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九州逍遥叹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被煮熟了

    李正淳抬起头来看了看天空,见没有电闪雷鸣,转而又将目光投向了太玄真人。

    “呵呵,老家伙,你以后若是再说谎的话,指不定这九天之上,真的会跟上一次一样,赏一道惊雷给你。”

    太玄真人一脸郁闷,这他娘的!这些个雷啊电啊的,咋就只照顾自己,不劈别人?

    难道是老道我平常的时候谎话说多了?这也不能啊,我啥时候撒过谎?

    嗯,除了跟王络伊那个小丫头撒过几次谎之外......可那都是为了保住自己的老命啊,这丫头别看长得挺水灵,下起手来黑着呢!

    见太玄真人一个劲的突突眉毛,莫问天鼓捣了他一下。

    “哎,真人,你没事吧?”

    太玄真人这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道:“哦,没事没事。”

    “那个莫小子啊,前几天我给你准备了几种上品灵药,现在正在那药鼎当中熬着呢,要不咱们现在就过去看看?”

    太玄真人领着莫问天和李正淳来到了一处小院落当中,刚一进来,扑鼻而来的便是一股浓郁的药香味,这里正是太玄真人炼制丹药的地方了。

    “老家伙,你他娘的手里面有没有什么上好的丹药,给我几罐。”李正淳忽然看向了太玄真人,淡淡的道。

    太玄真人正在前面走着,闻言差点没摔一个跟头,他转过头来直直的盯着李正淳。

    “你个老不死的,我这都几十年没有进过这炼丹房了,上哪去给你找丹药去?一张口还他娘的就要几罐,你真当这丹药是馒头啊,想要多少要多少?”

    李正淳挑着眉毛问道:“真的没有?”

    太玄真人摇了摇头:“没有!”

    这老家伙,他娘的就不干点人事,自从来到这太玄山上以来,总是变着法子的来抢自己的宝贝。太玄真人心底恨恨的说道。

    说话间,三人来到了院落中,只见正中央摆放着一个古朴的青铜鼎,下方塞满了木柴,正在熊熊的燃烧着。

    “此鼎传自南玄道教开派鼻祖,迄今早已近千年,相传是当年师祖大人游历山河时,在一处山洞当中偶然所得。用它来炼制药材,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不仅极大的缩短了时间,而且还能很好的保留住灵药当中的灵气。”

    太玄真人深深的看了眼那一人多高的青铜鼎,眼神当中闪过一丝落寞。

    曾几何时,他也曾热衷于炼制丹药,不喜武道修炼,也不喜钻研道法,每天都待在这炼丹房中闭门不出。

    可最终,上任南玄道教掌门,也就是他的师傅被气得七窍生烟,忧郁成疾,最终驾鹤西去。

    这也成了太玄真人的一块心结,直至到了现在,都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了,还是没能解开。

    这尘封多年的炼丹房,如果不是因为莫问天要突破了的话,指不定太玄真人这老家伙,这辈子都不一定会再走进来了。

    这里面埋藏的不仅是他的青春,还是心中那无尽的后悔。

    倘若自己当时能够顺着师傅的意愿,专心修炼道法的话,那么凭借着他的天资聪颖,绝对能够带领南玄道教重回巅峰!

    只可惜物是人非,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了,这南玄道教早就已经走到了末路。

    即便是太玄真人,也是在师傅临死的时候才忽然开窍,从那以后便封禁了这炼丹房,专心致志的修炼道法。

    可当时的他早已经挥霍了最好的青春年华,想要半路出道,势必是难如登天的。

    就在这时,李正淳突然走了过来,右手用力的拍了拍太玄真人的肩膀,沉声说道:“老家伙,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太玄真人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当年他年轻的时候跟李正淳便是好友,当初的那件事,李正淳自然也就知晓了。

    叹了口气,太玄真人将目光重新转移到青铜鼎上:“三日前,我便将数十种上品灵药,以及几十种中品灵药投进了这药鼎当中,并且用真气护住,以防止灵气流失。”

    “现在看来,这灵药中的灵气和药力早已经被熬制了出来,你小子现在就坐在地上打坐,等到体内真气全部梳理好了之后,再进入这药鼎当中。”

    莫问天闻言点了点头,坐在地上便修炼了起来。

    在突破更高的境界之前,一定要事先将自己体内的真气疏导顺畅,不然的话,在突破的过程中,倘若是经脉阻塞,真气逆流的话,很有可能会让修炼之人走火入魔,甚至是危及生命!

