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九章 眼界

    魏伟松笑着摆手“进屋来坐,二叔和你算算细账。”

    魏楚欣听这话便笑着走了进来,坐在小榻旁的杌子上,和魏伟松说话。

    “这五百两不算你的,就当是你在闵州投下两千两的利润了。”

    魏楚欣笑着说“这可是好,闵州的铺子还没开张我便赚了五百利息了。”

    “你这丫头啊!”魏伟松笑得慈爱,才欲说后话,但听门口的谈话声。

    “二爷在屋里呢,姨娘怎么这就折身回去了。”

    魏伟松的小妾芳姨娘便拿帕子掩着嘴,笑说道“三姑娘难得和二爷聊天,我便不进去打扰了,等晚一些我再来。”

    屋里魏楚欣一听这话,又眼见着外头已经是黑透了,便站起身来道“天不早了,楚儿就不打扰二叔和姨娘休息了。”

    没有魏伟松发话,外头芳姨娘站在门口,一步不敢往进迈,连探个头都不敢。

    临要走时,魏楚欣回身还不忘提醒道“那小麦种子二叔捡最好的买便是,楚儿不怕花钱。还有就是雇稳妥的镖师将东西送到顺来县程家村来。”

    走出屋来,眼见着芳姨娘刻意讨好般的朝她一笑。

    魏楚欣微微回了个礼,抬眼间便见芳姨娘穿的是掐腰显示曼妙身形的月裙,外面披着个透薄衫子,脸上虽涂了脂粉,但看着也算相宜。

    这大冬日里头的穿成这样倒是不怕冷。当真是为了涉猎住男人的心,无所不用其极。想着,魏楚欣便带着石榴回了魏四的屋子。

    -

    魏楚欣一走,魏伟松招呼外面的人道“你进来吧。”

    芳姨娘闻声才敢进屋。一进来,门口侍立着的丫鬟懂规矩的便将房门给掩了上。

    芳姨娘迈着风韵袅娜的步子,凑到魏伟松的身边,直往魏伟松怀里一坐,一点一点挪过手来往魏伟松细长的脸上摸来。

    魏伟松面上一直没有表情,看着芳姨娘身上穿的是夏日里的衣服,不禁说道“这上了年岁的,还以为是年轻人不成,倒是扛栋的很。”

    “老爷。”芳姨娘低头腼腆的笑着。

    一时屋里就静了。魏伟松反手抱住芳姨娘,当即就进了里屋。

    ……

    事后芳姨娘凑到魏伟松身边,又是撒娇,又是商量“老爷,今晚上便是别打发芳儿走了,让芳儿留下来陪老爷吧。”

    魏伟松不为所动,侧过身子,背对着她道“回去休息去吧,明日到金行里,看上什么打我的欠条买回来也就是了。”

    芳姨娘听说,不免乖乖听话,起身来捡地上的衣服,就穿了起来。临要出门,还在道谢。

    这里一走到无人出,芳姨娘笑靥如花的脸就变了。此时接过贴身丫鬟递过来的棉斗篷,披在身上系好带子,跟着前头打灯笼的丫鬟回了自己的院子。

    -

    第二日一大早,魏孜津假托去上学。等出了宅子,便径直往昨日和魏楚欣约定好的地方走。

    魏楚欣也带石榴出了府来,直奔西大街卖胚料的一条街上走去。

    这里魏孜津等在街头,眼见着魏楚欣过了来,招手道“三妹妹,在这里!”

    两人依次逛了数十家铺子,最后在魏孜津的认可下买下了枣木,梨木的胚料各二百块,雇了脚力车子,直运到了秋风港的一间房子里。

    三人归置好东西,魏楚欣又留给魏孜津二十两银子。

    “这二十两银子十两用作花销,十两用来买雕刻用的器具,妹妹这才回去,少说三个月不能再到靖州来,三哥哥自来也是善于绘画的,这里妹妹和三哥哥便两处设计图样,等图样设计好了,三哥哥再开工不迟。”

    魏孜津点头“那咱们保持书信往来。”

    一上午就忙过了。三人找了家小馆子吃饭,等吃完饭,魏孜津到学里上学,魏楚欣和石榴转道去了芮府。

    一到这里,不免就想起年前的事情。在大厅里,芮敏假托请了个什么算命的女仙,谁曾想那女仙是个稳婆。在帘子后面,两个婆子死死的按着她手脚,脱了她衣服,看她适不适合生养。

    想着,魏楚欣还觉得余悸。

    到了芮家正厅,和林氏与芮雨晴闲聊了几句,带到魏伟彬问候芮彪的好话。

    林氏怕魏楚欣多说什么话说露了嘴,直岔开这个话题,笑问魏楚欣道“你家老太太好,你母亲好?”

    “烦劳姨母挂念,祖母和母亲都好。”

    这里芮雨晴笑问魏楚欣道“这回回来你在你二叔家宅子住的吧?”

    魏楚欣点头,心知芮雨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果然就听她说“你四妹妹整日闷在家里也不出来,你二哥哥最近做什么行当呢,怎在月华书坊里碰不见他了?”

    “他在学里读书,可能这段时日先生看的紧,他也没有时间去书坊里逛了。”

    林氏听这话茬,眼看了看芮雨晴,想说什么,但最后又欲言又止了。

    临要出府时,才听说芮禹岑去了闵州跟着林将军修治闵河去了。

    魏楚欣心说难怪,上辈子是芮禹岑弱冠之年才夺得了个殿试第一。许是芮禹岑今年错过了会试,三年一科举,直等了三年之后才考中了会员,成就了连中三元的佳话。

    林氏忍不住要叹气道“这孩子也太过任性了些。年前看了你大哥哥做的画,便像中了什么邪般的,非说他涉世浅,书本上得来的孔孟之道,君子之言太过单薄,非是要出去历练云游去,连春天的会试都不考了,三姑娘你给说说,这不是本末倒置,没有正事了么。”

    一旁芮雨晴接道“母亲,要不父亲说你是妇道人家,那正所谓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二哥出去历练父亲也是同意的。要知道凡是做大官大相者,哪个不是从百姓中来,深悟民间疾苦的。二哥的志向远大,读书做学问也绝不是单为了只当个官的!”

    林氏拍着芮雨晴的肩膀,挑理的道“让三姑娘瞧瞧你,这没大没小的,虽说是读了些书,有眼界了,就连自己的娘都说落上了。是,我们比不得你们现在这一辈人,无论男女都能读个书识个字的,想当初你外祖母教我做女红绣艺的,怎比得上你们,在家里被宠上了天,这个也不愿玩那个也不愿意看,倒和你哥哥们一样养着,读书练字做文章的了。”

    “母亲思想守旧,现在可不是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候了。男子们读书识字有眼界,咱们女子就不比他们强也要和他们相当,这样才不至于被他们瞧不起,平日里多看几本书,何苦让他们讽刺头发长见识短呢!”

    “你这孩子,谁教你这些混账话的,这要被你父亲听到,当心不说落你!”

    “没有人教我,我自己心思出来的不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