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5章 出手反击(一)

    记住《小说2016》网址:xiaoshuo2016.com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夏寒突然好了的消息传到柳姨娘耳朵里的时候,她惊得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可能!她怎么可能突然好了!”

    “这事是千真万确的,奴婢打听的真真的,老夫人和老爷都去看过了,说是夏姨娘不过是出了寻常的疹子,吃了药就好了,没什么大事。”丫鬟低着头将消息告诉了柳姨娘。

    柳姨娘一张脸青白交错着,夏寒要是没事,那她告诉郑温故的事情岂不是变成了她挑拨离间,正想着的时候,外面帘子被人匆匆挑起,丫鬟急匆匆跑进来,“姨娘,老爷命人过来让您现在过去一趟!”

    柳姨娘脸色沉了沉,这个时候找她过去势必是兴师问罪的。

    她心里急得要着火,郑令柔这时候也赶了过来,“姨娘莫要惊慌,这件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说风凉话!”柳姨娘有些生气。

    郑令柔却笑道,“我不是说风凉话,是娘你忘了一件事。”见柳姨娘一脸不解的看着她,郑令柔又道,“你忘了表舅了?”

    被她这么一提醒,柳姨娘顿时一愣,柳姨娘的表哥是柳云朗,但是他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表舅是骠骑将军,深受圣上看重,就算是父亲也得给他面子,您有什么必要担心,就算父亲知道这件事是您做的,难道他敢因此得罪了表舅不成?”郑令柔说道。

    柳姨娘再度一愣,“你说的我怎么没想到。”

    “父亲这个人一向吃软不吃硬,只要娘你软语几句,他势必就心软了,哪里还会追究你的责任。”

    经过郑令柔一番话,柳姨娘原本不安定的一颗心,顿时就放回到了肚子里,的确她有柳云朗撑腰还怕什么。

    郑温故等在书房,眼看着柳姨娘身姿婀娜的飘了进来,手里得茶杯直接摔在了地上,声音带着明显的怒气,“柳氏!你可知罪!”

    柳姨娘眼眶通红的跪在了地上,“妾身知罪,这件事都怪妾身没有查清楚,险些冤枉了三小姐和夫人,都是妾身的错,老爷您要打要骂,妾身绝无怨言。”

    她哭的梨花带雨,脸上姣好的妆容让自己看起来更显得楚楚可怜,郑温故原本十分的怒火看着这一幕也泄了一半,此刻脸上还是阴沉沉的,“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故意找了个庸医想要害死夏寒!”

    柳姨娘闻言抬起头,一脸震惊的看着郑温故,“老爷,妾身怎么会这么做,那个大夫也是妾身听了别人的蒙骗,竟没想到他竟然心狠手辣竟然想害死夏姨娘。”

    郑温故将信将疑,“你说的是真的?”

    柳姨娘擦了擦眼泪,“妾身跟着老爷这么多年了,何曾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老爷难道不相信妾身的人品嘛?”

    郑温故果真是露出了犹豫之色,这么多年相处,郑温故最喜欢的就是柳姨娘身上那股柔弱之气,她连一只蚂蚁都不敢杀死,怎么可能心肠歹毒到去杀害夏寒呢。

    “老爷,您疼爱夏姨娘,妾身确实心中难受,可是妾身最盼望着的就是您快乐,看着您高兴,就算要了妾身这条命妾身都不在乎。”柳姨娘见郑温故神色犹豫便急忙表露真心。

    郑温故最喜欢听的就是这种话,他最享受女人对自己的爱慕,柳姨娘太过了解他,知道说什么最能让他动心。

    果不其然,话音落下,郑温故脸上的怒气便缓了下来,他摆了摆手,“起来吧,地上凉,你身子弱,别跪这了。”

    柳姨娘神色一喜,急忙站了起来,绕道桌子后面,身子软绵绵的靠在郑温故身上,双手勾着他的脖子,“老爷,妾身知道这次事情做的不对,您就原谅妾身吧。”

    郑温故这会听着温言软语,心里最后那点怒火已经消散了,他伸手搂着柳姨娘的腰肢,将她抱在了腿上,板着脸教训道,“以后在不许这样了,夏寒这次幸亏没事。”

    柳姨娘急忙点头,“对了老爷,过几天我表哥要在府中宴请宾客,特别稍了信赖,让我到时候和老爷一起过去。”

    听到柳云朗,郑温故再大的气也消了,上次他去将军府被人轰了出来,一直到现在两家关系一直僵持着,柳云朗是将军,他是侯爷,按理说他比柳云朗身份尊贵,但是无奈他是最末流的侯爷,又不受皇帝待见,在朝中也是领着闲职,但柳云朗就不一样了,他是骠骑将军,在朝中如日中天,皇帝面前的红人,这两厢一对比,他就得敬着柳云朗几分。