    因此,莫问天此时也收起了平常的那副嬉皮笑脸,面色沉重的疏导着体内的真气。

    只见他盘腿席地而坐,两掌屈指朝天,双眼则紧紧的闭着。一道道雄浑的金色内力从丹田处涌了出来,围绕在莫问天的身体周围,那一股股真气仿若小蛇一般,在他的身边转来转去。

    眉心的神罚印记也已经亮了起来,忽明忽灭的闪烁着淡淡的金光。

    半响过后,莫问天睁开了双眼,从眸子当中射出一道道精光,让两个老家伙看的目瞪口呆。

    “小子,你准备好了?”李正淳开口问道。

    莫问天点了点头。

    太玄真人深深的看了眼莫问天,淡淡的道:“那好,你现在就坐到那药鼎当中吧!”

    莫问天脱掉了身上的衣服,一丝不挂的站在原地,飞身一跃便来到了药鼎中,就在这时,太玄真人眼神当中忽然暴起一道精光,双手一挥,从旁边急速的飞过来一个鼎盖,轰隆一声便盖在了药鼎上方。

    “贼老道,你干什么?”李正淳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呆了,他娘的!这老家伙不是想着把莫小子煮熟了吃吧?

    看着李正淳递过来不善的目光,太玄真人嘿嘿一笑,解释道:“这些灵药药性强横,虽说对修炼者突破境界有很大的帮助,但在使用的过程中,身体难免会承受一些痛苦。我这不是为了防止莫小子突破到一半的时候,光着屁股跑出来吗。”

    李正淳的目光依然很冷,直直的盯着太玄真人:“你个老家伙真是这样想的?”

    “当然!咱们哥俩这么长时间的情份了,我怎么可能会害这小子?”

    李正淳点了点头,不是他不相信太玄真人,以他们俩这几十年的交情,李正淳打心底里知道太玄真人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既然莫问天是他李正淳的徒弟,那太玄真人是绝对不会加害于他的,他只是好奇刚才这老家伙到底搞得什么把戏。

    算了算了!管他娘的!只要是对莫小子好就行了!

    “师傅,真人,你们俩是准备把我煮了吃吗?”

    就在这时,从那青铜药鼎当中传来了莫问天的声音。

    李正淳没好气的道:“你小子在这说啥呢?就你身上那点肉,还不够老子塞牙缝的呢!老子就是吃猪肉,也比吃你来得强!”

    “那你们俩为什么要把这青铜鼎的盖子给封住?是怕我逃出去吗?”莫问天瓮声瓮气地说道。

    “你小子别不知好歹了!你可知道你屁股底下那些个灵药有多珍贵吗?不过在你突破境界的时候,这些药性比较强悍,可能会让你感到一点点的痛苦。我们这是怕你突破到一半的时候,光着腚跑出来,所以才将鼎盖给封住了!”

    莫问天咽了口唾沫,这......这连鼎盖都他娘的用上了,老家伙口中说的痛苦到底有多痛啊?

    莫问天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脱光了的小媳妇一样,外面的俩货就是两个淫贼,总有一种小白兔落进了狼窝里面的感觉。

    “那个,师傅啊,我觉得不用这青铜鼎,也不用这些个灵药,我自己是可以顺利突破的。这样吧,你们俩将我放出来吧,相信我,不用这些外力的作用,我也可以的......”

