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昆仑有仙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山庄变故(一)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ww.wanbentxt.com 免去追书的痛!

    许开阳原本姓徐,与徐婧容同出一族,他们的祖上是北朝赫赫有名的大将。

    不过和白汀瑶与白翳真的关系一样,虽然有些亲戚关系,却并不是很亲近,甚至连徐婧容的面都不曾见过。

    十多年前,南府国入主北朝,徐家作为北朝的大将,拒不受降,徐婧容的叔父在战场上面对重重围困,更是自刎殉国。

    而在这时,白翳真率领天衡道宗和武林中的各大门派,临阵倒戈投靠了南府国。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昔日徐家在北朝高高在上,声名显赫,而白翳真却如过街老鼠,被人肆意嘲讽取笑,那时的白翳真在徐家人面前,估计给他们提鞋都会觉得是侮辱,一朝站错阵营,地位颠倒,乾坤巨变,曾经的三姓家奴翻身做主,而那些徐家人,却因拒不受降变成了阶下囚。

    南府国刚刚吞并北朝时,面对徐家人有些棘手,毕竟在北朝人心里,徐家是忠臣良将,就连南府国的皇帝都佩服他们是铁骨铮铮的正人君子,然而由于徐家人的存在,一些北朝人学着徐家的风骨,宁死不肯受降,还打着徐家的旗号,在外招兵买马,企图复辟北朝,将南府国人从他们的中陆神州驱赶出去。

    这对根基未稳百废待兴的南府国来说,是很不利的局面。

    然而,若说下手杀了那些徐家人,亦有许多不利的因素。

    一来,南府国人并不好战,甚至极其厌恶厮杀,即便入主北朝以后,也采取怀仁的政策,想要感化那些北朝的旧民。

    若在那时杀了徐家人,北朝旧民会生出抵触心理,更加反叛南府国的入侵不说,就连南府国的本国人也会生出诸多怨言。

    为了解决这件事,南府国的皇帝曾派出许多重臣前去劝降,威逼利诱,用尽各种手段,怎奈徐家人就是一块硬骨头,怎么都敲打不动。

    就在这时,白翳真出面了。

    聪明如他,自然一眼就能看出南府国皇帝的纠结所在,因此向皇帝请命,称会帮他解决徐家的难题,而他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带着天衡道宗的人,将徐家灭族。

    一朝惊变,祸及九族,上至连路都走不稳的耄耋老翁,下至尚在襁褓的婴儿,无一幸免。

    就连许开阳这种与徐家沾了点亲戚关系的远亲,都被天衡道宗的人追杀,势要斩草除根。

    徐家全族蒙难,而杀他们的人,却是北朝的旧部天衡道宗,此事即便北朝人再怎么愤慨不满,也不能将过错算在南府国的头上。

    而白翳真,因替南府国的皇帝解决了心腹大患,又替朝廷背负了诸多骂名,皇帝愧疚在心,从此以后平步青云,对他更加器重。

    听到这里,我忽然明白当年的徐婧容,为何会在昆仑山巅上剑斩天门,宁可死无全尸,也要阻止白翳真飞升成仙了。

    旧朝覆灭,仍是拒不受降,徐家人的做法或许是有些固执迂腐,但也算忠贞报国,无论怎么样,将人灭族此等惩罚,未免太重了一些,而且,修道成仙者,内心慈悲,连过路的一只蚂蚁的性命都要爱护,像白翳真这样双手沾满鲜血,身上背负无数条人命的人,何德何能能够开启天门飞升?

    我觉得,我对白翳真委实看走了眼,先前看他命厨子给我做饭,对我各种维护体贴,还以为他是个正人君子,却没想到竟是如此恶毒。

    面对许开阳的指控,白翳真沉默片刻,开口道:“徐家逆贼,妖言惑众,企图扰乱我南府国民心,理当诛之。”

    许开阳悲凉地呵了一声,反击道:“那时的徐家人,均被囚禁在天牢中不见天日,哪里来的本事去妖言惑众,扰乱民心?再者说,我父亲母亲只是一介草民,常年隐于山中耕种,连王朝更迭都不知道,你们为何连他们也杀?”

    “依我看……”

    宝剑指着白翳真,由于激动和愤怒,手指都是抖的:“分明是你投靠南府国后,生怕南府国的狗皇帝怀疑你有异心,急着向新朝献媚,才牺牲我们徐家人吧?”

    “住口……”

    面对指责,白翳真面子上挂不住,暴怒起来:“徐家逆贼,现在还敢猖狂,你想反么?”

