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7章 关于姜爱菊的对象

    秦天冲着姜沫沫点点头就跟着二队长离开了。

    姜沫沫擦了把汗,赶紧带上草帽护袖抄起镰刀就去割麦子了。

    一直到下午,整个生产大队才传开了,山里找到了具尸体,一个女的,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很多人都看到了秦天和公安这边接洽,有人还怀疑这个案子和秦天是不是有关系啊,姜二河见状忙把秦天马上要调到县公安局的事情给说了出来,以免造成误会。

    社员们这才明白过来,为啥公安要找秦天呢,这是找人家办公事呢。

    晚上吃了晚饭,姜沫沫把秦天交代的事情和老爹说了下,姜二河思来想去,觉得这事儿得当成大事来处理,万一生产队有人不小心着了道怎么办。

    于是吃了晚饭,姜二河就在喇叭上喊了起来,让全体社员家里的大人长辈,尤其是家里有姑娘的人家,一定要来大队办公室门口的场子上集合,有个重要的事情通知下。

    可能是因为山上发现尸体的事情太过惊骇了,喇叭刚广播没多久,大队办公室的场子上就集合了黑压压的一大片人。

    队里去年已经拉了电线,当然并不是每家每户都愿意有电,因为每年要收两块钱的电费呢,很多人家不愿意有这个支出,就没拉。

    而队里那是必须得有电啊,拉了电,喇叭就装上了,通知个啥也方便,姜二河打算,等年底宽裕了,就买个收音机回来,下午就播广播,全队都可以听,可以长长见识。

    这不,人呼啦啦的来了,姜二河也找了人把一个拉着线的灯泡举高站在自己跟前,于是以姜二河为原点,有了个大大的亮光。

    社员们哪儿见过这样新鲜的场面,一个个都盯着看热闹。

    姜二河咳嗽了下,这才大声道“山上出了事情,具体是啥事儿咱也不知道,社员们也别问,问了我也不知道!”

    轰的一下,所有人都笑了。

    姜二河继续道“这事情说是和咱没关系,可也有点关系,那就是最近因为这事就比较紧张,家里小姑娘大媳妇的没事就别出去了,尤其是去县里镇上的,就算去了,那也要早点回来,别黑灯瞎火的往回走,万一出了事儿咋办?”

    姜二河继续道“这可是大事儿,都给我放在心上听到没?”

    大家伙都哦了一声,姜二河见状也不多说了,毕竟这事儿还真没法细说,说多了会造成恐慌,就不美了。

    回到家,姜沫沫摸进了东屋和老爹老娘还有爷爷奶奶说了下关于连环杀人案的意思。

    听得四个人头皮都麻了,姜奶奶挫着手臂道“哎呦我的个娘咧,咋还有这种人呢,这不是精神病吗?”

    姚花枝吓得脸都白了,姜二河瞪了女儿一眼,小声道“不行了,最近让你姐请假吧?”

    姜沫沫想了想道“那我和我姐说一声,看看她什么意见。”

    又连着忙了一周,双抢终于结束了,秦天则在最后两天回来了,每天干完活都去姜家吃饭。

    只是姜爱菊听了姜沫沫的话后不想请假,最后三个月了,她想多学点东西,尤其最近教的东西都是实操,不去实在可惜了。

    姜爹知道后,只得一遍遍叮嘱姜爱菊晚上别出门。

    姜爱菊上学这一天,姜爹亲自赶着队里的驴车去送的,一气儿给女儿送到了县医院这才回来。

    只是回来后,姜二河又有些发愁,姜沫沫见状就问了起来。

    姜爹发愁的道“你姐下午下课都六点了,最近又在那个什么实操,每次忙完都七八点,吃点东西九点了,这个点天都黑了,再回宿舍也太让人操心了。”

    姜沫沫嘿嘿笑道“爹,你放心,我姐那里有人送呢。”

    姜二河忙问道“谁送啊?”

    姜沫沫凑上前,小声道“我姐的一个同学,叫胡成林,你有印象没?”

    姜二河想了想拍了下大腿道“老胡家的,乡里木材厂的,他家三个孩子,胡成林最小,和你姐是小学同学,两人坐了三年同桌。”

    姜二河说完疑惑的道“胡成林送你姐?”

    姜沫沫点头,一双眼睛滴溜溜转,愉快的解惑道“我姐说,等过些日子就和家里说。”

    过些日子和家里人说?

    姜二河琢磨了下,小声问道“你姐和胡成林处对象呢?”

    姜沫沫摇头道“不知道,就是胡成林在追求我姐,我姐还没答应呢。”

    姜二河哦了一声,先不管处对象的事情,晚上有人送他心里就踏实了。

    结果晚饭的时候,姚花枝就知道了消息,拽着姜沫沫的耳朵去了房间。

    不一会姜沫沫这个软柿子就招工了,连吃饭时候遇到姐姐和胡成林都说了。

    姚花枝气的直瞪眼,冷哼道“你和秦天还吃了人家胡成林请的饭?”

    姜沫沫点头,有点小得意的道“我这是考验胡成林呢,我未来姐夫可不能是个小气鬼,对我姐娘家人都小气,对我姐那能好么?”

    姚花枝伸手在小女儿的头上敲了几下,恨恨的道“为啥不早早的和我说?”

    姜沫沫撅个嘴“这不是我姐的意思么,还不知道这人咋样呢,万一她没打算和对方处对象就让家里人知道了,多不好的,我得尊重我姐的意思。”

    姚花枝气的不行“那你这会又说了?”

    姜沫沫解释道“还不是因为这次事情太严重了,我得让爹娘放心我姐的安全不是。”

    姚花枝气哼哼的道“啥你都有理了!”说着话就爬上了炕,开始翻箱倒柜。

    姜沫沫看的目瞪口呆“阿娘,你这干嘛呢?”

    姚花枝头也不抬的道“找布和棉花,给你姐做被子,等和胡家那边通气儿了,你姐结婚的日子就快了,我怕来不及!”

    姜沫沫呆愣在当场,这才哪儿和哪儿啊,怎么就说到结婚了。

    姜沫沫想了想又觉得有些不对了,疑惑的问道“那我呢,阿娘,为啥你知道我姐处对象就着急给做被子,知道我和秦天处对象,为啥不给我做啊?”

    姚花枝没好气的道“你个臭丫头,脸皮可真厚,你小啊,又不着急,你姐姐人老实,过完年就二十一了,年岁不等人啊。”

    姚花枝说的乱七八糟的,但是姜沫沫却听懂了,耸耸肩,出去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