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多事之秋(七)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ww.wanbentxt.com 免去追书的痛!

    “陛下,您不能那么自私,容华也是您的女儿,她自小跟子宁一起长大,这婚事不都是您默许的吗?”

    听了这话,文德帝一时间真的左右为难了。

    帘幕后的容华公主听到这里,彻底的心如死灰了。她爱的人不能嫁,爱他的人是仇人,一母同胞的亲哥哥什么事都瞒着她,帮着那个可恨的姨母一起算计她,如今就连疼她的父皇都为了另一个女儿要牺牲她的终身幸福了。凭什么?凭什么她是那个被他们任意摆布的人?她不服气,她不甘心!她要报复,既然她过得生不如死,那么那些伤了她的人一个也别想好受!

    “朕……”皇帝说不下去了,无奈的闭了闭眼睛,拂袖而去。

    目送着皇帝离开,钱贵妃满脸的狰狞,姬容华从帘幕后出来,看到了这样扭曲的一张脸,不禁吓住了,可很快又恢复了常态,是了,这样的母妃才是最真实的母妃。

    她温温柔柔的唤了一声,“母妃!”

    “容华!”钱贵妃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调整了一番自己的仪态,将女儿拥进了怀里,“不用怕,母妃不会让你父皇如愿的!”

    姬令华心中一阵冷笑,“不会让父皇如愿?你到底是为了不让父皇如愿,还是为了爱我,才阻止的这段婚事?”她突然很想开口问上一问,她是什么?她在他们心里到底是什么?可她终究没有问出口来。

    大皇子府,姬如圭听他们说起金殿上的事情后同样的吃惊不已。“楚云端看上了令华?”

    “嗯!”姬如璋满脸的愁容,端起茶来抿了一口。“父皇面上说是过段时间再议,可修远出来时都是被秋南山架出来的!”

    听了这话,姬如圭的双手紧紧的握住了袍袖,他自小就知道生在帝王家,自己的婚事做不得主。可若连最小的妹妹都不得不嫁给一个不爱的人,来保全他们的江山。他做这天潢贵胄还有何意思?

    “看好修远!”姬如圭吩咐。

    姬如璋点头,“下朝时看到修远的马车没动,秋家的马车却向城北驶去了,他应该是被秋南山带到了风华楼。”

    不出姬如璋所料,那两人还真就到了风华楼。而且,杜修远依旧是被秋南山架着上的四楼。同时,一前一后到来的苏静安和萧允怀,谁也没有搭理谁,直接朝着四楼爬了上去。

    “南山,我和令华是不是没有希望了?啊?”杜修远揪着秋南山的衣服,满脸惊慌失措的望着秋南山,眼中的不舍和受伤看的秋南山心里一阵发堵。

    “你别胡思乱想?公主对你情深一片……”秋南山话未说完,杜修远已经狂笑着打断了他,那笑声满是凄凉,“若是旁人,陛下定会不允,可那是楚云端,他身后是楚家,是十五万铁骑,是大魏的南大门。”

    萧允怀和苏静安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画面。眼前那个曾经温润如玉的大逗比,如今脆弱的像个孩子似的。他双目血红的瞪着他们,身子微微发颤,有些神经质的笑着,笑着笑着笑出了眼泪。

    苏静安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他比谁都清楚他们的结局,他不要那样的结局。可他努力过了,却还是没能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他突然发觉自己真的好没用,什么都改变不了,转身落荒而逃。

    “公子……”沧海和流云都看到了他脸上滂沱而下的泪水,都吓住了。看着沧海追着苏静安走远,流云重重的叹了口气,继续在门外杵着。

    “杜修远!”萧允怀走过去,一把提起杜修远,将他推到了门上,门被重重的一撞,发出了“咣当”一声巨响。

    萧允怀恨其不争的吼了他一嗓子,“事情没到最后,你给我冷静冷静!”

    杜修远被这一吼,果然清醒了不少,整个人顺着门板坐到了地上,却仍旧一脸的茫然。

    “我们都会帮你的!”萧允怀扔下一句话下了四楼,流云立即狗腿的跟上。

    苏静安一路跌跌撞撞的下了四楼,因为激动额上的青筋突突直跳。

    不少人都看到了他这幅模样,指指点点却不敢上前问个究竟。

    “少爷!”沧海一直握着他的手,感觉的到他全身的颤抖,担忧不已的唤了他一声,可苏静安没有发觉继续踉踉跄跄的向前走着,如同一具牵线木偶一般。

    这才只是开始,他就受不了了。

    他以为他受得了了的!

    萧允怀远远看见苏静安主仆,还是追了上去。

    “相爷!”沧海朝萧允怀行了一礼。

    苏静安依旧无知无觉,脸上一片冰凉,整个人仿佛没有了灵魂的壳子。

    看到这样的苏静安,萧允怀纵然有再大的脾气也发不出来了,剩下的只有心疼,对,就是心疼!

