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39、对,男人不能惯着

    庄思楠冷漠的摇头,“你不用再说这么多了。不管你说什么,你在我这里,都是洗不白的。”

    梁覃的眼神一下子就黯淡下来,“我知道。我也没有想为自己洗白。”

    “既然没死,那就珍爱你这条命吧。”庄思楠站起来,打算走了。

    “思楠!”梁覃急急叫住她,“我无所谓,但是任欣盈……”

    庄思楠眯眸,“你想威胁我?”

    “我不是!”梁覃急忙解释,动作有点大,嘴角的伤牵扯着,痛得他倒吸了一口气,“虽然那晚上我们大家都没有看清是谁,但我们都知道是谁对我们下的手。任欣盈是任家的女儿,她很明确的跟我说了,她恨你们,因为她哥被你们关在精神病医院了。现在她又变成了这样,任义一定会报复的。”

    “呵,报复就是啊。”庄思楠丝毫不在意,“我还怕吗?”

    “任义……”梁覃还想多说几句。

    庄思楠不耐烦打断了,“梁覃,我说过,你别妄想现在说点什么就洗白你之前的种种滥劣迹和罪行。不管任义要怎么报复我,那都是我的事。”

    “等我出院后,我会去公司把手上的工作做交接,保证不会给你留下烂摊子。公司里站在我这边的那些人,我也会跟他们说清楚,让他们好好的跟你干。之后,我会离开京市,再也不会回来。”说到最后,他的语气里满满的落寞和不舍。

    庄思楠站在那里,冷笑道:“是吗?那我是不是该谢谢你的深明大义?”

    “思楠!”梁覃拔高了声音。

    他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跟她说清楚情况,就当是告别。

    为什么,她一定要这样的曲解他的意思?

    “我明明不是那个意思,你为什么就不能把我往好了想?”都到现在这种时候了,她就不能信他吗?

    庄思楠摇头,“抱歉,不能。”

    梁覃咽着喉咙,嘴角泛起一抹讥诮,“是啊,我现在说什么,对于你来说都是那样的不可信。罢了,你不信,那就算了。医院的味道大,你早点离开吧。”

    他闭上了眼睛。

    庄思楠早就想走了,自然是没有半分停留。

    门关上,梁覃眼眶一直没有流出来的那股湿意,终于流出来了。

    ……

    庄思楠走出医院,准备去取车,看到了一个不该在这里看到的人。

    她笑着走过去,“看你这样子,不会是专程在等我吧。”

    “对啊。”秦菲菲说:“看到你进去了,我就在这里等你。”

    “那你来了有一会儿了。”

    “嗯。”

    庄思楠指了指身后,“你不去看看?”

    “你都已经去嘲讽过了,我再去,怕他承受不了。”秦菲菲歪头,“有没有时间,去喝一杯?”

    “我最近酒量好像变差了。”都已经醉了两次了。

    秦菲菲轻笑,“你心里有事,不是酒让你醉的,是你自己醉的。”

    “说的好像很了解我似的。”

    “不然怎么解释?”

    “……”

    ……

    咖啡厅。

    庄思楠吃着甜品,喝着咖啡。

    她看着秦菲菲,“你怎么知道他出事了?”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对他,可不是还有余情。”秦菲菲搅拌着咖啡,“那天那个宴会里,有认识的人。在群里发了两张照片,一眼就认出来了。”

    “呵。都成那样了,你还能一眼认出来,也是不错。”

    “好歹也在一起过好几个月。”秦菲菲也不逃避,“不过话说回来,这人还真不是个东西。居然玩得那么狠。就算是玩,也要看看对方是谁,是在什么情况下吧。他就不怕被人打死?”

    “丑人作怪,打死活该。”

    秦菲菲挑眉,“是不是没有那么简单?”

    “你想知道点复杂的?”

    “跟你有关?”

