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仙朝之尊

章节目录 第一卷:生与死的较量 第十七章 军阀之威

    昨夜的星卜进行的十分顺利,乃是吉兆之象,预示着仙朝未来鸿运昌盛!

    没有人知晓一个妖族的女孩到底看到了什么。

    倾寒月看着窗外,她心中忐忑不安。

    妖盟的命运一半掌握在她的手中,还有一半掌握在行狼白家。

    与仙朝结盟,这是无奈之举。

    可是昨夜桥舞所见的怪相,又该如何解释?

    联姻本就是一场豪赌,赌的是仙朝未来的岁月辉煌依旧。

    可她现在却惶恐不安,她忘不了那来自桥舞目光深处的红月,如血般的艳丽。

    这……莫不是上天的假象?

    恐惧的念头浮在倾寒月的心头,如云似雾!

    古朴书籍早已被翻乱一地,她丝毫没找到一点有关记载的历史。

    似乎有着一双无形的大手,将往昔遮盖的没有一点缝隙。

    她不相信,不相信这是真的,也不相信,真如舞儿所说的血月当空,无人可见!

    难不成仙朝的天师不过是一群会法术的江湖骗子?

    不……这不可能!

    骗子怎么会被人尊为贤者?

    天师?天师!

    倾寒月不由回想起昨夜的场景。

    六名德高望重的天师似乎有些怪异!

    不!是只有一名!

    为何那名新晋的天师手在颤抖?

    他究竟看到了什么……

    “娘娘,那传来消息,说请您前往宫中商议婚约之事!”门外响起婢女的声音,这是在传达仙帝的旨意。

    倾寒月收起混乱的思绪,她回应一声便匆匆离去。

    同时她心中已经想法,一定要找机会见一见那位新晋的天师!

    皇宫大殿上,早已汇聚了众多大臣与将士。

    他们所有人都知道,本该在昨夜进行的订婚典礼,却因为桥舞的昏迷而被迫中止。

    今日大家汇聚一堂,便是打算与妖族的大祭司和行狼的魁首商议一番。

    皓天君坐在帝君之位,他俯视着一干大臣,朗声说道:“今日朕让各位到来,想必大家都心中明白!妖盟派出使臣,与我仙朝商议,让我仙朝出兵百万,帮妖盟镇压北帝的异族。”

    “可是,这北帝的领土虽然与我仙朝临近,却从来不犯大事,可是今天朕要告诉各位的是,在昨夜的突发之事后,妖盟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他们不仅仅打算只下嫁一位圣女以表诚意,更是愿意拱手让出寒江南岸的瀚地与淮地供仙朝长达千年的租用。”

    “诸位都是王侯名将,谁愿意帮朕做个决定啊?”

    人群之中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他们都明白,妖盟这是已经被北帝的军队打怕了,若不是迫不得已,他们定然不会如此舍得。

    许久之后,一位王侯站了起来,他拱手向着仙帝说道:“皓帝,妖盟与我仙朝、海族建国更加久远,领土辽阔更是在曾经的神国之上,想我仙朝仅仅只是占据了曾经神国的三分土地,七分土地仍然笼罩在不详之内!”

    “尚阳王说的不错,仙朝比起前朝,毕竟还是太小了,若非灭神之战的惨烈,东陆上那片浩瀚的疆域足以使得我仙朝化为万族大国,而妖盟并非独居一家,他们是无数种族汇聚一团的世界,割让土地与我仙界千年,就算是九绝天狐与行狼王答应了此事,其他妖族岂会同意?”一名王侯又起手说道。

    商阳王冷笑一声,他直视着那另一名说话的王侯喊道:“江曲王,你我虽然共为仙朝王侯,而你却是武将,怎能知晓世间大势?”

    “北帝山居士的军团就是一群无畏的悍匪!他们本应该是长眠于冰雪下的巨人,如今苏醒单凭原始的本能便得以猎杀妖族为食,假以时日,我们仙朝哪怕是打败了海族,又有多少力量抗衡吞没妖盟后的北帝?何不借此次妖盟主动求援,分兵入境,且不说能否彻底驱逐异族,阻拦些岁月也是必要之举!况且,妖盟自愿割让两块土地,而我仙朝东陆的大地无法居住,这两块土地恰好便是我仙朝发展的方向!”

