都调令熟视无睹,太后照样忍了,没有问责。这就是在维持双方的高低,时刻把启东压在自己手下,让戚竹音既能为自己所用,又受制于无爵不能跟自己翻脸。

    可是李剑霆没有这个顾虑,她是大周如今名正言顺的储君,内有内阁教导,外有学子声威,还有薛修卓为首的实干派全力支持,戚竹音效忠她是天经地义,她只要扛得住言官弹劾,封戚竹音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而这恰恰是处于尴尬位置的太后所不能做的事情。

    沈泽川合上书页,说:“大帅一日不封,启东兵权就一日不稳,无爵在身是戚竹音不能归于‘正统’的根源。试想她若是战死沙场,或是负伤下马,家中庶兄弟就能借此机会抢占戚时雨的爵位。五郡兵马大帅听着威风,可要是没爵,她就只是那个位置上的暂居客,继承不了戚时雨身后的一切。太后怕启东做第二个的离北,所以不敢封,而这个‘不敢’正是太后最大的弱点。”

    李剑霆如今最缺什么?

    就是兵权。

    世家折损了魏怀古,又在海良宜死谏一事上落于下风,太后还能够在博弈中跟内阁及薛修卓平起平坐,就是因为她双手紧握着大周剩余的两大兵权。不管是孔湫还是薛修卓,都是文官,只有军议权,没有调兵权。

    如果薛修卓在此刻给了戚竹音封侯的承诺,那么戚竹音就可以转投储君麾下,放弃跟太后周旋。启东兵马也自然归顺于李剑霆,这是卸掉了太后的一条手臂。

    “有钱好办事,”姚温玉接过沈泽川还来的书,说,“倘若薛延清没有奚家银库,光凭口头承诺定然说服不了大帅,但他负担了启东军饷,大帅也要再三斟酌。”

    以上假设都建立在启东军屯真的能自给自足,不必从厥西粮仓强行征调,然而启东今年的军粮实际上是掌握在沈泽川手中,戚竹音必须要顾及中博,她得好好权衡。如果沈泽川对她转投储君的事情不满意,那颜氏就能断掉启东的军粮,戚竹音还是得问阒都要粮,薛修卓就得再度回到最初的困境里。

    “薛修卓,花鹤娓,”沈泽川把姚温玉的废笔轻轻投进了笔筒里,笑起来,“我和谁玩呢。”

    沈泽川的腕骨浸在日光中,他的手上牵着条看不见的线,能够悄无声息地推动阒都的局势。

    姚温玉把那支笔拨正,笃定地说:“府君已有安排。”

    * * *

    天还没亮,宫檐下候着宫娥,都避身提着灯笼,缄默无言地照着路。戚竹音进宫觐见,得去明理堂,花香漪则要到太后寝宫内等候,两个人只能一起走一段路。

    花香漪因为怕冷,额间还戴着卧兔。她仪态实在好,行走间不闻佩环声响,站在戚竹音身边只是稍矮些许。

    戚竹音在启东成日都待在边郡,跟花香漪至今没讲过几句话,这会儿觉得有些沉闷,正想开口。

    花香漪就说:“家中的账本大帅瞧了吗?”

    戚竹音这才想起上回那茬,说:“上回归家看了,有劳……”她在“母亲”这个词上卡了半晌,对着花香漪比自己小两岁的脸着实喊不出口,只能仓促地略过去,说,“……了。”

    花香漪罩着汤婆,看幽鸦掠过晦暗的天空,转眼消失在宫檐,这是她熟悉的景致。她说:“大帅客气了。”

    戚竹音余光瞟见花香漪领间绣着折枝小葵花,仿佛是藏在端庄下的娇俏,与这幽深宫掖格格不入,因而显得格外清丽可爱。

    花香漪忽然偏头,看着戚竹音,仅仅片刻,她就挪开了目光,轻声说:“姑母召见大帅,一是为出兵青鼠部,二是为军粮征调,这两件事可以合二为一,大帅要做个抉择。”

