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生活系神豪

章节目录 第230章 赔多少钱?【基更球票】

    发现陈宇航一行人,吕亦晨简直羞愤欲死。

    丢人!

    太尼玛丢人了!

    缩得越发厉害,身体瑟瑟发抖,用力弓着腰。

    其实是因为羞臊而导致的应激反应,但是看在陈宇航等人眼里,只会觉得那是被汪言吓的。

    少年安静端正的坐在椅子上,腰杆没有刻意绷着,肩背却很显挺拔。

    陈宇航和方佟脑子里闪过四个字——仪态非凡。

    骄矜贵气,却没有多强的侵略性。

    然而,并不锋芒毕露的姿态,却让吕亦晨缩得像只大虾米,反而愈发显得可怕而难测。

    真尼玛的是个狠茬子!

    陈宇航心里浮现出一股感慨,有些忐忑的驻足,留在众人最后。

    ……

    就在吕亦晨羞愤得大脑一片空白时,汪言突然抬起头,看过来。

    “刚才的冲突,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像你这种low货,我每年都要处理掉不知道多少,懒得想、懒得记。”

    “重点是娜吾被毁容的事儿。”

    “我没有任何硬性要求,你自己看着办。”

    “你觉得多少责任在你,就掏多少精神损失费,送上去,赔个罪,咱们就两清。”

    “行了,别在这儿杵着了,不好看。”

    汪言的声音舒缓平静,吕亦晨甚至从中听到了一丝温暖,感动得直想哭。

    大佬,谢谢您给我留脸!

    “好的好的!汪爷,我马上去办,您放心!我一定……呜……谢谢汪爷!”

    吕亦晨语无伦次,中间甚至一度有点抽噎。

    林柏舟等人斜眼瞥过来,既觉得无语,又感到震撼。

    心理学上,有一种叫做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玩意。

    人质的生死操控在杀手手里,杀手让其活下来,人质便会不胜感激,甚至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

    要满足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产生条件,需要四个因素。

    1.必须真正感受到生命威胁。

    汪言哢嚓“掰断”黑子脖颈,然后指着吕亦晨说“you next”的时候,吕亦晨是真的以为自己会死。

    2.与杀手之外的人隔离,接触不到其余观点。

    整个过程中,基本上没有别人开口,黑子那种骂娘不算,完全满足。

    3.人质必须相信,不可能逃离。

    往哪逃?

    有家有业有住址有店铺。

    除非去外地躲着,但是,被汪言那种人惦记上,心理的压力是躲不掉的。

    4.受到略施小惠。

    汪大少多体贴?!

    陈宇航那群沙雕一来,汪爷就放我走,怕我丢脸“不好看”,呜呜呜,好感动!

    ……

    汪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机缘巧合之下,“熬”吕亦晨一阵儿的举动,居然熬出来一个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

    现在的吕亦晨,心理上甚至在感激汪言手下留情。

    畏惧的情绪更不用提,简直深入骨髓。

    讲道理,任何一个23岁的小年轻,亲眼看到朋友被一个冷酷的杀手用最乾脆的方式断颈,心理防线都会崩。

    而且,汪言前前后后的铺垫,都是影帝级别的,那可是真正的即兴表演。

    不,不对,不是表演。

    确切的说,只是有表演的成分而已,大部分都是汪言真正的性格。

    系统带给富贵哥的不止是钞能力,更有真正的超能力。

    如果仅仅只是钱,汪言不会拥有那么强大的底气。

    最厉害的是那些固化下来的能力和习惯,身姿之美、慎言、格雷西柔术等等,对于提升自信、塑造心态,有着无法言喻的巨大作用。

    以及读书、观察、思考,所得到的智慧。

    今天,在外部压力和内部愤怒的催化下,汪言终于凝炼出属于自己的行事风格。

    杀手?!

    教父?!

    影帝?!

    都不对。

    肆意挥洒,收放自如,因人而异,因地制宜。

    易曰:大易不辟,唯变永恒。

    孙子曰: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

    汪言的这种风格,或许可以形容为……

    正奇百变、浪无止境。

    ……

    吕亦晨掩面而逃,汪言起身迎向林柏舟。

    大舅哥嘛……

    啊呸呸!

    好朋友嘛,不能再端着架子,得换一种方式对待。

    “舟哥,你没事吧?”