    庄思楠笑了,“对。”

    “那么狗血?”秦菲菲大概想到各中关联了。

    “很显然。”

    秦菲菲明白的笑,“那确实是活该。”

    “我跟你,有一天居然会这么默契。”庄思楠感慨,“想想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好歹也是一起生活过的人。”

    “别说的这么暧昧不明。”

    “我又不是男的。”

    “女的更可怕。”

    “没法聊了。”

    “是你主动约我的。”

    秦菲菲皱眉,“你再这样的话,以后就再也不要约了。”

    “行啦。”庄思楠睨着她,“开玩笑的。”

    秦菲菲耸肩,“我也开玩笑的。”

    “……”

    “你爸的事,查得怎么样了?”秦菲菲想起这件事,“真的跟霍昀琛的父亲有关吗?”

    庄思楠知道骆绵跟她说过,她摇头,“没有进展。肯定是跟他爸有关,只是具体关系,现在也没有人知道。”

    秦菲菲问,“有需要帮忙的吗?”

    庄思楠看她。

    “我说真的。”秦菲菲郑重其事,“以前除了跟你争东西,也没有什么本事。不过现在,好歹也有点人脉。在威哥那里,我也能说上话。只要你需要,就跟我说。”

    “谢谢。”庄思楠由衷的道谢。

    她的变化,她都看在眼里。

    现在的秦菲菲,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沉静,大气。

    “不用这么客气。”秦菲菲不习惯她真诚的样子,“妈妈……敏姨怎么样了?好久没有去看她了。她在老家,应该还习惯吧。”

    “在老家自在,空气新鲜,没事跟左邻右舍聊聊天,一起打下麻将,倒敢自由自在,无忧无虑。你要是想她,就去看看她。我想,她应该还是想见你的。”

    不管怎么样,秦菲菲叫了她那么多年的妈,她又宠爱了她那么多年,再怎么样,还是有感情的。

    “我怕她……不想见我。”

    “怎么可能?她对你,可比对我要亲得多。你去看她,不知道有多高兴。”庄思楠打趣着。

    秦菲菲蹙着眉头,“你还是很介意?”

    庄思楠明白她在说什么,“对啊。能不介意吗?恐怕没有哪个女儿不介意自己的亲妈对继女比对自己好。”

    “我……”

    “我确实是很嫉妒。”庄思楠看到她脸色微变,“不过现在好了,你跟我,半斤八两,我也没有什么好嫉妒的了。反正,都是不被爹妈疼爱的孩子。”

    心里对她是有很大的怨气的,不过现在什么都无所谓了。

    大家都是一样的人,没有谁比谁好。

    “对不起。”秦菲菲握着咖啡杯,深呼吸,“对不起。”

    “哈,行啦。你呀,有时间就去看看她。到底也是真心实意疼过你的。”庄思楠柔声道:“我跟你的那些恩怨,与她无关。”

    “更何况,我们现在不说有多么的友好,至少不会再敌对了。”

    秦菲菲点头,“是啊,至少能够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喝杯咖啡,聊会天。”

    “看在曾经同住一个屋檐下,你假模假样叫过我十多年姐姐的份上。也比外面的那些人好。”庄思楠笑。

    “确实。”秦菲菲也笑了。

    ……

    一个星期后,梁覃到公司来交接工作,然后就递了辞呈报告。

    庄思楠看着邮件,批准了。

    不管他在医院说的话是否有真心,都跟她无关。

    他既然要走,她也绝对不会留。

    下午,她收到了一条短信。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希望跟你一起共同进退,不忘初心。可这个世上,没有如果,也不可以重来。不管怎么样,愿你永远幸福!我走了,再见。”

    这条短信,她看了一遍就删了。

    手机丢到一边,根本没有过脑子。

    有些东西,根本无须占用脑子里的内存。

    下班后,她回到了自己租的公寓,跟贝佳同一个小区。

    买了菜直接去了贝佳家里,打算吃火锅。

    “我不是说了我买菜嘛,都已经弄好了。”贝佳看到她提着一大袋子,接过来,“还买这么多。”

    “吃不了,明天继续呗。”换了鞋子,走进厨房,“还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只要把这些端出去就好了。”贝佳洗好的菜端到桌上,“拿下碗筷。”

    “好。”

    两个人刚坐下,门铃就响了。

    庄思楠往煮开的锅里放着牛肉片,“这个时候,谁来了?不会是来蹭饭的吧。”

    贝佳也不知道,去开了门,看到门口的两个高大的身影,闭口不言。

    “谁啊?”庄思楠不见动静,回了一句。

    “咳,我上司。”贝佳皱眉。

    真是麻烦,一来还两个。

    庄思楠也没有看,“哟,你跟阿枫发展得挺好的嘛。都可以不请自来的上门蹭饭了。”

    “别人是发展的越来越好,我们反而越来越偷偷摸摸的了。”霍昀琛走进来,见女人在涮肉片,往她身边一靠,“求投喂。”

    好像,网络上是有这么个新鲜词。

    庄思楠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霍昀琛张嘴,“尝尝。”

    庄思楠拧眉,回头就看到阿枫也向这边移动,“阿枫,你谈恋爱非得要带一电灯泡吗?”