    莫问天此时是欲哭无泪,他娘的,自己咋就被老家伙给忽悠的钻了进来了呢?这他娘的显然是一个陷阱好吗?指不定就是老家伙故意折磨自己才弄的。

    李正淳撇了撇嘴,没好气地说道:“你小子现在想着出来?晚了!”

    说完,也不等莫问天说话,便用真气牢牢地封锁住了鼎盖。

    李正淳从旁边拿过来几捆木柴,一股脑地全都给塞进了下面的烈火当中,那火势腾的一下就上来了。

    “诶,老家伙,你这样做不怕莫小子经不住啊?”太玄真人嘴巴差点没给吓掉,这他娘的,卯着劲的往里塞木柴,里面那位还是你徒弟吗?这不仇人吗!

    李正淳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淡淡的道:“这小子啥样子我自己清楚,这点火算得上什么?放心,他命硬着呢,死不了。”

    “老家伙,你个挨千刀的!他娘的热死小爷了!”

    这时,从那青铜药鼎当中传来了莫问天的惨叫声。

    “你小子要是不想被煮熟的话,现在最好闭目养神,真气护体,你他娘的现在正在突破呢,还有心思担心热不热?”李正淳又塞了几根木柴,大声说道。

    此时,青铜药鼎当中的莫问天,可以说是满头大汗。

    尼玛的!热死小爷了!这他娘的是想着让我好好的突破吗?这明明就是想把小爷给煮熟了吃吧?

    莫问天不断地拍打着青铜药鼎,可这药鼎似乎有着什么魔力一般,任他怎么用力,那拍出的力量就仿若泥牛入海一般,瞬间便无影无踪。

    没办法啊!出又出不去,还能怎么办?突破呗!

    只见莫问天眉心的神罚印记突然之间光芒万丈,丹田处更是隐约浮现出一个急速旋转的小漩涡,一股股浩瀚无匹的真气从他体内涌了出来,瞬间便灌满了整个青铜药鼎。

    莫问天泡在灵药当中,一股股热浪顿时朝着他的身体卷了过来,那一丝丝灵气就跟小锉刀一样,钻进他的身体,不断地打磨着经脉和骨骼。

    这让莫问天疼的直直倒吸凉气,尼玛的!老子就是想要突破一个小境界而已,又不是直接进入了半仙境,用得着你们两个老家伙准备这些折磨人的东西吗?

    莫问天心里将李正淳和太玄真人骂了个狗血喷头,反正那俩老家伙也听不见,自己在心里面想怎么骂就怎么骂。

    随着药鼎内温度的不断升高,莫问天顿时感觉到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了,而且,他的鼻子,甚至闻到了一丝肉香味。

    我操!不是小爷的屁股煮熟了吧?

    不过,此时的莫问天却根本无暇他顾,因为体内的真气早就在药力的刺激下,完完全全的肆虐了起来。

    即便是他那强悍的体魄,也有些经受不住这种痛苦了。平常的时候突破的话,只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自个慢慢的突破就行了。

    可这一回,两个没按好心的老家伙,非要搞这个什么灵药,说什么能让自己在突破的时候更加顺利。

    这他娘的是顺利吗?小爷马上都快被煮熟了都!

    莫问天摒弃了心底那些个杂乱的想法,开始全神贯注的突破起来。

    只见他体表浮现出一丝一缕的金色内力,仿佛形成了一个保护罩一般,将他牢牢地护在中央。

    也只有这样,他才不至于在那么热的药鼎当中被煮熟。

    虽说在这些灵药当中,并没有罕见的极品灵药,但是十多株上品灵药,再加上几十株中品灵药,这加在一起的灵气足以堪比一株上品灵药。

    也不知道这青铜药鼎到底是啥玩意儿做的,在这么强悍的真气和灵气的冲撞之下,竟然还是纹丝不动。

    “老家伙,这莫小子不会被煮熟了吧?”李正淳双眼紧紧的盯着青铜药鼎,不无担忧的说道。

    “你他娘的还有脸说?是谁一上来就不要命的往里面塞木柴,还说什么我徒弟天资聪颖,实力超群,根本不可能有危险......”

