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虽千万人吾往已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ww.wanbentxt.com 免去追书的痛!

    当这相当沉重的空艇慢慢逼近锡陀城外那山道的时候,四方佣兵团的众人已经被眼前的画面震撼的说不出话来了,现在他们明白为什么乔芷回来的时候那副表情了,现在再看众人脸上的神情,发觉乔芷已经算是相当有定力的了。

    各式各样的旗帜从山脚下的省道一直蔓延到山顶的城门口,看这架势足足有二三十个佣兵团挤在这山道上。这五步宽的山道上是人头攒动,比肩继踵,甚至可以说是你推我搡,各不相让。山顶城墙那里是喊杀声震天,墙角根处已经堆了有足足半人高的尸体,后面的雇佣兵们还在前赴后继地往城头上冲杀。

    由于山道狭窄陡峭,根本用不了攻城车,这些庭霄佣兵的唯一攻城手段就是架设云梯。除开那些修为高的武道已经跃上城头和守城的将士们杀到一起,那些实力一般又或是身着重甲的武道只得攀着这些云梯才能登上这巍峨的城墙。这种情况下,守城的一方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的,热油、落石、守城弩都能轻易化解庭霄人的攻势。

    庭霄这些后排的魔法师们远远浮在半空之中,却丝毫不敢靠近锡陀城的城墙施放魔法。因为城头上这些经过雷萨亲王调训过的弓弩手,个个膂力惊人,一阵阵箭雨之下,就会有不少试图施法的魔法师中箭而亡。几轮箭雨下来,庭霄佣兵团的魔法师们人人胆寒,根本不敢再进入这些弓弩手的射程。

    即便这些声势浩大的佣兵团们还未有建树,但是这种前仆后继的架势,确实让锡陀城这五千守军越发迷惘和担忧起来。

    面对杀不尽的敌人,任谁都会有这种情绪。

    而此时空艇上这两位四方佣兵团的首领还是很冷静的。

    “怎么感觉这些庭霄人看着人数众多,然而在这狭隘的山道里并不能发挥出什么作用。”艾看着身旁的莱梧说道。

    “是啊,其实能参与到战斗的只有那么点人,其他人不过是在后面观望而已。”莱梧点了点头,冷眼望着城头处的战况。

    “你不是要带着这几百人去打那几万人吧?”宸朱对着莱梧小声问道。伤势还没恢复的他脸色还很苍白,一看山道上这人山人海的情景,脸越发白了,已经完全没了原来“黑猪”的架势。

    “怕什么,我不会领着大家去送死的。”莱梧笑着拍了拍宸朱的肩。

    “刺激啊。。。”凯巴望着这水泄不通的景象感叹了一声。

    与忝宇一战,凯巴和宸朱两人受伤最重,本来莱梧的意思是让两人休养一下,这一战就不用参加了,奈何这两人一上空艇就埋怨说风噪太大睡不着,现下站在甲板上看到盘旋在山道上的几万庭霄人,估计越发睡不着了。

    “不要怕,直接往这山道上空开过去。”艾尔文径直走到空艇中央的舵轮处,浅笑着对正在掌舵的葵倾小姑娘说道。本来小姑娘看到这么多人还真的有些发怵,脸色惨白,看到艾尔文神色自如的笑着,心下稍定,重重点了点头。

    空艇离这些庭霄人越发近了,自然也就被发现了踪影。

    这山道上的不少庭霄佣兵团可是见过这天星佣兵团的空艇的,有些纳闷,心想着这檽枫不是嫌这儿人多,领着人往南边的哈勒底城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仔细一看空艇上那飘摇的旗帜上纹着白金狮头,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檽枫已经在哈勒底输了个底朝天,这空艇都被雅菲人给占了。

    而城头上鏖战一天一夜的缅因守军,看到这白金狮头旗,当即士气大振,斗志高昂起来。对于这些苦守围城的将士们来说,其实不在乎来的援军人数,他们在乎的是自己是否已经被那些高居庙堂的人们给放弃了。