    江曲王摇了摇头,“瀚地与淮地,这两地连着寒江,寒江连着雪域,雪域上渡船便可直入瀚淮两地,妖盟打的算盘真是响亮,我仙朝若是接受了赠地,不仅要出兵与妖盟助阵,更要派出大量的仙兵镇守寒江河道,如今海族虽然没有什么大举动,可是我们在坐的诸位莫要忘记,海族才是最大的敌人!莫要鼠目寸光啊!”

    “江曲老贼,你竟敢辱我!”商阳王勃然大怒,一拍桌子哗啦地站了起来, 反手提着一把巨大的铁锤,怒指江曲王。

    王侯本就是仙朝内具有实力的大公,公位之上在仙朝的任何时代都有着很大的话语权。

    也正是如此,两位王侯才胆敢与仙帝面前兵刃相向!

    “好了好了,朕知晓两位都是为我仙朝的江山社稷着虑,朕也是随口一问,不必当真,都是一家人,何必伤了和气!”皓帝摆了摆手,制止了即将发作了两人。

    “朕虽然身为一代帝王,能为仙朝开疆扩土自然是愿肝脑涂地,可是,这妖盟说的清楚,租借千年!千年之后那土地还是妖盟自己的,此事朕不敢妄自定夺,请姚公吧!”

    “姚天公!”

    所有人听到皓帝想要喊来姚天公,顿时个个坐在椅子上大气不敢出。

    但是,终究还是有胆识之人站起身发话,“皓帝,您是说此事要与姚公商讨,可是姚公在昨夜便没有参加星卜仪式。这祈福的典礼都不见身影,为何可插手朝政之事!”

    皓天君心中虽然对姚天公昨日的无礼之举有些怄气,但是确实不敢动怒,奈何姚天公兵权与实力在仙朝为鼎盛,惹不起啊!

    听完那敢于质疑姚天公的王侯话语,皓天君欲想开口解释,门外便响起一声虽然苍老却浑厚有力的声音,“姚某还未盖上黄土,为何不能过问仙朝政事?”

    那说话的王侯听到姚天公的声音后打了个寒颤,急忙回头点头哈腰道:“姚公息怒,范辛是一时糊涂之言,姚公乃是我仙朝监国公,理应参与政事!”

    入了殿堂的姚天公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他捂着嘴唇咳嗽一声,“咳咳……老夫这几日有些伤风,昨夜揽月湖风大,老夫自然是不敢坐那高台之上,这割土分地之事在老夫看了大于星卜大典,怎会不来?你说是吗……皓帝!”

    皓天君看到姚公注视着自己的眼神了无情感,顿时冷汗肆起,连连点头说道:“姚公所言极是,这伤风之苦朕也有过,却是难受至极,星卜不参加也无碍,这疆土大事,那当然要姚公前来商议!”

    台下一众王侯纷纷翻起白眼,这一老一少净站在这里胡说八道,修行到了他们这境界之人,哪里会有人生病,敢说伤风之人除了圣尊,也就他姚天公一人了!

    姚天公听完皓天君的话后,点了点头,他向身后穿着紫金黑龙旗的士兵挥了挥手,只见那士兵快速跑出殿门,不知从哪里搬来一张大椅,蹭蹭蹭……在所有人瞪目结舌下将其摆放在帝位之下。

    “皓帝,老夫年长了,这脖子不灵活,坐低了,老夫抬不起头,看了这大殿到处都是人呢,也就你身边那地舒坦,皓帝不介意吧!”姚天公咳嗽着一步步摇曳着向着帝位走去。

    皓天君吓得汗毛竖立,急忙起身,“姚公为仙朝劳累了,朕身边地势高,姚公随意坐便是!”

    说罢,甚至不顾帝王之颜更是亲自上去掺扶着姚天公。

    “咳咳……皓帝,听闻妖盟有两个小娃娃也来了,让他们也来一起来聊聊家常可好?”姚天公坐在皓帝的身旁,

    “甚好……甚好……来人!传妖盟使者……”