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86.怎么样证明你是你?

    “什么人!站在原地不要动。”身着巡逻队服饰的一堆人,见到村等人。立刻抽出了苦无。

    嘴上放着狠话,行动上却很怂啊。这群人并没有试图包围村,而是背靠背站立摆出了防守态势,并放出了求救信号。

    为什么?人数上村占优势啊!一个巡逻小队才几个人,村这边可是大部队啊。

    事实上,感知忍者早就察觉到这群人了动向了,在这群人的视野之外,还埋伏着一群人呢。要不是考虑到在别的国家,要维护两国之间的长久友谊。村一声令下,早就可以把这群人包了饺子了。

    而且从卖相上来看,也可以很容易的区分出哪边强,哪边弱了。

    木叶这一边,清一色的战术小背心,斗篷,虽然面具不一样,但风格上还是保持一致的,虽然长途奔袭之后,精神状态并不好。但是凡事都怕有比较啊,对面的人状态更差啊。

    另外一边,除了穿着上各种各样,有几个人的胳膊上还缠着绷带呢。不是那种帮助肌肉爆发的绷带,而是医疗用的,还渗着斑斑的血迹呢。

    “我们是木叶赶来救援的忍者,为了避免误会,请大家保持一定距离。”大门三郎立刻表明身份。这种事一般都是小弟做的,什么时候见大哥干这种杂活啊。

    “呵呵,我还是火影呢,木叶的路线根本就不在这边,少废话,束手就擒吧。”

    这话其实说的没错,只是这个说话的语气很冲啊。

    村原本的路线确实不是这里。这不是因为河流改道,只好换一条路走么。按照原定的路线走,虽然也会受到盘问,但是至少那条道上的人都是接到过通知的。

    这几天,泷之国的忍者的日子过得真的是很苦逼。先是被七尾修理了一顿,幸亏七尾脱困后,急着去享受自由的天空了,没工夫和忍者们纠缠,这才让泷之国的忍者们侥幸逃过一劫。

    然后,又是层出不穷的各种魑魅魍魉。泷之国的国土上,还不能装作没看见,遇到了就是一场大战。虽然遇到的对手中一心逃跑的居多,杀人如麻的也不少啊。

    泷之国的忍者们也是一肚子的火气,语气自然也就是比较粗暴的。不可能款款的走上前来,一口地道的伦敦腔“ay  i  help  you?”

    到了人家的地方,接受人家的盘查,这叫入乡随俗,是很正常的行为。问题是,村现在也不敢让这群人靠近啊!

    我们看电影的时候,总是看到这样的情节。一个帅帅的小伙子(或者美美的妹子),走到人家家门口,敲敲门,掏出一个黑皮夹子,一抖开“我是fbi(cia,廉政公署,随便吧,反正都差不多)。”

    这时候,不论被调查的对象是平民百姓,商界名流,还是政府高官,一般都不会怀疑对面是假冒的。

    除非这个人态度很差,或者准备把xxx请回去喝杯咖啡,然后有点后台的人会说我和你们xxx很熟的。色厉内荏一下。

    但是在忍者的世界里,这么轻易就相信别人,那就绝对是取死之道了。

    忍者们绝对都是胆大包天的主儿,杀个把公职人员,然后把衣服往自己身上一套,是绝对没有什么心理负担的。即使不杀人,那还有变身术这种逆天的技术。

    即使是对面都带着泷之国的护额—(一个向下的箭头,象征着瀑布。)村也不敢完全相信。不是自家的队伍,连个统一的辨别敌我的暗号切口都没有。

    即使有,仓促之下,也不可能普及到所有泷之国的忍者。泷之国忍者原本使用的暗号,也不可能告知木叶。

    “我们真是木叶忍者。遇到河流改道了,不得已更换了路线。”

    之前说过,河流改道,在泷之国是很常见的事。

    “那么你们有什么凭证么?有任务书的话,也可以。”

    按照正常情况,忍者们进行跨国际的任务,是有任务书的。任务发布国会在任务书上留下一个特殊的暗号。这个暗号,是有时限性的,能保证国外来的忍者一定时间内在本国特定地域内活动。

    如果任务用时太长,忍者们就需要去特定地点说明原因,更换暗号。就相当于我们现实中的旅游护照。

    但坏就坏在,村现在确实没有任务书啊!那么这么重要的事,怎么可能没有任务书呢?

    就因为太重要了,所以还真的没有啊。

    此时是什么情况?关系到尾兽这种战略性武器的任务,具体的条件还在磋商呢,正式的任务书还没有下达,村现在领的,是火影发布的任务书,火影的任务书,在木叶管用,到了泷之国,人家是不认的。既不认识,也不认可。

    这就是泷之国鸡贼的地方,因为一旦出具了泷之国签字确认的任务书,就等于泷之国在求着木叶村办事,那么在之后的谈判环节中,就会处于下风。

    至于木叶会不会一怒之下不给泷之国七尾了。呵呵,反正现在泷之国也抓不回来,有什么区别么?木叶吞了尾兽不还,忍界其他几大国比泷之国更着急。真打起来大不了躲起来就是了。

    泷之国现在已经是破罐子破摔,彻底不要脸了。高层都死光了,尾兽都飞了,还有什么脸好要的。为了好处,什么手段都用的出来了。

    而木叶村为了忍界的稳定,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先把七尾抓了再说。至于泷之国的小心思,相比较忍界的大格局而言,也不算什么了。

    “没有任务书,我是国宾馆的大门三郎,你们应该有人认识我吧。”

    “大门三郎我倒是见过,问题是,你怎么证明你是大门三郎呢?”

    忍者的变身术,实在是太好用了,搞的大家都互不信任了。这年头,又没有指纹,又没有dna的。还没有任务书,两边忍者在野外一碰上,如果没有暗号什么的,互相就傻眼了。

    大门三郎也是气急,刚想上去让对面核实一下,证明自己没有用变身术,或者人皮面具什么的。就又被暗部拽住了。

    两边的人马就像第一次谈恋爱的青年男女,接个吻都像摸电门一样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