    当然,莱梧和艾尔文的初衷并不是来拯救围城的,他们更加倾向于证明自己。

    -----------------------------------------------------------------------------

    发觉这空艇现下落于雅菲人之手后,山道上这些挤在一块的庭霄佣兵开始戒备起来。不少弓弩手们已经满上弓弦,那箭头似乎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抽身而去了。

    “弓弩准备!”莱梧大声下令道。本来佣兵团里面就二十多名弓弩手,不过上次哈勒底一战后倒是搜刮来不少弓弩,莱梧也不管这些武道平时善不善长弓弩,反正人手配备一把。

    “所有魔法师,站好位置,准备动手!”艾尔文也下令道。

    空艇一进入那些庭霄雇佣兵的射程,底部的装甲上就传来一阵阵叮铛作响声,那是弩箭射到那装甲上的声音。

    “放!”莱梧一声令下,空艇上也是一阵箭雨还了回去。

    “快,魔法往人群里砸!”艾尔文吼道,手中的法杖紫芒大盛,一阵焰雨就朝着那狭细的山道铺了过去。

    这种密集的人群简直是魔法师梦寐以求的输出环境,任何大面积杀伤的魔法都可以伤到足够多的对手,魔力的高低只是决定了这些魔法造成的伤害而已。这一空艇足有一百五十多个魔法师,一齐将魔法打出,瞬间造成了大规模的杀伤。

    一时间这山道上哀鸿遍野,痛呼连天。

    艾尔文仔细看了下,这一轮箭雨和魔法下去,就让三四千庭霄佣兵丧了命,这可比近身搏战效率高太多了。要知道那日在哈勒底三伙佣兵团打来打去那么久,才死多少人。

    一些反应快的庭霄雇佣兵眼见势头不妙,扭身就往山下跑,于是整个山道上,从山腰处开始,队伍已经大乱。从山脚往山上挤的人还不知道前头发生了什么事仍在削尖了脑袋往前挤。前面的人在往回跑,后面的人在往前挤,两股人流撞在一起,又是一起惨烈的事故,无数人被踩在脚底下,还没来得及叫唤,被自己的肋骨戳穿了肺,当即就断了气。

    当然,这些庭霄雇佣兵中也不乏一些高手,当即看出来这空艇乃是造成杀伤的要害法门,直接跃起身来杀至甲板上。能有这样的身形,武道修为绝不一般。要知道现在飞艇离着地可是足有七八丈呢。

    这飞身上来的十来个高手倒是一下打乱了莱梧的计划,他也管不得那么多,提着剑就杀了上去,嘴里还吼着:“夏烨,快,先把飞艇上这几个杂碎宰了。”

    “好嘞。”夏烨反应也是极快,领着佣兵团里那些武道中好手们围了上来。

    宸朱和凯巴因为受伤颇重,伤口都才愈合没多久,只得站在一旁干看着。

    “浪云,手上的魔法不要停,还有,不要再让人跳上来了!”艾尔文对着在指挥众魔法师的浪云喊道,然而第一时间护在了葵倾身侧。

    他清楚得知道,现在这空艇上最为关键的位置就是舵轮这里,一旦这里出了事故,这一空艇的人都得跟着遭殃。

    这十几个庭霄的武道高手修为深厚,虽然比不得忝宇·尘这种怪物,但都有和夏烨一般的实力。莱梧本来身上也受着伤,战力受损,艾尔文还在葵倾这里守着脱不开身,一时间这空艇上对这些庭霄人的围剿就陷入了下风。

    果然不出艾尔文所料,这些庭霄人一破开围攻就直接朝着葵倾这里杀来,艾尔文也不迟疑,手中一通瞬发魔法就招呼了上去。

    他以一敌三,又不敢离得葵倾太远,一交战起来简直是被追着打。一个魔法师去找三个武道贴身肉搏那真是自己找不痛快。即便能用裂空扯开距离,奈何这甲板上的空间也太局促了,人家三两步就追回来了。

