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20章找过来了

    那些人只看到鹿琳琳发照片挑衅芊默,却不知芊默已经明白了什么意思。

    琳琳发过来的照片是按着顺序来的。

    每一张上面都有她p的字。

    他不爱你。

    让你走开点吧。

    我比你好多了。

    给你会化好看的妆容吗?

    你就是个傻子。

    单独看每一张照片都是挑衅芊默。

    但连在一起,就是

    他让我转给你。

    芊默心中的大石头落地,小黑果然没有背叛她,没有辜负她对他的信任。

    他临出发前,单独去见了琳琳,并不是背叛感情,而是让琳琳把这套特殊的口红盒转给她。

    之所以没有给老三,或是给芊默的家人,一定是小黑深思熟虑后,他那时就已经发觉有人盯着他了。

    如果他把东西给这些跟他比较近的人,一定会引起人的怀疑,所以才会留给鹿琳琳。

    闺蜜是世界上最近也最危险的人,亲密时可以陪着哭陪着笑,可以共享衣服美食,亲密过头了,连男人都要抢来共享下。

    所以他去找鹿琳琳,给鹿琳琳送点女人的化妆品,在外人眼里是十分合理的事儿。

    如果芊默对小黑的信任不够,或是芊默的智商不够,这谜底就解不开。

    可能小黑走的时候也没想过,鹿琳琳对三人之间的感情并不像小黑以为的那么单纯,这个看似完美的信号传递,差点因为鹿琳琳的一念之差出现差池。

    但好在芊默在最后时刻,唤醒了鹿琳琳的良知,终究是把事情回归到正轨了。

    现在芊默需要解开口红里藏的暗号,她反复地念口红的名字,甚至颜色和产地都想了,一无所获。

    他到底在暗示自己什么呢?

    芊默茫然地看向窗外,皓月当空,她却没有头绪,小黑啊,如果你在的话,你会对我说什么。

    芊默闭上眼,把手放在肚子上,就仿佛身后有一个温暖的身体拥抱着她,就像他经常抱着她的那个姿势。

    耳畔似乎还有他的低语,乖乖,你是最棒的。

    芊默睁开眼,眼里有坚毅的光芒闪过,是的,她是最棒的,她必须是最棒的。

    陈家的亲戚们接到婚宴改期后,议论纷纷。

    于家给出的结论是于昶默临时接到非常总要的事,所以婚礼要改期了,陈家亲戚都觉得太奇怪了,跑去问陈芊默的父母,陈家大门紧锁。

    陈百川夫妻是在婚宴开始前俩小时才得知宴请娘家人的婚宴取消的。

    当时是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鞋都忘了换,穿了拖鞋就杀过去了。

    陈老三的公关团队早就制定了应对方案,所有媒体都打通了不让瞎报,陈家那边挨个打电话通知改期时间待定,于家这边已经过来的直接落座,新娘新郎换人。

    陈百川两口子抱着孩子杀过来,陈百川甚至还在腰带上别了把菜刀。

    到了酒店一看,我了个去,气球彩虹门一个不少,鞭炮也在,抬头一看新娘是唐心,气得嗷一声抽菜刀就要冲。

    “臭小子!竟然敢放咱家人的鸽子娶别人?新娘不是我闺女,好,很好!”

    穆绵绵也是气得不轻,正打算也找块板砖啥的给砸了,但定睛一看,新郎不是于昶默。

    “老头子你冷静点,新娘不是咱姑娘,新郎也不是咱们姑爷,是姑爷的弟弟!”

    陈百川抬头一看,“陈,啥,轩。”

    “hao,四声。”陈芊玺竟然是这家除了芊默之外认字最多的,一看智商就不随亲爹。

    “啊,原来是这个灏啊,我还以为小黑他弟叫陈昊轩。”

    陈百川自言自语,平时大家都叫小黑他弟昊轩,没想到这个字是这么写的——不,这不是重点。

    陈百川又把菜刀舞得虎虎生风,新郎不是他姑爷也不能解释婚礼前俩小时放鸽子的事儿!

    婚礼办好了,那是亲家,办不好就是仇家,换谁都不能接受宴席俩小时前换人的。

    陈百川夫妻杀进去时,就见原本定了五十桌的宴会厅竟然坐满了,有一些是于家的人,剩下原本应该坐陈家亲戚的,全都被陈老三的生意伙伴坐满了。

    这些人也是蒙。

    凌晨接到陈总裁机要秘书的电话,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了,是这样的,我们总裁明天要结婚,方便来吗?

    这些人都以为是做梦了。

    陈总裁的婚礼那当然要参加啊,但问题是——

    什么时间,新娘是——

    时间是明天,新娘是我。

    唐心说完这句的时候,起码有一多半的人被刺激的睡不着觉了。

    有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以为这是唐秘书恶作剧。

    理由么,被老板剥削的情绪爆发,辞职前把老板恶搞一下。

    谁结婚会在头一天才通知的,而且新娘子自己打电话?

    但考虑到陈灏轩睚眦必报的性格这些人还是准备了礼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定飞机过来。

    反正不是的话就白跑一趟,是就成功巴结到了陈boss。

    直到看到新郎的那一刻,众人才知道不是开玩笑。

    正在交头接耳这是个什么情况的时候,陈百川夫妻杀进来了。

    舞台灯光照在陈百川手里的菜刀上,简直是焕彩生辉。

    陈萌就站在门口等着他们来好亲自解释,原本她是想亲自登门的,但事情实在太多没走开。

    “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百川的大嗓门差点把音响压过去了。

    “亲家,你们跟我移步到贵宾室,我跟你解释。”

    “解释什么!你们这是耍人玩吗,今儿不说明白了,这婚宴谁也别想吃!”

    陈百川不依不饶。

    就爱此时,芊默过来了。

    陈萌也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回来,看到她平安出现的那一刻,陈萌放下心来。

    虽然芊默脸色有些苍白,但整个人的精神还不错。

    跟在芊默身后的,还有宁久和齐特助,这是下了飞机直接过来的。

    “爸妈,我今天不能办婚宴。”芊默说。

    大厅里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这边了,迫于陈灏轩的强大势力没人敢起哄,但众人的吃瓜心可都空前高涨。

    原本今天婚宴的女主角单独过来了,女方的爸妈拎着菜刀,这到底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