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67

    记住《小说2016》网址:xiaoshuo2016.com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是不是有了点眉目,秦古没有去注意,他看着冥光虫不断的吸食着那些形成鬼脸的黑气,脸上除了疑惑之外还有些许担忧。

    枯槁的鬼脸,阴冷的气息,这些秦古之前可都是感受过的,本能的他就觉得不舒服,于是开口道:“回来。”

    听到秦古的声音,冥光虫似乎愣了愣,顿了少许才反应明白过来,上下左右晃动着飞回秦古的肩头,看着起来给人种古怪的感觉,那感觉就像喝醉酒了一般。

    看着落回肩头的冥光虫,秦古正想要说什么,可不知为何突然看见那冥光虫变成了两只,然后三只、四只、很多只……

    根本没想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秦古就发觉眼前的一只只冥光虫变作了一个个小黑点,无数黑点聚在一起形成一张模糊不清的脸孔。

    这脸孔原本就近在眼前,下一刻‘嗖’的一下就不见了,像是窜入了秦古的体内。

    一脸的疑惑,秦古睁着眼,却感觉自己眼前一黑,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看是什么都看不见,不过秦古倒是能感知到原本被生命之火照耀的通透明亮的内心突然出现一张模糊不清的脸。

    这张脸扭曲变幻,一分为二,二化作三,也就几息功夫就形成了一张张枯槁的鬼脸,竟是和之前那由黑气形成枯槁鬼脸一般无二。

    ……

    “娘亲,娘亲,不好了,爹爹他又中邪了,如同木头般站在院子里动也不动,身上冰冷的吓人……”一个普通的小山村,梳着羊角辫的小女童一脸惊慌的跑到那名看起来也就二八芳龄的少女身边,嘴里却喊着娘亲。

    “不怕,不怕。”少女身着素色衣裙,简简单单的装扮却难掩天生丽质,怎么看都觉得是大户人家的闺秀流落到了这小山村。

    哗,哗,一桶透心凉的水从头顶直接浇了下来,被那小女童称为‘爹爹’的男子全身一个哆嗦,脸上流露出惊恐和戒备的表情,双目有些无神,茫然的打量着四周。

    “张郎中,我家夫君情况如何?”看了眼已经换下湿漉衣物,躺在床榻上像是睡着了的男子,少女来到屋外,小声询问先前从村东头请来的张郎中。

    “秦公子这病说是病又不像是病,此等怪异之事此乃老朽生平未见,恐怕还真是中邪了,方姑娘还是另请高明吧!”张郎中说完,明显不愿继续多留,匆匆离去。

    “影儿,我是不是活不久了,村里人都说我中邪了,最近这种情况也愈发频繁,时不时就发觉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床榻上,刚眯了会眼的秦古突然张开眼,看着方影儿正端坐着床头,心中浮现一股暖意,脸上那惊慌的表情渐渐散去。

    “夫君,影儿不许你胡说。听说县城新修缮的缘法寺很是灵验,我们明天就进城去拜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方影儿伸出根指头贴着秦古的嘴唇,明显不愿他继续说着什么时日无多。

    隔天,缘法寺,秦古在佛前求了一根签。

    “贫僧了尘,不知施主如何称呼?”解签和尚端详着秦古道。

    “了尘大师,在下秦古。”听到了尘大师突然这般问,秦古虽觉疑惑,不过还是如实道。

    点了点,了尘继续道:“不知施主解签想问点什么?”

    “大师,在下好像得了一种病,村里人都说我中了邪,时常……”方影儿正在殿外等候,想到她的叮嘱,秦古虽然对于这解签并不抱什么希望,但还是将要问的都问了出来。

    “施主得的可不是什么病,而是命。”了尘意有所指。

    “命?难道说我命当该绝,无药可医?”秦古很是不解。

    “知道为何要让令娘子在殿外等候么?”了尘没有直言。

    秦古摇摇头,不解更甚。

    “简单的形容施主是中了邪其实也没错,此邪正是令娘子。”

    了尘口出惊言,秦古显然无法接受,一个劲摇头:“不可能,这不可能呢!”

    回村子的路上,秦古很是恍惚,手中拿着一面古朴的镜子,脑海中则一直回荡着了尘大师的那些话。

    “秦施主,令娘子身居幽冥气息,就算不是鬼物也甚似鬼物。”

    “人鬼本殊途,更何况她居然为你怀了鬼胎,就算非其所愿,实则无形中已经改了施主的命势!”

    “故而施主命不好,凡俗之人,命数本就不硬,如今聚在了鬼胎上,自是命不久矣!”

    “若是施主信,则下月初一,阳辰中天之时,让令娘子照一照这块明镜便是……”

    “夫君,怎么啦,为何一路上都心不在焉的样子。”觉察到秦古表现出来的异样,方影儿柔声问道,“还有,了尘大师可说了什么法子?”

    “没,没什么!”秦古自不愿多言,只是时不时看向笑容柔和的方影儿。

    了尘大师的话,秦古没有选择去相信,可相不相信是一回事,徒然间听到这么一个说法,心中总感觉多了点什么,难免流露在行为举止中。

    为了证明了尘大师说法是错误的,到了月末,秦古很想改天就验证一番,可又狠不下心,若要是真的呢?

    真的,那又该如何是好?秦古不敢去想,命不好,或许自己真的命不好吧,可当初娶了方影儿,就将她当作了自己的命,同命相连,如此多年朝夕相处又如何忍心去伤她害她?

    一命换一命,既然自己命不久矣,又为何要去验证什么?要是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岂不是要了自己的命?

    自从缘法寺回来后,方影儿渐渐觉察到了秦古的异样,刚开始也没说什么,可最后还是忍不住询问了起来。

    追问下,秦古将一切都告诉了方影儿,既然自己命不好,想来也没有比这更不好了的,干脆不再隐瞒。

    “夫君,如果有来世,你还会娶影儿么?”

    这夜,秦古做了一梦,梦里面方影儿泪眼婆娑,泪光中似有着千言万语和万般不舍。

    “一个人的一生或许有很多世,故而一世并不代表着一生,只愿生生世世,我的妻子都是你……”

    在梦里,秦古依稀记得自己说了这些。

    《txt2016》网址:www.txt2016.com  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