    阿枫心里怨。

    他也是想过来跟贝佳增进一下感情,可霍总说顺路,顺到这里来了,他有什么办法?

    “我要是不来,你就成电灯泡了。”霍昀琛弯着腰,硬是夹着的那片牛肉,给吃掉了,“嗯,还不错。”

    庄思楠:“……”

    这人,她能说什么?

    “二位,来都来了,就顺便吧。反正我们也还没有开始,我去给你们拿碗筷。”贝佳很清楚,此时此刻在这屋子里,她才是食物链的底层。

    一个是自己的直属上司,一个是顶头上司,另一个则是顶头上司的女人,她是什么?

    她只是个小小的助理。

    唉,上班的日子不好过,下班也不得清闲啊。

    四个人坐下,贝佳张罗。

    庄思楠按住贝佳,“你坐好。两个大男人,干嘛要这么将就?你跟阿枫还没有结婚呢,现在都这么殷勤,以后还得了?男人,不能惯。”

    贝佳扶额。

    她这不是惯,是想争取点表现。

    “对,男人不能惯。”霍昀琛赞同,“阿枫,我们去洗菜。”

    阿枫自然没有意见,当即就站起来,挽起袖子,进了厨房。

    霍昀琛也去了。

    厨房很小,两个超了一米八的大高个在里面,怎么看都觉得打挤。

    “他们怎么来了?”贝佳拧着眉。

    “疯了呗。”庄思楠轻哼一声,“别管了,他们想怎么弄就怎么弄,我们吃我们的。还好买多了,不然他俩就该喝西北风去。”

    贝佳吃着菜,“心里有点忐忑。”

    “忐忑什么?”

    “都是上司啊。”

    “都下班了,什么上司下属的。你这样,以后怎么跟阿枫谈恋爱?”庄思楠给她夹了个鱼丸,“吃。安心吃。”

    贝佳咬了一口,“真是奇怪,干嘛突然就来了?”

    “管他呢。”

    俩大男人洗了菜,又坐下来继续奋战。

    也没有再聊工作上的事,扯着闲篇。

    吃完后,又一起帮忙收拾。

    “行了,我也不打扰你们了。下次你要来的话,提前说一下,免得我破坏你们了。”庄思楠看着阿枫,“好不容易愿意上门来蹭吃的,好好的二人世界破坏一次,你的机会可就少一次。”

    “庄思楠,你闭嘴!”贝佳越听越没脸听。

    “实话啊。”庄思楠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我识趣的走了。再见。”

    挥手,拉开门。

    “霍太太,麻烦把你老公也带走。”霍昀琛立刻追了上去。

    门关上,贝佳被霍昀琛那句话给逗笑了。

    笑过后不经意就和阿枫的眼神碰到了一起。

    立刻收敛了笑,“你不走吗?”

    “想陪你待一会儿。”阿枫走过去,自然而然的拉着她的手,“要不要下楼走走?”

    贝佳想拒绝的,最后还是抵不过他眼里的期望,点了头。

    ……

    从贝佳那里出来,霍昀琛追上了前面的女人,抓着她的手,“等等我。走这么快做什么?”

    “你放手。”庄思楠四下看了看,“你也不怕被人看到了。”

    “我来的时候已经让人看了,没有莫少辉的人。”霍昀琛分开她的手指,与她十指紧扣。

    庄思楠蹙眉,“你怎么知道没有?万一在哪层楼监视着呢?”

    “不会。就算是真的会监视,也已经过了。莫少辉不会把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你身上的。”

    “以防万一。”

    “你怕的话,那下一次我就半夜来找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