    而且这一交手,艾尔文发现这几个实力不错的武道应该不是什么佣兵,怎么想也是某几个佣兵团的首领。再仔细瞧这些人的装备,身上都是价格不菲的上等软甲,手中武器也大多是钻铜矿打磨出来的产物,可都不是什么便宜货。

    这下艾尔文心下叫苦了,其实他自己身上的伤也没完全好,主要是魔力在与忝宇一战中消耗过度,休息了一晚上都还没完全缓过劲来。他还以为可以像枕剑会上那样,睡一觉起来就精神充沛,哪成想生死之间的搏杀比他想象中的耗费体力和魔力。

    正当艾尔文艰难的与身边这三人缠斗的时候,又来杀出来一个身形敏捷的武道,凌空一剑直刺葵倾胸口。这一剑着实把小姑娘吓得不轻,一时间都忘了闪躲,小嘴微张,秀目圆睁,身子就这么怔怔地杵在那儿。

    艾尔文法杖一横,两道回环的紫色闪电在身边环绕起来,这三人一同出招,回环闪电打中了其中两人,闪电里的惊神效果立时就把这二人震得脑中晕眩。

    可艾尔文自己也被第三个人刺着,左臂被直接洞穿了,他闷哼一声,由不得他多想,一个裂空直接闪到葵倾身前。

    “叮”地一声,这凌空一剑刺到了光盾上。艾尔文喘着粗气,心想着总算是救下来了。

    “艾尔文大哥,你。。。没事吧?”葵倾担忧的望着艾尔文左臂上的伤口问道。

    艾尔文现下没功夫答她,他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伤口,整个袖口都在渗血了,心里埋怨道:“这小姑娘是傻了吗?看这样子也是相当的有事啊。”

    方才那三个人也没给他喘息之机,立马围了上来。

    艾尔文望了莱梧那边,自己这里人数虽然多,但都没造成什么伤害,剩下那几个庭霄的武道高手应付起这种围攻来可以说是游刃有余。

    “来点人到我这啊,你们都瞎了吗?”艾尔文撤了光盾,对着莱梧和夏烨那边喊了一声。

    凯巴和宸朱到底还是十几年老兄弟了,看艾尔文被群殴立马过来帮忙,也不管身上的伤了。不过这两个人一阵小跑,脸上的苍白之色就愈加明显。显然这四个庭霄人也看出了端倪,相互间看了一眼就立马朝着艾尔文三人攻过来。

    莱梧一看舵轮那里战况激烈,赶紧给周围几个四方佣兵团的好手递了个眼神,这几人当即会意,脚下趟开步子,几下也跃入了艾尔文这里的混战。

    然而这四个庭霄人也极为狡猾,根本不和凯巴等人纠缠,想法设法地朝着葵倾这里杀来。

    艾尔文不敢怠慢,一直护在葵倾周围。

    “艾尔文大哥,为什么我们不跑?”小姑娘看着他小声问道。

    艾尔文也不回她,用眼神指了指周围的船舵和那一系列的操纵杆。意思很简单,舵手跑了,人家还可把你这驾驶系统给毁了,届时这一空艇的人该怎么办?

    这下葵倾小姑娘才知道这种露天的驾驶舱设计竟有这么大的弊端。

    其实葵倾跑了是真的没事的。因为通过这两天的偷师,艾尔文早就对这空艇的驾驶了然于胸了。只不过现下他腾不出手来护着葵倾跑开。

    果如艾尔文所料,这四个庭霄人一看他护着葵倾,就转念开始破坏这驾驶舱。艾尔文自然不会遂了他们的愿,对着那些伸过来的手就是一阵魔法招呼上去。

    有艾尔文坐镇,舵轮这里的情况算是稳住了。

    然而在甲板各处陷入苦战的时候,山道上的庭霄佣兵们开始想办法顶着那一路的魔法攀上甲板来。这些佣兵先是纵身一跃到空艇底部的装甲上,然后借着甲板之间的一指宽的拼接缝隙,从舰底一路爬上来。浪云对于这些藏在舰船下方死角的庭霄人,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于是乎甲板上的庭霄高手越来越多。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攀上空艇,一些胆肥的庭霄魔法师都开始借着浮空术,飞到和空艇一般高,对着甲板上大肆施放起魔法来。甲板上有些还在对下方施法的魔法师没注意到,直接被轰下了船去。