    拥抱一下,汪小弟关心的问。

    林柏舟自然笑着:“没事,其实我就是冲上去拉架来着,打架这事儿,我不太擅长。”

    “那就好。”

    汪言点头,心里有数。

    林柏舟确实不是那种好勇斗狠的人,脾气甚至比林薇薇都温和,今天这事儿,纯属是倒霉催的正好赶上,不帮忙拉架都说不过去。

    回头瞄一眼,吴凡麟跟在后面,方佟离得稍远两步,陈宇航落在最后。

    表情上,吴凡麟很坦然,方佟隐隐有些畏惧、又很好奇,陈宇航最彆扭,是那种混合着不安和期待的忧心忡忡。

    林柏舟默默歎口气,拍拍汪言肩膀。

    “走吧,大少,咱们上楼去看看娜吾她们?”

    “舟哥你别闹,爱叫小弟叫小弟,爱叫狗子叫狗子,别跟我见外。”

    汪言笑得很羞涩很纯洁很无害,像极了一个大男孩。

    如果不是仍旧萦绕在鼻端的尿骚味儿,大家真就信了。

    麻个吉尔的,今儿一晚上,您到底吓尿几个?!

    ……

    汪·膀胱杀手·尿道·言,笑着瞟一眼陈宇航,没再说什么,转身上楼。

    之前对吕亦晨说的那番话,是对小吕同学说的,更是说给陈宇航一行人的。

    能理解多少,看个人。

    林柏舟无疑是听懂了的,所以直接提议,上去看娜吾,其实是给陈宇航最后一个台阶。

    一行人鱼贯上楼,方佟落在后面,悄声劝陈宇航。

    “航爷,真的,今儿别再顶了。”

    陈宇航板着脸,不吭声。

    “您听我一句劝,您是比吕亦晨那鳖孙强得多,但是没强到能按着对方脑袋吃屎的程度吧?”

    言外之意,你跟汪言不是一个量级的。

    陈宇航闷闷的“嗯”一声。

    终于得到反馈,方佟松下一口大气。

    “打架摇人、飙车斗富,咱都不怂,赢不了还输不起么?对不对?”

    “嗯。”

    “但是前面那位主儿跟咱们玩得不一样,土鳖圈子里出来的,日子过得生性,一言不合就搏命。咱们是瓷器,犯不上跟丫碰,是不?”

    方佟说的,都是陈宇航原本就懂的道理。

    只是嚣张的日子过得太久,已经忘了圈子外面有多少危险。

    此刻被方佟一提醒——不,其实不用方佟提醒,陈宇航心里就跟明镜似的。

    方佟生怕陈宇航想不开,仍旧在喋喋不休。

    “您想想,咱家老爷子至少趁个三五八亿,够咱花天酒地一辈子的,不好好玩,扯什么哩哏楞儿啊?”

    “丫可能没您钱多,但是您花1000万只能动公器,丫掏100万就有亡命徒给卖命,咱担心出事儿影响家里,丫是野惯的什么都不怕……”

    “您瞧瞧,有意思么?”

    陈宇航被絮叨得心烦,用力挥手:“你别说了。”

    喘两口粗气,又补一句:“我懂,谢谢!”

    谢什么?

    谢您给我递梯子,让我能下得去台。

    现在,矛盾没有激化,服个软道个歉就能过去。

    非得杠一波,被抽软脊樑骨再去爬着赔不是,那叫有病。

    陈宇航是挺暴躁的,可是没傻到那份儿上。

    但是,心里终究是不甘心的。

    抬眼瞅一眼汪言的背影,感觉离得挺远,陈宇航咬牙发狠。

    “今天的事儿我记住了,千万别特么给我找到机会,不然我肯定踩丫一脚狠的,让丫尝尝我今天的憋屈!”

    刚发完狠,走在最前头的汪言莫名其妙的顿住脚步,微微侧头。

    嘶……

    陈宇航后背一凉,心脏漏跳两拍。

    砰、砰………………………………砰砰、砰砰!

    中间那几秒停拍,陈宇航紧张得呼吸都困难。

    汪言真的没有对他做过什么,没来得及。

    但是,仅仅是根据结果脑补出来的那些内容,就足以令陈宇航畏威畏德了。

    嗯,我们汪同学,是一个有德之人。

    ……

    dave开的病房是最大的那种双人间,甚至有独立卫生间,跟香记套房当然没法比,但是在医院里算是蛮可以了。

    之前就一个男人在,dave忙东忙西,直到现在才歇口气儿,在门口看到汪言,马上又来问候。

    “先生,病情和医嘱我都记下来了,现在您是否要听取彙报?”