    看着太玄真人那一脸贱笑,李正淳真想一巴掌甩在他脸上。

    “放心吧,虽说现在青铜药鼎没啥动静了,可这也代表着莫小子已经沉下心来,正在突破当中呢。”

    李正淳也知道,对于莫问天来讲,这种场面绝对不在话下。可是他看着这烧的火热的药鼎,还是一个劲的倒吸凉气。

    他娘的,如果是自己在里面的话,指不定还真能被煮熟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间便过去了半天的时间,可那药鼎当中还是没有一点动静,这让李正淳心里面捏了一把汗。

    “牛鼻子老道,你不是说没啥问题吗?这小子从进去到现在起码有三个时辰了,他娘的,咋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太玄真人勉强的笑了一下,故作镇定的说道:“那个,可能是莫小子正在吸收药鼎内的灵气吧,所以耗费的时间才会多了些。”

    而此时的青铜药鼎内,莫问天却浑身的颤抖了起来。

    全身大汗淋漓的他,仿佛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般,身体一个劲的抖动着。

    此时的莫问天却已经知道,自己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

    那浩瀚的灵气全部冲进了他的体内,在奇经八脉中不断地冲撞,就像一只只蚂蚁布满你的全身,在啃食着你的肉体一样。

    这种痛苦,常人绝对难以想象。

    也是,正常人谁会闲的没事给自己找这种罪受?也就是莫问天了,两个老家伙非要给他弄这什么灵药,还说有利于境界的突破。

    他娘的!小爷能活下来就是命大了!

    不过,此时的莫问天却一点都不敢分心,因为他现在的情况真的很危险!

    身体内浩瀚的真气和那磅礴的灵气缠在一起,不断地在他体内冲撞着。想要控制住内力,也只能先慢慢的将灵气和真气分开,再一点点的吸收掉。

    可每一缕灵气跟真气都紧紧的缠绕在一起,想要将它们分开,那可是需要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的。

    饶是莫问天这种强悍的身体,也疼的一个劲的倒吸凉气,这要是换了寻常人的话,指不定早就经脉尽断,爆体而亡了。

    莫问天咬紧牙关,这是一次大危险,当然也是一次大机遇!

    倘若是他能够撑到最后的话,那他体内的真气可以说是得到了一次完完全全的伐经洗髓,绝对会比之前更加精纯。

    莫问天是谁?那脾气犟的,只要是认定了一件事,就他娘的绝不会回头。所以说,这家伙现在也是憋着一股子狠劲,一定要撑过去!

    小爷我就还不信了,区区几十株灵药的灵气,就能够将我打倒?

    莫问天不断地蚕食着体内的灵气,那一股股缠绕在一起的真气和灵气,虽说数目繁多,但是莫问天却不慌不乱,一一解开。

    每解开一股灵气,都会让他体内的真气更加的精纯,同时也会让他的身体强度提高很多。不仅如此,这被真气缠绕过的灵气,还会主动的在莫问天体内来回穿梭,修复着他体内的顽疾和瘀血。

    这让莫问天顿时大喜过望,没想到,这灵气竟然还有这般妙用。

    青铜药鼎外,李正淳绕着一人多高的药鼎来回踱步,脸上布满了紧张的神色。

    “你个老家伙,能不能别在我眼前晃悠,真他娘的烦人。”太玄真人看了眼李正淳,没好气的说道。

    “牛鼻子,我这徒弟啥时候能出来?你给个准信啊!”李正淳此时也没空跟太玄真人扯皮,那莫小子还在里面待着呢,这他娘的都过去了快一天了,咋还没点动静?

    不会这小子真被煮熟了吧?

    (感谢贫穷的小萌新月票支持,喜欢的就加个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