    周围前来赴宴的客人鸦雀无声,平时对白翳真和天衡道宗谗言献媚的人,居然也不约而同地保持了沉默,我觉着奇怪,毕竟这可是他们讨好白翳真表忠心的大好时机。

    可注意到他们脸上的神情,肃穆之中流露着悲切之色,才恍然大悟,所谓谗言献媚,仅是为了生存,然而人生在这个世上,但凡还有一点良知,就不仅仅是为了生存。

    在南府国和北朝的战争中,他们选择背叛故国,帮助南府国,是因为北朝的皇帝昏庸无道,致使百姓民不聊生,而在白翳真和徐家人中间,他们又明显是倾向后者的。

    若非万不得已,没有人会轻易背叛故国,去拥立外敌为主,可他们做不到的事,却有人做到了。

    用自己全族的性命,守护中陆神州,北朝上国最后的尊严,也让他们即便是输,也不至于输得太过难看。

    此为大义,别说这些北朝旧人,即便是南府国的人,提及此事也不免动容钦佩。

    徐家的事,白翳真的所为确实有失道义,若不提及,大家平时碍于天衡道宗的权势,即便有所怨言,也不会表露出来。

    但如今被徐家的后人拎出来,就像在天衡道宗和各派之间割下一刀,让原本仅靠利益维持的盟友关系,更加离心脆弱。

    白翳真也是明白这点的。

    所以他急着稳定人心,让自己看起来理直气壮:“本宗如此做,都是为了百姓,为了朝廷,是你们徐家不识抬举,咎由自取。”

    “好一个为了百姓,为了朝廷……”

    许开阳嘲讽一声:“我有证据,当年康定王爷得知徐家的事,本意劝说皇帝将徐家人流放出去,皇帝的旨意还没下出,你们天衡道宗就对我们徐家下了杀手,因天衡道宗草率行事,诛杀徐家之事,南府国的皇帝和朝廷这些年来饱受诟病,百姓们虽知道是天衡道宗下得杀手,却也知道天衡道宗听从皇帝的命令行事,白宗主如此聪明,这种事情不会不知道吧?既知如此,仍一意孤行诛杀徐家人,为自己的前程铺路,白宗主敢说对南府国忠心耿耿,在你心里,臣民百姓,优于你自己的锦绣前程?”

    我觉得,这个许开阳真是聪明,在如此混乱愤怒的情景下,还能保持如此冷静的头脑,反击白翳真的话,堪称刀刀致命。

    同时,心里又有点疑惑,南府国的康定王爷,那位小侯爷李东阳的父亲,为何在那样紧张的时局中,选择力保维护徐家人?

    从进入洛河城开始,李东阳这个名字,就不断地出现在我的耳边,从不同的人那里听说他的事迹,却不知道他究竟是怎样的人。

    白翳真良久说不出话来,脸色青黑,见周围的客人均窃窃私语,对他微词议论,只能断喝一声,抽出剑来,指着许开阳道:“今日舍妹夫家喜宴,本宗不想多生事端,坏了舍妹和诸位的兴致,但这徐家逆贼妖言惑众,欺人太甚,若不铲除,恐留祸根,今日赴宴者,有任何不快者,本宗改日定登门致歉。”

    他想杀许开阳,剑招之中,每一招都是冲着许开阳的命脉,许开阳拜入昆仑没多少年,修行的底子尚浅,之前又被天殊剑伤过,渐渐不是对手,被白翳真伤了一剑,倒飞出去,摔在地上吐了一口鲜血,眼见着白翳真的长剑落在自己身上,许开阳却露出得逞的笑容。

    我知道他在得意什么,因此心中有些愧疚。

    果不其然,许开阳捂着心口道:“白翳真,你向来诡计多端,居然想不到我还有后手,不然以我的修行,明知道不是你的对手,岂会来折剑山庄自投罗网?”

    白翳真将要刺向许开阳的剑势猛然收回,落在地上脸色微变问:“你做了什么?”

    许开阳又哼了一声,道:“从我手上有柳师叔的那些随身之物,你就该知道,我并非一人,不出片刻时间,这里,折剑山庄,还有你们天衡道宗都将灰飞烟灭。”

    我觉得,许开阳有点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白翳真于他有灭族之仇,他想找白翳真报仇这没什么,关键是折剑山庄里还有那么多无辜的人,这些前来道贺的宾客,还有折剑山庄里的人毕竟都是无辜的,为了杀白翳真一个人,就连累他们一起丧命,如此心狠手辣,与当年白翳真下手杀徐家满门有何区别?

    幸好大黄将许开阳的布置全都毁了,不然折剑山庄这场酒宴,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意识到许开阳做了什么,周围的人顿时乱成一团,想要收拾东西,在爆炸发生之前撤离。

    许开阳挣扎站起身,摆出一副凛然就义的样子,可时间过去了很久,预想中的爆炸并没有发生,许开阳的脸色开始慌了,而周围急着跑路的客人,也停了下来。

    “不可能,我明明……”

    许开阳敛住神色,依旧坚信道:“那些人可能被事情耽搁了,你等着,马上这里就会发生爆炸,整个折剑山庄都会被夷为平地。”

    白翳真拿着剑,静静地站在原处,可又等了许久,依然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

    “不可能,不可能的……”

    许开阳终于慌了,开始为自己辩解:“岐阳多雨,炸药在运往折剑山庄的时候有点受潮,马上……我数到三,肯定就要爆炸了!”

    一阵凉风拂过,两片叶子掠过空中,折剑山庄内人声寂静,仍是没有什么声音。

    我看了看大黄,大黄一脸漠然,魂飞天外,仿佛眼前的事情,全都跟自己无关。

    见爆炸并没有发生,白翳真才终于找回之前的暴怒:“徐家逆贼,还敢妖言惑众,扰乱人心,本宗立刻就杀了你!”

    《完本小说网》网址:www.txt2016.com 书友超喜欢的【全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