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0章 祭祀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ww.wanbentxt.com 免去追书的痛!

    只是如今四鬼意外被屠,想要成功的举行祭祀,只有尽快,要快到没有居民知道老鬼被诛杀。

    祭祀提前,一切计划都将被打乱。

    玄色定然需要我的帮助,我必须尽快。

    李冥秋边扶着胸口边快步赶路嘴里还不时的喃喃道。

    而程泽凡一行人,在李冥秋离开后,皆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没办法,李冥秋脖子上挂的玉佩实在是太厉害了,至少帮助她挡下了十数道致命的攻击。

    能做到这一步,那玉佩至少也要是半步法宝。

    “接下来怎么办?”

    有人惶惶的问。

    “去找叶尘,同时找机会暗示李冥秋,要让她知道我们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叶尘的挑拨和离间。

    让李冥秋和叶尘那个家伙对立起来。

    无论是玄色还是李冥秋以及神秘的叶尘,他们都太强势了,我们必须要蛰伏。

    等到他们互相争斗,彼此消耗的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再行雷霆手段,将他们统统抹掉。”

    一黄衣少女说道,脸上的雀斑,随着她的大声说话,而微微跳动,一时间周围的少年竟然看的痴了。

    言罢,周围的少年脸上都露出了欣喜,忍不住鼓起了掌。

    反倒是依旧缠着绷带的程泽凡面露愁容,他总觉得有些不太妙。

    如果叶尘在这里一定会微微一笑,而不说话。

    他只是一张字条和一个口信,便使得这群自命不凡的少年少女们如提线玩偶一般,任由他摆布。

    李冥秋所料不差,镇守的确是打算提前举行祭祀,有着玄色带来的一万灵石,以及之前的叶尘借镇守印时付出的一万块灵石,举行祭祀已经足够了。

    在一番试探后,果然如叶尘所想一般,很快他们便解开了误会。

    “镇守大人,你这样做也忒是不地道?明明我们有约定在先,为何还要听信别人的言语呢?”

    玄色依旧板着脸,站在屋檐下,观着外面仍旧下个不停的血雨,对着身后的镇守大人道。

    “哎,都是愚兄鬼迷心窍,听信了馋人的诡计。”

    镇守满脸堆笑道,只是内心缺心思活跃。

    傻子都知道鸡蛋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面,我这么做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反倒是你人家只是随口一言,你便信了?

    当然这些想法,也只不过是想想罢了,毕竟玄色手中还握有他所急需的一万块灵石。

    无奈,人穷志气短嘛。

    “赶紧吧,趁现在居民还没有反应过来,赶紧举行祭祀,就打着天降血云雨,子夜百鬼行的由头。效果应该会不错。”

    “愚兄正是这般想的。”

    听罢玄色摇了摇头,便不再多言,而是在脑海中回想起客栈伙计传的那道口信,忍不住的嘀咕道。

    好一个,今早叩鹤门,双紫换一诺,提剑并领兵,日中折琵琶,古镇任血洗,独墨不成色——贤兄叶尘留。

    明明肚子里没有一点墨水,偏要学人家舞文弄墨,结果整出来个这番不伦不类狗屁不通的歪诗。

    只是还倒真是诓着我了,叶兄真是好手段。

    只是你这么突然摆了我一道,就不怕我生气吗?

    要知道我生气起来,可是很可怕的……

    书信是,真传弟子一定会在完成任务的人中选出,今天子时我们合力,里应外合搞掉李冥秋,届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记得用蒙汗药。

    .........

    镇守鹤,城主虎,域主蛟。

    几乎第七州的每一个世家子弟都知道,这玩意并不是什么惊天秘辛。

    至于叶尘这个小白是如何想得出用鹤门来代指镇守府,完全是因为在提前知晓了镇守印的模样后的灵光一闪。

    至于紫卡,一万面额的灵卡,双紫就是两万块了。

    琵琶,头顶四只王,不就是四只老鬼嘛。

    墨通玄。

    这句歪诗的意思便是。

    今天早上贤兄我拜访了镇守大人,用两万灵石换了镇守一个承诺。

    得了宝剑,领着士兵,中午便要将四只老鬼斩于剑下。

    届时这处古镇将会下起血雨清洗街道,而玄色你不好意思,被踢出局了。

    而玄色本就也才十四岁,即使有些心机,又能强到什么程度?

    自然是一听就急了。

    尤其是玄色从来就觉得镇守不是什么好东西,跟何况他一直都是把镇守当作最终大boss看的。

    因此登门后,便一直在镇守前试探来试探去的,打着机锋。

    一来,不能让自己被镇守摸透,要时刻防备着。

    二来,对于叶尘的话他也不完全相信,他还要再套些话确认一下。

    起初镇守对于玄色的突然登门有些诧异,因此倒还算和气,后来实在是被玄色的试探给搞烦了。

    大致听出他的来意后,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就直接交待了。

    没好气的说,的确有个家伙来送了一万块灵石,但那个家伙是个傻子,只是将没有用的镇守印给借走了。

    这话一出,玄色自然不信了。

    这摆明了是敷衍嘛。

    好啊,你敷衍我?!

    玄色的脸色直接就冷了下来,语气也有些不客气。

    没办法,这事情关乎甚大。

    如果玄色真的被踢出局,那么他便要自己亲手斩杀三十二位女性,搞不好会直接杀红眼,修行之后,很容易落下心魔。

    更何况这一关名叫行侠仗义,屠杀妇女能和行侠仗义扯上关系吗?

    如果真要硬扯上关系,那么也只能是被行侠仗义。

    镇守一听玄色的语气愈发不客气,面色也冷了起来。

    该不会这个小家伙这次来是专门为了搞事情的吧?

    这个小家伙出现的本来就有些突然,会不会这是个阴谋?

    镇守本来心里就有鬼,因此也把玄色想想的愈发恶毒。

    于是各怀鬼胎的两人便再次喝了一壶茶,互相提防试探。

    尤其是谈着谈着,天边突然就打起了雷,下起了血雨。

    两人的内心都抓起狂了,臆测的更加恶毒,不过脸色却一个比一个和善。

    甚至都调动了自己全身的力量,打算一有机会就将对方给拿下。

    只是两人都是聪明人,只是彼此试探了一段时间,便将误会给解了开来。

    ……

    第二场血雨下了很久。

    等血雨停下来的时候,镇守这时已经准备妥当,下达了几个命令便将小镇居民给召集到了小镇的广场上。

    广场上的正中央摆着一张顶高的红木案子,上面是香炉和三牲,香炉搁在正中,此刻正插着三炷高香,青烟袅袅。

    不多时,小镇的居民便已经来的差不多了,对这一景象并不吃惊。

    祭祀嘛,经常发生,自从镇北闹了鬼后,便如同家常便饭一般。

    《完本小说网》网址:www.txt2016.com 书友超喜欢的【全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