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有求必应的只有自己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ww.wanbentxt.com 免去追书的痛!

    桑尼计算的很好。

    只要可以稳住38的前低,就可以让泰铢形成一个平行双底的底部构筑可能。

    因为在技术上而言,w形态的双底有很大可能会形成超跌反转走势。

    那样的话,市场卖盘就会因为面临技术性不确定而主动平仓。

    这对于目前的泰铢而言,就可以获得一个喘息的时机。

    桑尼的想法很美好。

    但很多美好的想法,总会遇到残酷的事实。

    桑尼怎么也没想到,有人根本就没给他这个喘息的机会。

    ......

    开封,赵家庄。

    一架直升飞机在嗡嗡响着。

    几十米的地方外,老赵家一大家子在依依惜别着。

    脸上布满皱纹的赵东汉手里提着一壶芝麻油。

    他老实巴交道。

    “东来,咱们地里自己见的香油,卖也卖不了几个钱,你拿鹭岛吃去。下火。”

    赵东来哭笑不得,他连忙推辞道。

    “哥。鹭岛那边啥都不缺的。”

    “我让你拿着就拿着。”

    赵东来无奈,只得伸手接过了那一壶芝麻油。

    不多。

    但却很重。

    七八斤的油壶,装了满满一壶。

    哪怕没有打开盖子,也能闻到芝麻那特有的香味。

    香油。

    真的很香。

    加上几个点,就可以下火消炎。

    也许是闻了之后火下的太多,赵东来变得有些水。

    眼里,不知不觉就有了水。

    多少年了。

    可不管过了多少年,总有个人总会把家里最好的东西留给自己。

    小时候,那个人会把自己的红薯馒头给没吃饱的自己。

    读书的时候,那个人会把自己的铅笔和捡到的磨石给自己。

    赵东来连忙背过头去。

    直到把眼里的水雾又憋回去,他才转过头道。

    “哥。你就跟我一起到鹭岛吧。孩子们现在也不用你照顾了,你跟我嫂子在家有啥意思。”

    “呵呵...”

    赵东汉笑了下,他拿出一包烟掏出一根递给了赵东来,然后自己却习惯性的抽起了烟袋锅。

    “吧嗒...”

    赵东汉抽了两口后,他才开口道。

    “东来,你出息了,生了个儿子更出息。我打心眼里是高兴。

    可是咱们都不在家的话,谁给咱爹妈烧纸啊。

    那在下头要是没钱花,饿着了怎么办。你说是不是。

    这大城市啊我就不去了,凤芝这丫头出去见见世面就行,我跟你嫂子一大把年纪了,还跑恁远干啥。”

    “......”

    赵东来沉默了。

    在沉默之下更有着深深的愧疚。

    当年他大学毕业的时候十里八乡都闻风来道贺。

    光宗耀祖啊。

    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自己父母脸上的笑容。

    可是,他这个人人夸张令人羡慕的大学生却根本没为自己的父母做过什么。

    相反是当年没给家里添加任何负担的赵东汉做了太多太多。

    父母年迈时,是赵东汉端屎端尿伺候过来的。

    父母过世时,是赵东汉满村子张罗着下葬的。

    他这个读书上学把家里读到更穷的大学生却什么都没做。

    仗义总是屠狗辈,负心总是读书人。

    赵东来忽然发现,他这个读过书走出农村的人欠下了太多太多还不上的恩情。

    “哥。对不起!”

    在赵东来的道歉下,赵东汉楞了下。

    然后才咧咧嘴露出一口黄牙道。

    “老三。我看着你长大的,明白你心里咋想。在外面好好干就行,咱赵家好歹是姓赵,好像还是始皇帝后代呢,只要你别学村里那些支书队长不当人就行。”

    赵东来有些懵。

    这什么跟什么嘛。

    他怪异的看了一眼自家大哥道。

    “哥。我怎么就不知道咱们跟秦始皇有啥关系。”

    “天下赵姓是一家,连这都不懂,亏你还读了那么多年书呢!”

    “......”

    两兄弟,没头没尾的扯起了祖宗家谱。

    那一副认真较劲的样子,让身边跟着的妯娌俩暗笑不已。

    不过两个女人都没开口插话。

    男人家说事,女人还是只听就好。

    “行了。老子不跟你说了,你别以为读过书就比老子懂得东西多。”

    赵东汉有些较上劲了。

    张口老子闭口老子的训起了赵东来。

    如此,赵东来只能认怂。

    谁让大兄如父。

    他这个不是大兄的大兄,比真的大兄更是大兄。

    “哥。你说的对。咱们是始皇帝后裔,是宋太祖直系子孙。我一定不给祖宗丢脸,绝不跟那些贪官污吏同流合污。”

    “这还差不多。”

    “嘿嘿...”

    不远处。

    赵家兄妹也在互相告别着。

    不过这一次,是赵江川兄妹在跟赵江南告别。

    因为赵江川说服了赵东汉,准备带赵凤芝出去长长见识。

    他的理由很简单,也很真实。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呆在农村的圈子,那赵凤芝将来很难脱离这个层次。

    即便是赵家现在不缺钱,那也充其量被人当个暴发户。

    将来,无非是找个家庭背景好一点的嫁过去。

    但如果可以看到更大的世界,那对于一个人的眼界个修养都会有很大提升。

    也只有开阔了眼界,一个人才能明白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所以赵东汉同意了。

    他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早已过了知天命的年龄,赵东汉又如何不明白天命是什么。

    人字在上。

    人自己的选择是命。

    跟对人,遇对人也是命。

    作为一个父亲,谁又不想自己的儿女有更好的命运。

    “哥。现在爹跟妈听不见,你就跟我们说说有没有在学校谈对象。”

    赵凤芝总是调皮活泼的。

    远行在即,还很年轻的她完全没有什么伤感之色。

    只顾调侃着自己的老哥。

    赵江南也总是含蓄城市的。

    在妹妹的调侃下,赵江南为难道。

    “勉强算吧。不过希望不大,她一直想出国留学。恐怕以后很难在一起。”

    “你可以劝她别出国啊。要是真喜欢一个人,是可以放弃一切的。”

    赵江南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

    如果那么容易劝,他又如何会到现在求而不得。

    他太清楚出国对于她意味着什么。

    每一次两人出去,她都会提到国外的世界多么美好和多姿多彩。

    那对国外的憧憬和执念,又岂是那么容易劝的。

    一旁的赵江川看出了苗头不对。

    他连忙打岔道。

    “凤芝,你怎么知道喜欢一个人就可以放弃一切的。老实说,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赵凤芝不干了。

    她红着脸骄斥道。

    “川哥。你坏死了。就知道取笑人。”

    “哈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算什么取笑。”

    “你就是欺负人。人家明明没有,你还问,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没有什么?”

    “你讨厌,明知故问,我不跟你这个大坏蛋说了。”

    赵凤芝说话,红着脸跑开了。

    只留下赵江川和赵江南两兄弟相视一笑。

    但转瞬,赵江川就收敛了笑容。

    他拍了拍赵江南的肩膀,意味深长道。

    “江南。有些事有些人,未必值得去追求的。这个世界上,真正能有求必应的只有自己。”

    《完本神站》网址:www.wanbentxt.com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