    戚竹音摸不准花香漪此刻跟自己讲这些是什么用意,她这次入都就是被太后当作了刀,用来胁迫薛修卓和内阁,丹城田税的事情她早有耳闻。

    花香漪却话锋一转,说:“阒都常年风大,站在楼上也看不清阶前荣华。天又这样冷,神武大街上好些店铺都关了门,夜里吃醉的都是空腹人。”

    戚竹音微怔,看向花香漪。花香漪已经停下了,侧身对后边没声响的福满笑道:“公公猫儿似的。”

    福满自己就心乱如麻,隐约听着什么“天冷”,便没往心里去。他见花香漪盈盈地立在前边,觉得三小姐容色绝顶不可逼视,就拎着灯笼赔笑道:“奴婢怕惊着夫人跟大帅的雅兴,不敢吵闹。”

    “既然到了这里,”花香漪对戚竹音细声说,“大帅便先去吧。”

    * * *

    明理堂阶侧新栽的花木挂着薄霜,堂前空旷,地板都擦得光亮。待堂内宣了名,太监引着戚竹音上阶。她踩着那阶,觉得脚下生凉,这是她不论多少次都习惯不了的感觉。

    堂帘向两侧挑开,戚竹音跨进去。

    里边等候的数位朝臣都起了身,戚竹音谁也没看,对着太后行了礼。太后没放珠帘,含笑道:“哀家与竹音只是两月不见,便觉得很是牵念。那边郡苦寒,你起来,容哀家细细瞧一瞧。”

    戚竹音抬头,余光就看见了立在侧旁的储君。

    兵部尚书陈珍束袖而立,看着戚竹音的目光有些担忧。岑愈的面色不大好看,唯有孔湫还算如常。这堂内气氛古怪,就像是外边那株新栽的花木,看似并蒂连缀,实则虚于表面,早被冻坏了根子。

    太后胜券在握,不着急切入正题,跟戚竹音寒暄半晌后,说:“你常年驻守边陲,风里来雨里去,哀家听闻你连侍女也不要,身旁没个体贴人,铁打的身子也着不住这么折腾。”她也不等戚竹音回答,侧目对赫连侯说,“你瞧瞧。”

    赫连侯迎着太后的目光,感慨道:“臣见着大帅,就想起那不成器的费适,虽为男儿身,却不识凌云志,叫臣好生发愁。”

    “费适刚刚及冠,须得有人在侧勤加引导,否则好孩子也坏了性。”太后再度看向戚竹音,“竹音,还记得你费弟弟吗?”

    戚竹音道:“依稀记的,是照月的弟弟呢。”

    她像是直惯了,随口答的,可是照月郡主都得把她叫声姐姐,她这是侧面跟费适拉开辈分。

    太后却说:“费适年纪小,正愁没人教。你是启东兵马大帅,他佩服得很,成日把戚姐姐挂在嘴边,就想往启东跑。你跟照月好,两家也不是生人,这几日若是得空,也与他说说边陲逸闻,也算是成全他那点念头。”

    费适都及冠了,什么事不能做,要她戚竹音跟在后边教?况且费适只是小侯爷,还没继承赫连侯的爵位,又无官职在身,站到戚竹音跟前矮得不是一截,喊姐姐那是乱来。

    太后意思明显,这是要摁着戚竹音把费适指给她。戚竹音为着军饷也不能翻脸,她说:“太后吩咐,本不该推辞,但此次入都实为军务,边事紧急,不宜再拖。”

    太后稍稍坐回了身,倒没为难她,而是顺势说:“这是自然,上个月军报陈述青鼠部进犯,你打赢了,该赏。”

    戚竹音把阒都那点腌臜摸得清楚,太后这个关头把费适塞给她,不过是在打击薛修卓的同时要她老实。军粮是个难题——如果她没有沈泽川的供应的话。

    戚竹音忽地想起花香漪适才那几句话。

    阒都风大。

    花香漪是在暗示她什么?