    “艾尔文大人,拉升,快拉升!”浪云看到自己这边越来越多的魔法师已经陷入了和飞艇外的庭霄魔法师互斗的局面,焦急地朝着艾尔文这里喊了一声。

    艾尔文立马反应了过来,操纵着手边的挡杆开始拉升飞艇的高度。

    这空艇上的魔法轰炸一中断,山道上的庭霄雇佣兵们就开始集结起来。

    本来已经远超限定载重,现如今又加上这些庭霄人的重量,以至于这空艇拉升起来太过艰难,艾尔文甚至感觉不到这拉升的速度。

    把空艇开到几万人的上空,虽然看着是颇具英雄气概,但未免也太不把庭霄人当人看了。艾尔文现在开始有些后悔和莱梧做了这个胆大妄为的决定了。

    就在艾尔文蹙眉望着这空艇上越发不可收拾的局势的时候,更为让他糟心的事发生了。

    “嘣”的一声响,整艘空艇晃了晃,甲板上的人一时间都一个踉跄。

    “这是什么动静?空艇怎么彻底不动了?”艾尔文心下惊疑,一个裂空到围栏边一看,被眼前这些天杀的庭霄人气得不善。

    原来有一些没爬上甲板的庭霄佣兵别有目的,他们把一根根铆钉打进了甲板之间一指粗细的接缝里,再把麻绳的一端缠死在这些铆钉顶部,而山道上的雇佣兵们一齐拉住麻绳另一端,这空挺在被他们活生生得往下拽。

    本来就拉升缓慢,现在还有这么多人往下扯,飞艇气囊下方的鼓风炉已经冒起阵阵黑烟,显然锅炉都快吃不消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了。

    那酸枝木的船身的也被那几十根铆钉牵动的“吱嘎”作响。

    如果换做是以往的艾尔文,早就杀到船身外围把这些花样劲十足的庭霄人一个个扔下去了。奈何他今天总感觉自己一口气提不上来,身体比往常疲倦的多,多用了几次裂空,就上气不接下气的,刚才用了那一记光盾之后,竟然感觉体内的魔力所剩无几了。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飞艇在一颤一颤的往下降,即便手里还死死攥着拉升的挡杆,也是无可奈何。

    这空艇要是被拉到地面上,那山道上的几万人不是瞬间就把自己这几百人吃了?想到这里艾尔文心里一阵恍惚。

    --------------------------------------------------------------------------------------------------

    而就在艾尔文绝望之际,一道精光从他身后的舰长房间窗户里射了出来,再而是金色的光芒大盛。即便是当下的晴空万里,也掩盖不住这房间里穿透出去的辉耀。

    在甲板上混战的众人一时间都眨了眨眼,惊诧地望着船尾,不知那处发生了什么。

    “砰”的一声,窗户的玻璃炸开,窗框也当即脱离船身,没入了锡陀城上空的气流里。

    一时间众人皆忘了手中动作,想看看这舰尾到底是什么状况。

    但见里间走出一位白发金瞳的女子,那飘摇的雪发末梢还有零星的栗色没有褪去,那金瞳里流转着难掩的清冷肃杀。女子妖娆婀娜的身段包裹在一件宽松的法师罩袍里,轻声喘气的她胸口一阵起伏,惹得甲板上的众人心中一阵摇曳。

    艾尔文望着女子手臂上勒红的细痕,心想凯巴那鎏金符文绳应该是没机会再被用来捆姑娘了。

    葵倾小姑娘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个女子,翻越过大山脉的她感叹纵横南北也从没见过这么貌美的女子,这睥睨众生的雍容华贵,这不食烟火的清丽无俦,让她一个小姑娘都心向往之。

    她仔细一想,暗自惊疑,这女子不会就是那个栗发男子吧?