    “里面那个发疯是因为心上人有可能被指给别人,你发疯又是因为什么?”萧允怀气的直磨牙,这苏静安他一直看不透,太过神秘,可每每他看到苏静安受了委屈,他又控制不住的想去帮人家一把。哪怕这个混蛋昨天还诬蔑他的师弟杀了他的师傅,他却依旧做不到狠心看着他如此模样不过问。

    他真是脑子被驴踢了!

    苏静安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凄凉无比的笑容来,可说出的话,却让萧允怀不禁打了个激灵灵的冷颤,“静安不是石头,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的死去,静安这里也会痛!”

    苏静安机械的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他曾经以为他没心了,可当他看到杜修远如此难过,他知道杜修远不久于人世时,他的心居然痛了。

    难道老天让他逆天改命,重活一世,就是要折磨他的吗?

    “你……”萧允怀被吓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当然还有沧海和流云。

    什么叫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死去?

    难道杜修远或者他们都会一个个死去?

    萧允怀突然感觉脑子打结了……

    “啊哈哈哈!”苏静安大笑着踉跄而去,愣怔了半晌的沧海立即跟上。

    萧允怀望着那抹远去的既孤独又瘦弱的背影,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这边,姬承宇搜罗了无数的奇珍,打着送节礼的旗号,送了一堆给王诗文。目的很简单,借着王诗文的手,拉进他与朱逸清之间的关系。可他千算万算,都算不到那朱逸清早和楚云端达成了分食大魏的约定。

    王诗文自小苦惯了,乍然见到如此多的宝贝他两眼冒光,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金一看他那贪婪的神色,心中就嗤之以鼻,“此等货色,也配与萧允怀互称师兄弟,真不知道是鬼圣人当初瞎了眼,还是脑袋被门夹了?”面上却恭谨有礼的道:“我家三皇子说了,七日后请您和太子殿下去京郊猎场狩猎。还请您在太子面前多给三殿下美言几句。”

    “好说……”王诗文答应的痛快,眼睛一刻未离那些宝贝,看看这个,摸摸那个,只觉得有了它们这一生足矣。

    金唇角露出一抹讽笑,刚要转身离去,又被王诗文叫了回来。“就三殿下和我家太子殿下吗?”

    “是!”金回身,恭谨有礼的回答。

    王诗文唇角微微上扬,他已经猜出这三殿下给他送礼的目的了,“你走吧!我明日赴完大皇子的宴会,回来定会禀明太子殿下的。” 他此刻不拿乔,过期可就作废了。

    金听了这话敢怒不敢言,“是!”随即大步出了这王诗文的院子。

    禀明了姬承宇,姬承宇不但不恼,反而大笑不已,弄的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用跟他一般见识,这种人对咱们而言才是最有利的!不就是些个身外之物吗?你明日去库房挑上一箱,再送去就是!”

    姬承宇心情颇佳,躺在美人榻上,由吴采薇亲手用小银叉叉起一块西瓜,送入了他的口中。

    美人巧笑倩兮,美目流盼,“殿下英明!”

    金恍然,“是,属下懂了!”

    姬承宇挥了挥手,打发他离开。金亦是有眼色的,行了一礼,退出了内室。

    “采薇几日后可有兴趣陪本殿下去跟那楚云端打马球?”姬承宇挑逗似得捏着美人的下巴,抬头在美人唇上灼了一口,“真香!”

    吴采薇举起粉拳,似嗔似恼的横了姬承宇一眼,这一眼勾的姬承宇一阵心痒难耐,却依旧等着她的答案。

    “那臣妾去了,若是遇到苏小姐,她可又要给臣妾脸色看了。所以,臣妾还是待在府中的好!”吴采薇娇嗲的跟姬承宇撒着娇,小手再次叉起一块西瓜,送入了姬承宇嘴里。

    姬承宇唇角微微上扬,将西瓜嚼了咽下肚,搂着美人亲吻了一下她白皙的手背,“我们采薇是大人了,何必跟个小姑娘一般见识!”

    “臣妾才没有!”吴采薇眼波柔柔的剜了他一眼。可心里却有了计较,“看来,三殿下心中还是有苏悠然这个人的。嗯,只要我还活一天,苏悠然,你就永远只能哭着仰望我!”

    姬承宇憋不住笑出了声,笑的越来越大声,“采薇是吃醋喽!”

    “殿下坏死了,就会笑话采薇!”吴采薇嗔怒的背过了身去,随即一阵天旋地转,她整个人被姬承宇压在了美人榻上……

    《完本小说网》网址:www.txt2016.com 书友超喜欢的【全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