    “你给兵部的折子哀家也看了,想要趁胜追击,这没错,可眼下不是时机。”太后得不到戚竹音的妥协,便说,“三月正逢春耕,启东要打仗,军屯就得空置,那秋后的粮食势必要减损,得从别地粮仓调,可眼下就已经补不上了,厥西的百姓也要吃饭。朝廷也有朝廷的难处,穷兵黩武绝非良策,受苦的还是百姓。”

    太后闭口不提八城粮仓,这是留给戚竹音自个儿提,她只要提起来,这问题就能踢给薛修卓,到时候大家僵持不下,依然得听太后调派。如果薛修卓不摆手,戚竹音不结亲,那启东就出不了兵也拿不到粮。

    堂内忽然落针可闻,左右都没有人吭声,戚竹音在中间把花香漪的话颠来倒去地想。

    “年初户部呈报了各地收成状况,”从来没有在明理堂插过嘴的李剑霆冷不丁地开口,“厥西负担不起,可以联合其余几州的粮仓,补上缺口。”

    太后说:“储君不理朝事,不懂其中门道。去年河州就轮过一回,今年又要和厥西供应阒都粮仓,各地都难做。”

    她们交谈间都不约而同地避开了八大城,戚竹音倏地灵光一闪。

    八大城环绕阒都,不就是阒都的“阶前荣华”?花香漪说看不清,看不清什么?看不清八城收成详情!既然丹城田税能做假账,那其余几城的田税又有多少是真的?田地都没丈量明白,其间能隐瞒的东西就多了。花香漪最后一句话说的是空腹人,去年丹城流民无数,全是饿着肚子跑的,潘逸明知瞒不住了,为什么没有立即设棚施粥?

    戚竹音短短几瞬,鬓边的汗都下来了,暗道一声好险!

    * * *

    藤椅微晃,雪白的袖逶迤在膝上。沈泽川打开折扇,略挡了些日光。姚温玉还在桌前收拾旧书,庭院里很安静。

    沈泽川随着摇晃看头顶的梅叶斑驳,那光细碎地掉在他身上,他拿折扇接住了,盛在眼前端详。

    姚温玉从旧书中翻到了一沓案务,他打开,看见是最早茶州的粮食记录册。他以前也看过,但这会儿神使鬼差地翻到了后边,转过四轮车,对门口的沈泽川说:“茶州往年的高价粮都是河州粮,可河州去年还负担了军粮,以及阒都粮仓,我看这账面上走的都是大货,如果颜何如还要负担洛山土匪的粮,那即便河州年年丰收……”他缓缓摊平册子,“也该挪空了。”

    “我原先疑心颜何如是从厥西和河州偷的粮食来卖,但等到樊州的账出来,就发现这两地粮仓也余不出粮食来再给他做生意。”

    “去年梁漼山就开始兼管厥西及河州两地税务,颜何如上回说他没能跟梁漼山打通关系,”姚温玉扶着门框,神色微变,“那他去年倒卖的粮食都是从哪里来的?”

    沈泽川偏头,跟姚温玉对视片刻。

    “八城粮仓,颜何如去年倒卖给中博各州的粮食都是从八城内流出的。”姚温玉迅速翻着膝头的册子,“樊、灯两州的高价粮都是经过蔡域的手在倒卖,府君杀了蔡域,颜何如便没有说实话。”

    沈泽川掌间的折扇忽地合上了,他还仰着身,凝视着那些日光。在那顷刻间醍醐灌顶,说:“那太后就没有能够负担启东军粮的储备,她在空口画饼。”

    这一步诈棋完全套住了薛修卓,八城的账太烂了,就算是潘蔺都未必知道哪些是真是假。薛修卓查的丹城田确实不对,潘逸最早递到户部的收成详细也是假的,但世家呈交的粮食存余是真的。他们侵吞民田却没有粮食,因为粮食早就暗地里挪给颜何如倒卖了。

    八城粮仓根本就是空的。

    “花鹤娓……”沈泽川笑出声,不得不感慨一声,“太后了得!”

    如果薛修卓迫于军粮征调,罢手不查丹城田,并且退后向太后示好,那等到他真的做完了这一切,就会发现太后根本没粮,启东仍然出不了兵。到时候薛修卓不仅要失去现有的优势,还要承担太学反戈的风险,甚至将面临实干派的质疑。

    花鹤娓不是朝臣。

    她在这群老谋深算的男人里有自己的玩法。

    作者有话要说:  晚了,双更合一

    《txt2016》网址:www.txt2016.com  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