    然后她望了一眼艾尔文,下意识地开始暗自神伤起来。

    如果艾尔文知道小姑娘在这种生死时刻,内心还这么丰富,一定当场发疯了。

    只见白发女子纤足轻点,就落到艾尔文身侧。她仔细瞧着他,调侃的浅笑攀上她的嘴角,“我们的账一会再算?”

    艾尔文看着这金眸间透露出的挑衅,知道她的身体和魔力是彻底恢复了,苦笑着道:“等宰了这几万庭霄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好。”她轻轻应了一声,面露寒色,只身遁入空中。

    才见她手中的银色长杆法杖一展,九天惊雷而下,那些浮在空中的十几个庭霄魔法师还没反应过来,一瞬间就已经被劈成了“焦人”。

    奥妮安信手一指,那些天雷直接奔着甲板上这些庭霄人而来。方才还在耀武扬威的这些庭霄高手,眨眼间就被电得人仰马翻。莱梧和夏烨赶紧领着众人把这些丧失了战斗力的庭霄人“送”下了空艇。

    当然,还有几道惊雷不知怎么的就朝着艾尔文劈来,幸好他还存着些体力,几个翻滚之下好歹躲了过去。

    “这是要报我捆着她的仇呀。。。”他抬头望了眼天空感叹道,“这方才还晴天,立马就见了霹雳了,这些厉害的女人当真招惹不起啊。”

    奈何他也是嘴上说说,身体却不老实的很。

    还在艾尔文感叹之际,遮天蔽日的陨石从天而降。一道道划着流火的光亮破开乌黑的天空,艾尔文望着那铺天盖地而来的陨石阵,宛如是末日来临,心下骇然,“妈呀,这是想吓死人吗?”

    “所有魔法师,魔法盾顶起来!”艾尔文反应还是很快的没,对着甲板上吼了一声。

    这剩下的几十名魔法师一齐发力,在空艇上方构筑起一面球形的魔法盾,才让这飞艇幸免于难。

    而山路上的那些庭霄人可就没这么幸运了,这可不是单指空艇下方这一段山路的庭霄人,而是说整座山上所有这些庭霄人。

    因为这摧枯拉朽般的陨石阵覆盖了整整一座山,甚至蔓延到了山脚下的省道上。那城墙上的缅因守军见这阵势都惊得立起一面面巨盾,生怕那陨石波及到城墙上。

    “轰隆,轰隆。。。”之声不绝于耳,地动山摇,石破天惊,这声势像是要把锡陀城下的这座山给砸碎了。

    他站在飞艇之上,都能感觉到山体在剧烈的震动,在一瞬间这山道就被陨石给毁了,因为已经分不出哪里是山路,那里是山坡了。到处是冒着浓烟的陨石坑,其实连山脊、山谷都已经分不出来了,好多凸起的坡面被整块的削平了。

    整个飞艇上的人都怔怔望着空中那白发飞舞的女子,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原来一个魔法师的能量可以这般的惊天动地。

    这一轮惊骇天地的攻势过后,山道上的庭霄人死伤大半,折损了起码有一万人以上。除开不多的几个幸运儿,躲在了层层叠叠尸体之下的,逃过了这一劫。

    “真是。。。纵千万人吾往已。”艾尔文愣了半响,抬眼望着那白发金瞳的绝色身影,不禁长叹。

    “咦,那是。。。奥妮安公主吗?”这时甲板上有人小声问了一句。

    《完本小说网》网址:www.txt2016.com 书友超喜欢的【全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