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4章 回家

    “经报告,日本有名的‘死亡森林’内,发生了一场恐怖分子的袭击案,我国华人被卷入其中,经过xx特种部队的及时撤侨,已经安全返回,现在xx市市人民医院进行医治,已脱离危险,日本当地政府已经对袭击案展开调查,我国外交部——”

    陆路一摁遥控器,电视的屏幕就黑了。

    “又在这儿胡扯,啥也不知道就瞎说,现在的新闻也太不真实了……”陆路嘟囔着,把遥控器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躺在了枕头上。“我要不要把真实的事情原委公之于众呢?”陆路想着,拿起了桌子上的一个果盘里的苹果。“不行啊……要是他们来一个‘撕票’,我可对不起雷震的家人啊!”陆路说着,一下抛起了那个苹果,又一把抓住:“算了,我还是等那些白大褂的人们来吧!要不我可就被终身监禁在这里了!”陆路咬了一口苹果,闭上了眼睛……

    时隔两个月,陆路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身上有一些小骨折碍事,才把陆路拖了这么长时间出院。对于陆路来说,这些小伤小童算不了什么,但迫于医院的不放心,陆路只能在这儿先安顿下来。不过陆路在这里也不是闲着没事儿的,除了看看电视,下地活动活动什么的,陆路还发现了一个长得很漂亮的护士,只可惜她永远比不上陆路心里的那个早已逝去的那个人。

    “15号床,感觉好些了吗?”门被打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那个被陆路认为长得还可以的女护士进来了。“感觉好多了,胳膊腿都在呢!”陆路调侃的说。“那好,现在我要对你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说。”“经过对四肢的检查,头部的检——”女护士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陆路赶忙打断:“行行行,你这是跟我说绕口令来了?说重点!”“……反正就是经过各种检查的判断,你已经可以出院了,不过只要你想住的话,我们的床位有的是,不过你要支付一些费用。”

    陆路一听能出院了,一个筋斗坐了起来。“我可付不起你们的住宿费,可算是能走了……”陆路说着,三下五除二啃完了手里的苹果,把核扔到了垃圾桶里。“那就这样了,这是你的出院通知书!”女护士说着,把手里的那一堆纸扔到了桌上。“出院愉快,走了!”那女护士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哎呀我说,不就是不住院了么,连个笑脸也不给我啊!”陆路对着那护士说了一句。那护士转过了头,勉强的笑了笑:“你这下可有得玩儿了!”说罢,走出了病房。“什么啊?哎哎哎,急什么啊?”陆路想喊回那护士,却不见了人影。“哼哼,长得漂亮有个屁用!”陆路说着,穿好了便装,背着一个战友送的背包,拿了东西,对着病房里的病床和病号服,竖了一个中指,也走出了病房……

    “啊……该死……”陆路看着医院的大门外,暗骂道。“我可算知道那护士说的是什么意思了……”陆路无奈的看了看门外,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门外,是蜂拥而至的各种新闻记者们,其中也不乏有些凑热闹的,不过在保安的阻挡下,他们没能进得来医院。看到陆路来了,都争先抢后的想要让自己的摄像头对准陆路。陆路走到了玻璃大门前,优雅的推开了门,一群记着扑了上去——“请问陆先生,你被卷入恐怖分子袭击后,有什么想法?”“请问您对当今世界的和平问题提两点建议好吗?”“您为什么会去日本的‘死亡森林’呢?”“您被恐怖分子袭击后,害怕过吗?”“您……”

    陆路没有理会他们,拨开人群走了前去。“真是的,都没人找我要签名……”陆路不满的嘟囔着,走到了路边,漫不经心的看着来往的车辆。陆路和身后的一大堆记着成了路上的一大焦点,引得人们驻足围观,而陆路却不以为然——“嗨!”陆路摆了摆手,一辆出租车本想从这“人海”中开过,但无奈陆路招了手,只得停了下来。“哎,要不是甩客要罚工资,我可不想沾这热闹!”那司机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车门被打开——

    “师傅,去城东区xx路!”陆路说着,坐了进来,与此同时,有个胆大的记者也跟着坐在了后排,这让司机和陆路很吃惊。“你……”司机说。“开车开车!”那记者招呼司机,司机也没办法,只得踩下了油门。陆路看着如此尴尬的境界,心生一计……

    这一路上,那记者不断的问着陆路,问这问那,还拍了两张照,可陆路一直笑着不说话,把那记着急的在后排干瞪眼,但还是一直的问了下去。从医院到陆路的家的路很远,但有了那个记者一路上絮絮叨叨的问题,两人坐在前头也没觉得无聊。

    “吱——”出租车一个刹车,停在了路口边的停车位上。“陆先生,到了,一共是……”那司机一路上已经知道了陆路的名字,也就没有避讳。“一共是24块钱!”“嗯好。”陆路答应了一句,凑到了司机的耳边:“后面那个不是记者,是一路要跟着恶搞我的朋友,车钱他付,他肯定有钱!”说罢,趁着那记者看自己的摄像机,陆路迅速下了车,背上东西就跑。那记者在在陆路下车后才发觉陆路走了,也要跟着下车,那司机一把拽住了记者:“哎,你的钱还没付哪!”

    记者一脸茫然:“什么钱啊?”“就是出租车钱啊,你朋友说是让你付啊!”那记者明白了:“我没有那朋友啊,我是记者……”司机可管不了那么多:“反正这车钱你必须得付,不行的话你可以给你的朋友打电话,让他来付钱啊!”记者彻底傻眼了。跟司机斗了好一会儿兵法后,无奈自己没理,也喊不来陆路,只得垫了那二十四块钱,等到下车一看,陆路早已不见了人影。“艹!”记者无奈的骂了一声,又开门上了出租车:“师傅,刚刚是我语气不好……去电视中心……谢了……”那出租车司机哈哈一笑,一脚踩下了油门……

    “哈哈哈!”陆路在家里的窗子后看的一清二楚。“我叫你蹭我的车!”陆路大笑着坐在了沙发上,而随即而来的,就是陆路的思考。

    “我既然又一次搞砸了他们的计划,他们肯定还会来找我的……”陆路扬起了头。墙壁上一道黑色的痕迹让陆路湿了眼眶:刘若若&陆路。那是在参加最后一次饥饿游戏之前,两人相拥着在墙上写下了彼此的名字,陆路看到,刘若若那三个字在自己眼里是如此的清秀可爱。“唉!”陆路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已经接近中午了,记忆中的厨房里并没有飘出香味,而是传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寂静。陆路第一次在家里感到了如此的孤寂,尤其是桌上两个人曾经用过的情侣茶杯,如今粉色的那一个杯子的主人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陆路收起了那个杯子,竭力不要使自己想起之前的事来,而意识却由不得自己。“为什么跟着我的人的结局都不好呢……”陆路又叹了一口气。艾小艾,雷震,刘若若,三个人的画面都时不时的在撩动着陆路,而陆路却只能想着他们的身影,却不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啪”,陆路打开了电视,想要暂时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已经只剩下最后的亲人——战友的陆路竟然听到了敲门声?来者何人?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