    “你表哥愿意原谅我了?”郑温故面上忍不住露出喜色。

    柳姨娘笑着点头,“表哥因为上次的事情一直心中有气,但是这段日子妾身一直劝着,咱们都是一家人,哪有隔夜仇的,如今表哥也消气了,这不特意让妾身和老爷一起赴宴呢。”

    郑温故一听这话更是心花怒放,要是更跟柳云朗交好,等于是在朝中给他凭添了一个重要的助力,到时候谁还敢小看他。

    此刻心里更是高兴不已,在看着柳姨娘便想起这段时间他一直贪恋夏寒的温柔乡,忽略了柳姨娘,难得她竟然一直记着自己,一时间大为感动,手上也不老实了起来,很快便跟柳姨娘纠缠到了一处。

    *

    与此同时,芳华院中。

    大夫离开之后,王氏也离开了。

    罗氏这才睁开了眼睛,见两个女儿都在身边,不由得松了口气,今日之事郑温故的做法她是彻底寒了心,郑温故掐着她脖子的时候是一点没有念及这么多年的结发夫妻之情,他是下了死手了。

    如果不是郑令仪懂医术,她这条命今天便没了。

    一想到这里她眼神便冷了下来,这么多年她一直忍让,换来的确实别人屡次欺凌,当真是人善被人欺。

    郑令仪扶着罗氏坐了起来,郑令萱拿了大引枕垫在她的后背,两个女儿为自己忙前忙后,一脸担忧的样子,让罗氏更加的心疼。

    “让你们担心了。”罗氏握着两人的手。

    郑令萱掉了眼泪,“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听信了柳姨娘的话,也不会险些害了娘。”

    罗氏一脸心疼的看着郑令萱,伸手替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傻孩子,娘怎么会怪你,你之所以听了柳姨娘的话,也是为了保护我。”

    郑令萱扑到罗氏身上,呜呜哭了起来。

    相比起来,郑令仪倒是平静很多,她一直安安静静的坐着,她看着罗氏的眼神同样的担忧,但却更加克制。

    她其实是羡慕郑令萱的,同样是罗氏的女儿,郑令萱跟罗氏之间才是亲生母女该有的样子,喜怒哀乐都可分享,相比起来她就像是个外人。

    前世种种,早已经磨练掉了她心里的懦弱,她的潜意识中只想要依靠自己,即便是亲生母亲和亲妹妹,她下意识还是保持着一种距离。

    她其实很不喜欢这种隔着距离的感觉,可没办法,有些东西已经刻进了骨子里,不是她想改变便能够改变的。

    罗氏看着坐在一旁的郑令仪心中不免心疼,她的大女儿,她这些年忽略她太多了,这孩子太过懂事,懂事的让人心疼。

    “仪儿。”罗氏开口叫她。

    郑令仪微微一笑,伸手握住了罗氏的手,“母亲,我在这里。”

    罗氏含着眼泪点点头。

    “柳姨娘这次是想害死我们,娘,你绝不能放过她!”郑令萱哭过之后抬起头一脸愤恨的说道。

    提起柳姨娘,罗氏脸上也仿佛笼罩了一层寒冰之色,“我屡次忍让,原本以为她能知道收敛,却没想到反而变本加厉!”

    罗氏说着叹了口气,“都怪我太懦弱了,这些年连府中中馈都被她握在手中,我这个夫人也就是徒有其表罢了。”

    “母亲不是懦弱,是您根本不屑于跟柳姨娘那种人争抢。”郑令仪开口,罗氏明显一愣,继而热泪盈眶。

    这么多年所有人都说她懦弱,说她不是柳姨娘的对手,被一个妾室欺负,可从来没有人知道她心中也有自己的坚持。

    她没想到郑令仪竟然知道,她的女儿懂她。

    “母亲不要伤心,柳姨娘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得。”郑令仪握住罗氏的手,这话是对罗氏说的也是对她自己说的。

    罗氏道,“娘会保护你们姐妹的。”

    “还有我!”郑令萱开口。

    重生以来,郑令仪第一次觉得的自己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了,终于也有愿意保护她的人了。

    从芳华院出来之后,郑令仪没有回院子,而是转头直接去了郑令柔的院子。

    听说她突然来了,郑令柔脸色阴沉沉的,“你来干什么?”

    “来看看妹妹啊。”郑令仪笑眯眯地说道。

    郑令柔翻了个白眼,郑令仪一副有事要说的模样,退了下人,两人在屋内说话。

    “妹妹,我这次来其实是有一件事要问问你的。”郑令仪开口道。

    “何事?”

    郑令仪一副有些为难的样子,“你上次说的上官公子,他可有再送信来?”

    此言一出,郑令柔明显一愣,上次她假装郑令仪故意接近上官皓云,本意就是想借此机会败坏郑令仪的名声,谁知道郑令仪根本没上当,反倒是那个上官皓云三番两次让人送信来,郑令柔最近很是烦躁。

    没想到郑令仪竟然突然提起来这件事,而且看她的表情,显然是一副羞涩的模样,郑令柔心神一动,“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完本神站》网址:www.wanbentxt.com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