    在外人面前,dave省略掉一个姓,直呼先生,而不是“汪先生”。

    灵性之处,汪言都没体会到。

    汪先生的心思都放在担忧娜吾上,对别的都有点迟钝。

    傻姑娘脑袋上缠着纱布,面容苍白,此刻已然醒来,大眼睛里满含着泪水。

    看上去惨极了。

    不过……意外的可怜又可爱。

    隔着窗户瞄一眼,汪言没急着进去,停住脚步,示意dave:“你说。”

    dave掏出小本本,照着念。

    “娜吾小姐现在有轻度脑震荡,未来一段时间可能会出现头晕、噁心、呕吐、短期记忆模糊等症状,需要静养至少2到6周时间。”

    “具体恢复情况需要持续观察,但可以基本确定,痊癒问题不大。”

    “头部的缝针,使用的是0号可吸收聚羟基乙酸包膜缝线,即所谓的高端美容线,陈主任使用的是单纯间断缝合技术皮下缝合,缝线张力半衰期……伤口皮下胶原沉积、交联张力恢复期……创面强度……”

    叭叭叭的一通专业术语,把汪言以及小跟班们唬得一愣一愣的,满脸不明觉厉。

    “技术方面陈主任已经做到最好,剩下的是体质问题。”

    “预计创面会是三条宽度不超过1毫米的细纹,颜色未知。”

    “结痂脱落后,可使用生姜片擦拭阻止肉芽组织继续膨胀,并适当使用维生素e涂抹,提高肌肤弹性。”

    “以上,我个人总结的结论是——伤疤必不可免,但是我们可以人为的将损失降到最低。”

    “如果一切顺利,三条和肤色相近的白色细纹,就是最好的结果。”

    汪言点点头,心中大定。

    如果能够恢复到那种程度,那么剩下的事,我应该能搞定吧?

    虽然目前并没有任何分类跟美容有关係……

    但是,总觉得有希望呢……

    安下心,汪言转头四顾,没找到吕亦晨。

    “dave,那个一身骚味的家伙没上来么?”

    “来打过招呼,说是去筹钱。”

    “没进去道歉?”

    “好像不太方便的样子。”

    呵呵,确实不太方便……

    那一身味儿,得多大脸才敢往女生身前凑?

    撇下吕亦晨不再理会,汪言推门进屋。

    娜吾一抬头看到狗子,长睫毛呼扇一下,大眼睛里马上又蓄满泪水。

    “汪汪,我毁容了四不四?”

    熊大的嗓子有点哑,软得不行,可怜到家了。

    “不四啊!医生说,能完全恢复。”汪言张嘴就开始扯淡。

    “你骗人!薇薇、诗诗不四那么说的!”

    熊大瘪着嘴,下巴上的肉肉都挤出来了,巨丑,但是特别招人心疼。

    “她俩怎么说的?”

    汪言走过去,站到床头,嘎嘣嘎嘣的开始捏拳头。

    “她俩要是扯淡吓唬你,我替你锤她们!今天谁都不好使,娜吾小仙女最大!”

    林薇薇、傅雨诗一左一右的坐在娜吾床头,把手伸到被子里抓东西。

    “学会告歪状了四不?”

    “我俩不四一直在说可以恢复的嘛?”

    “别以为你四病号我们就不敢收拾你!”

    “给姐道歉!”

    娜吾被气得直扑腾脚:“哎呀你们真烦人!汪汪你不是说要锤她们吗?锤!”

    汪言笑着看她们闹。

    缓解心理压力,还是得靠姐妹。

    眼见气氛不错,方佟马上捅咕一下陈宇航。

    陈宇航深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给娜吾鞠躬。

    “热依娜吾,今天这破事都是哥惹的,对不住您,给您鞠躬陪个不是!”

    娜吾、林薇薇、傅雨诗,惊愕抬头,愣住了。

    陈宇航的脾气,基本上接触过一次就会印象深刻,谁能想到他会有服软认错的一天?

    而且还是这种程度的鞠躬?!

    道歉还没完。

    “陈哥我是真的惭愧,没脸跟您几位说什么,劳驾给我个卡号,让我提供一点小补偿……”

    “别,不用……真不用!”

    娜吾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一来觉得不好,二来觉得这钱拿着烫手。

    汪言却没理会她的反对,直接抄起娜吾的包,随手从钱包里面抽出一张卡,递回给林柏舟。

    “娜吾,人家的心意,别推辞。你就好好养你的伤,别的事儿有我。”

    眨眨眼。

    娜吾明显有点懵。

    林薇薇和傅雨诗反应过来了,大概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在被子下握住娜吾的手。

    一左一右,正好全抓住。

    林柏舟接过银行卡,上前一步,递给陈宇航。

    其实汪言距离陈宇航更近,转这么一道手,意思很明显——

    事儿还没完,咱俩没交情。

    陈宇航又不傻,哪能不明白汪言的意思?

    但是什么都没说,接过卡,转身出门安排转账。

    方佟跟出去,悄声问:“给多少?”

    陈宇航闭上眼睛,靠在墙上,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